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70章 南宫

第一百七十章 南宫

那白衣男子在把这句话说完了后,就立马掏出一袋灵石丢给了摊主。然后竟然直直的朝易秋走了过来,居高临下语气十分傲慢的开口道。

“快把这香炉给我!”

言语之中充满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看着眼前这个态度傲慢的小家伙,易秋的眼睛倒没忍住咪了起来。随即就见他慢慢的站起了身来,饶有兴趣的开口朝那白衣男子道。

“怎么,你想要着香炉?”?? 浩然仙路170

说到这就见他微微的一顿,随即就语气微微一转道。

“没门!”

这话一出

那白衣男子立马就楞了一愣,随即就见他脸上一阵火气。立马就脸『色』微微的一变道。

“我说道友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五行门金华想要的东西可没有拿不到。”

虽然这语气可能有点些平淡,但是言语上却充满的威胁之意。而也就在易秋和他姑且算对峙的时候,一旁那位貌美的女修却忽然的走了过来。用她那涓涓细流般的声音,淡淡的朝白衣男子开口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南宫梦,金华请你称呼我的全名。另外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不需要道友你多费什么心思。”

南宫梦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就见她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来。朝着易秋语气柔柔的开口道。

“这位道友,南宫有礼了。”

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就见她行了个小礼。然后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笑颜如花的开口道。

“道友手中的这个香炉,不知道能够让给我吗?”

那柔声细语的温柔言语,却是直直的进入了心中。饶是易秋这等心『性』的家伙,也不禁微微愣了一愣。但随即就见他轻轻的笑了笑,语气却有些淡然的开口说道。

“这东西吗?既然是我先拿到手中的,那应该就没理由让给你吧?”

这话一出

那南宫梦到底微微的楞上了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易秋竟选择了拒绝。但随即就见她缓过了身来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那个白衣男子这时候却又跳出来道。

“你一个小小的练气境界修士,难道还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吗?识相的快快把香炉给我交出来,要不然的话就别我对你不客气了。”

“轰!”

那白衣男子的话语声刚刚一落下之后,一股强大的气息就从他身上爆出了出来。

筑基强者!??? 浩然仙路170

就连易秋刚才都还没有察觉出,这名叫金华的人竟还是位筑基强者。虽然好像才刚刚晋入筑基初期,但他竟然能瞒过易秋的探查。光是这一手隐蔽气息的功夫,就让易秋不得不正视起来了。

随即就见他微微策头看了看南宫梦,脸上倒是多了几分玩味的笑容。这一仔仔细细的一观察下来,易秋竟也发现了些不对的地方。似乎这貌美的南宫仙子,修为似乎也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过易秋这样直直的把人家给望着,倒把南宫梦看的俏脸上有些火气。随即就见她俏脸的神『色』微微的一愣,语气上也倒是有些冷冷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南宫梦把这一句话说完了之后,一旁那白衣金华道也立马传音道。

“快快把手中的香炉交出来,要不我定让你走不出这云林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信心太足,那金华倒很直接的威胁了起来。在听到了这两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倒是微微无奈的笑了笑。随即就见他竟将那香炉收入了怀中,然后顺手拿出了一小袋子灵石。一边将手中的灵石递给那摊位,一边侧过头朝南宫梦笑了一笑道。

“南宫仙子,不好意思。这香炉在下也心喜的紧,所以转让的事就不用在提了。”

那南宫梦一听到易秋的话语声之后,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就暗了下去。难道遇上了这么一个珍贵的宝贝,她确实不想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机会。但要让她做出那夺人财物的事情,她南宫梦却也到是做不出这下作的事来。

也就在南宫梦陷入两难的时候,那金华却又跟着跳了出来道。

“竟然你如此的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金花的话语声刚刚一落下,就见他的身形就立马一动。随即就见他举起了拳头,狠狠的朝易秋轰了过去。

“蓬!”

那强劲有力的拳头掀起了一阵阵劲风,那金华似乎完全没考虑防水这个问题。

这一拳根本就是他的全力一击!

虽然说他金华不一定是个主修肉体的修士,但他全力一拳却完全可以要了练气境修士的小命了。

“蓬!”

