浩然仙路

第69章 云露台秘境

第六十九章 云露台秘境

寒风习习,夜空之中全是一股子凉意。

云露台秘境位于金剑宫范辖地中,在那一片不知名的群山之中。云露台秘境就在其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山顶上,这不起眼的小山常年被一股神秘的雾气笼罩着。这神秘的雾气似乎带有某种魔力,无论是谁想要闯入到最后都只有一个下场。

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消失,没有一人可以能够幸免。甚至还有传言说,那里甚至吞噬了几位金丹强者。

久而久之众多修士也默认了这神秘的存在!

但这一次云露台竟然发生了如此异变,一下子把四大仙门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来。如此神秘的地方,背后必有不凡的地方。

所有才有了易秋这一行人出现。

金云车在夜空中拉出了一条金黄色尾巴,这一刻易秋一行人竟要到了目的地。鲁空操控这金云车朝着群山之中而去,不一会儿他就瞧见了一座青灰色的山峰。见此鲁空微微一笑,脚下金云车直直的朝那飞去。

这不知名的小山之上,赫然有一处宽阔的地方。从远处看来极不协调,竟有几分人为的痕迹。

“轰。”金云车缓缓的落到地面上,鲁空便从云车顶飘落了下来。他正想出声叫出云车内的其他人,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张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带队的竟然是你小子,看来丹霞谷对你们也没报什么希望!”听到这话鲁空脸色微微一变,看着眼前壮硕的红衣男子淡淡的说道。

“还真是阔噪!”听到这那壮硕男子露出一丝火色,随即有些阴阳怪气道。

“看你能神气到什么时候,这一次定叫你丹霞谷全军覆没!”听到这鲁空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朝着壮硕男子冷冷的说道。

“希望你不是在吹大气!”听到这里壮硕男子脸上一怒,一股慑人威压冲天而起。朝着鲁空怒极反笑道。

“希望你丹霞谷的弟子别跟你一样,一身的功夫全在嘴巴上面。”见此情景鲁空脸上也露出一些火气,一瞬间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耀眼金光。随后猛的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杀机,望着壮硕男子冷冷一笑道。

“别在爷爷面前摆谱,是不是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说到后面他身上爆发出了股冲天的战意,看起来竟然有了动手的意思。

听到鲁空的话语,壮硕男子脸色陡然一变。条件反射的就立马要爆发,但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满脸的阴晴不定的,竟生生压了下来。

见此情景鲁空不屑的笑了笑,正想说些什么耳边却响起了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这不是丹霞谷的鲁长老,还有赤阳山的朱长老吗?几日没见火气倒是大了分的,小辈面前也不知道收敛一点。”言语间虽然充满笑意,但其中的调侃却显而易见。

这声音刚刚落下,一群女修士就从空中落了下来。莺莺燕燕的一行人,应该是白云坞的队伍。

赤阳山的朱长老狠狠的瞪了鲁空一眼,随即换上一副勉强的笑容。朝着那群女修士前,一宫装美妇人笑道。

“我只是和他打个招呼而已!”听到这话鲁空也不接口,朝着金云车里的长老示意了一下。见此情景,宫装美妇人轻轻一道。

“你这打招呼的方式到挺特别的,金剑宫的人还没到吗?”听到这里,朱长老脸上又露出几分火气道。

“见鬼。这些家伙明明离得最近,到现在竟然还见他们的影子。”朱长老这话刚刚说完,天空之中却突然传来了一个阴冷的笑声。

“朱老鬼背后说人是非,可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这阴冷的声音刚刚落下,天空中又落下了一群持剑修士。刚刚和鲁空对峙了一番,他朱习的火气本就没有释放出来。这下子又被来人如此一挤兑,朱习脸色突然一变狰狞的朝来人大吼道。

“少给我唧唧歪歪的,老子又没胡说什么。不服气的话,我们出去练练!”听到这金剑宫的梁卫长老微微一愣,随即眼角一挑冷然道。

“你这老狗!”话毕转过头来,也不理朱习什么反应。朱习看着梁卫略微低头,也就当没听到他的话。虽然他比梁卫强出一点,但也不想轻易与他闹翻。

此番失态,也算是个意外。

鲁空将丹霞谷的弟子安排后,似乎感觉到了现场的压抑氛围。轻轻的开口道。

“四大仙门的弟子都到齐了吗?”虽然他们四人都是金丹初期的长老,但是就实力上来说鲁空却是更胜一筹。所以这些话语,由他来说最为妥当。

其余三门领头长老听到了鲁空的话语,都相继的点了点头。见此情景鲁空微微一点头,随即朝着宫装美妇人轻声询问道。

“历夫人,还需要等多久?”听到这里,历夫人轻轻一笑道。

“此时还未到进入的最佳时机,最好等到午夜时分阴气上涌之际。那才是最佳的进入之机。”听到这里鲁空微微一点头,朝着另一边的朱习还有梁卫淡淡的说道。

“你们两位也都听到了历夫人的话语,大家各自休整一下把。等到午夜阴气上涌之时,我们联手将弟子们送进去。”这句话一说完,鲁空就将头望向了另一方。

那里被一团雾气重重笼罩着,在漆黑夜空的映衬之下。就像是噬人的恶魔一般,看人就让人胆寒!

听到鲁空的话语两人轻轻一点头,转过身朝自己门派弟子那边走去。见此情景历夫人也告辞了一声,转身朝着白云坞的弟子走去。留下鲁空一人停在原地,望着那团雾气默默不语。

良久之后,鲁空才吐出一口气来。侧过身子朝丹霞谷弟子轻声道。

“你们害怕吗?”听到这话,诸位弟子都是一愣。看着众位弟子的反应,鲁空又淡淡的轻笑道。

“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多大的危机。如果我也是你们其中的一员,那我肯定会恐惧万分。未知的东西,从来都是最可怕的。”听到这里,易秋微微有些愣神。就是他也没听出,鲁长老话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隐约之间他心中,却多了一分难言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