说时迟那时快!

那强力有力的拳头眼看着就要砸到易秋的鼻子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易秋的眼前却忽然闪过了一道红影。随即就看见一道红『色』的丝绸挡在了身前,替易秋挡下了这看似致命的一记攻击。

而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南宫梦才朝向了那金华。俏脸微微有些难看的开口道。

“金华道友!以后还请你不要在跟在我后面了,你这样朋友南宫我确实担当不起。”

在把这一句话说完了后,南宫梦这才转过了身来。朝着自己身后的易秋,语气关切的柔声说道。?? 浩然仙路170

“道友你没事吧?”

在听到了那南宫梦的话语声之后,易秋倒是微微摇头示意了一下。但随即就见他慢慢向前走了一步,朝着南宫梦微微的笑了一笑道。

“道友,麻烦你让让。”

这话一出

南宫梦立马就楞了那么一愣,似乎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即就见她俏脸微微一变,语气有些怪异的开口说道。

“你。……”

但是南宫梦的这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一旁人群中却忽然传来了个大笑声道。

“哈哈哈!”

“这不是易秋道友吗?我们可是又见面了!”

那爽朗的大笑声慢慢的落下了来,随即就见一个老头从人群中走来。笑容满脸的朝易秋走了过来,笑『吟』『吟』的开口对易秋说道。

“遇上了什么麻烦?”

在听了这老头的话语声后,易秋倒是笑着开了口道。

“不是什么大事情!倒是这几日不见玄虎道友,今天到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在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之后,那玄虎道人倒立马大笑了声道。

“易道友眼力还真是不差,在下这几天确实精进了一些。”

“哈哈哈!”

这话语声说道了最后,就见他大声的笑了起来。

但是就在玄虎道人大声发笑的时候,一旁的金华却忽然走了过来开口道。

“你是玄虎道人?”

在听到了金华的询问声之后,玄虎倒是疑『惑』的转过头道。

“你是?”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那金华倒是立马热情的笑了一笑道。

“在下名叫金华,家师乃是熊鸣道人。还记得三年之前在云雾海,我们就见过一次面了。”

在听到了金华的话语声之后,那玄虎道人倒立马点了点头道。

“我记起来了!三年前百灵婆婆的寿宴,我们确实在那见过一次面。我还记得那时候你似乎还处在练气之境,想不到三年没见你竟然已经突破了。”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那金华倒是立马得意的笑了笑道。

“多亏有了师傅这些年的帮助,我才顺利的晋入筑基之境。”

但是说道这就见他微微顿了一顿,然后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易秋道。

“玄虎道友!不知道这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倒是在听到金华的话语声之后,那南宫梦竟然立马就俏脸一板道。

“金华,你别太过分了!”

或许是因为太过愤怒的愿意,连她说的话语都直白了许多。而那金华在听到了南宫梦的话语声后,一丝深深怒气就从飞快的眼睛中划过。随即就见他勉强的朝南宫梦笑了笑,语气却有些不容置疑的开口道。

“南宫仙子!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插』手了。”

这话一出

一直没说完的易秋也坐不住了,随即就见他面『色』微微的一冷。语气微微有些森然的开口道。

“看来你是吃定我了?”

在听到了易秋的森然话语之后,那金立却好像还没有醒悟过来。随即就见他愤愤的朝向那玄虎,先是一拱手然后气急败坏的开口道。

“玄虎道友,你都看见了。不是在下不给你面子,而是他太欺人太甚。所以这事还请道友你不要『插』手。”

在听到了金华的话语声之后,那玄虎道人却在原地楞了楞。但随即就见他怪异的看了易秋一眼,语气微微有些同情的开口说道。

“这事情我可管不了。”

或许是因为这话说的都太过于明显,那南宫梦都跟着察觉到了不对。一双美丽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易秋,就好像在等着他的什么解释一般。

不过虽然玄虎道人都点的如此明显了,但那火气攻心的金华似乎却还差距。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言语声之后,他立马就朝着易秋冷冷的笑一笑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就让我来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动尊卑的家伙。”

在听到了那金华的话语声之后,易秋脸上倒立马就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