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71章 法宝残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法宝残片

随即就见易秋脸上露出了丝不屑,语气十分淡然的开口朝他说道。

“就凭你这废物吗?”

这话一出

那金华立马就猛然的狂怒了起来,跟着就见他的身形微微的一动。竟然挥舞着他那强力有力的拳头,整个人直直的朝易秋冲击了过去。

“轰!”

那强而有力的攻击狠狠的落到了易秋的身上,但这一记强大的攻击却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仅仅就是用手掌简单的放在身前一护,就轻松的把那拳头给当了下去。

随即就见易秋忽然的用力一甩手,那金华竟就这样直接飞了出去。

“轰隆!”

那一道白色人影就这样在天空之中飞过,然后整个人狼狈的落到了旁边那摊位上。真正到了这时候那金华似乎才醒悟了过来,随即就见他颤巍巍的举起了手结巴的说道。

“你、你……!”

但是那金华就这样结巴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倒是一旁的玄虎道人似乎有些看不下去,这才慢慢走了出来笑吟吟朝易秋道。

“易道友!这小辈可能有些不懂事,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他的师傅熊鸣道人乃是五行门的长老,和道友你一样也是筑基中期的修士。所以……”

虽然看起来这句话有点为金华求情的味道,但是这暗中的提点易秋却也是心里有数的。在听到了那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倒是微微的沉吟了一下。随即脸色才微微恢复了正常道。

“原来有个筑基中期的师傅撑腰,怪不得行事竟敢如此的嚣张。”

易秋把这一句话说完了之后,倒是跟着侧过头看向了金华。随即脸上微微的露出了一丝玩味,饶有兴趣的开口朝他冷笑道。

“不知道你还准备怎么教训我呢?”

“轰!”

易秋这话语声刚刚一落下之后,一道冲天气息猛的就爆发而出。那属于筑基中期强者的气息不断的溢出,直接引得围观的人群直接就就炸开了。也就在这一瞬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齐齐的脸色猛然剧变的倒退了几步。

既然是那已经臻至筑基初期巅峰的玄虎道人,在感受到了这恐怖的气息后也没能够例外。只见他的脚步十分重的后退了半步,竟生生踩碎了脚下的青石地砖。再配上他脸上那一丝惊悚的神色,很显然此时他的心中不会是平静的。

至于说那一位貌美的南宫梦,此时表现的就更加不堪了。只见她的俏脸上却已被冷汗沾满,很显然是是受了十分巨大的惊喜。

光是他们这些局外人都被镇到了这个地步,身处中心的金华那表现自然更不用提了。

原本还有俊亮的脸庞,此时却已经满是惊恐。而且整个人都像是入了魔般,浑身不停的跟着在颤抖着。再加上嘴角那一丝殷红的血迹,看起来吧当真是狼狈到了极点。

面对着这样一个长着狗眼的家伙,易秋倒确实没存着留手的年头。

随即就见那易秋跟着又笑了笑,语气还是有些微冷的开口道。

“怎么不说话了?”

在听到了易秋那冷冷的话语声之后,那金华跟着浑身又是微微一颤。跟着脸上的恐惧似乎又为之一深,结结巴巴的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这下子

一旁的南宫梦似乎都有些不忍了,这才俏生生的站了出来柔声道。

“前辈,还请你熄熄火。”

而在南宫梦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一旁的玄虎道人也跟着开口道。

“道友,你还是熄熄火!毕竟他背后还有个五行门存在,不值得为他惹个大麻烦出来。”

在听到了这两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倒立马跟着微微笑了笑。随即就见他一下子收回了其实,笑吟吟的转过身来开口道。

“我也就是吓吓他而已!刚踏入筑基的小家伙,还不值得我出手的。”

这话一出

那玄虎道人倒是立马点了点头,脸色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道。

“易秋道友你这等前辈高人,自然是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倒是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那易秋倒是微微哑然的笑了笑一道。

“我算什么前辈高人。”

说道这里就见易秋微微顿了一顿,然后跟着就转头朝南宫梦道。

“南宫仙子!这香炉我心头也心喜的紧,所以还望你不要见怪才是。”

在听到了易秋这微微和善的话语声之后,南宫梦此时倒是立马摆了摆手肉身道。

“前辈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小女子还望前辈你别怪罪才是。”

把这话说完了后她倒是顿了一顿,然后语气微微的有些俏皮道。

“前辈,这香炉真是个宝物吗。”

这话一出

一旁的玄虎道人到是有了兴趣,随即就见他就大笑了一声道。

“易道友!掏到了什么好宝贝,还拿出来瞧瞧吧。”

看着这有些自来熟的玄虎道人,易秋倒是微微的愣了一愣。但随即就见他微微的笑了笑,掏出了怀中那破旧香炉道

“就是这东西!”

看见易秋手上那拳头大小的墨色香炉,玄虎道人倒仔仔细细的瞧了起来。等他观察了好一阵儿之后,才见他微微的摇了摇头道。

“瞧不出来!”

说道这里就见他微微顿了顿,然后朝着身旁的南宫梦道。

“道友你知道这香炉的来历吗?”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南宫梦倒是微微的摇了摇头。竟有些不好意思的柔声说道。

“说出来也不怕两位前辈笑话,小女子确实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但这香炉却和小女子记忆中的一宝物有些相似,所以刚才小女子才会想买下来碰碰运气。”

在听到了南宫梦的话语声之后,玄虎道人倒是理解的点了点头。这碰运气的时候他也时常去做,说起来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随即就见他把头转向了易秋,脸上挂满了笑意开口询问道。

“易道友,你就别卖关子了。这香炉到底是有什么来历,还请你就直接说出来吧。”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自然是跟着就点了点头道。

“其实这也东西也不是什么稀罕宝贝,它也不过就是一件下品法宝的残片!”

所以易秋这话说的是挺简单的,但听得两个人此时却都已呆住了。只见那他们两人在原地楞了一会儿之后,那南宫梦这才轻轻的呢喃了一句道。

“竟然真是那法宝的残片。”

很明显易秋手中那个破旧的香炉,就是她南宫梦心中所想的东西。

倒是易秋在听到了南宫梦的话语声之后,心中立马就跟着微微一动然后开口道。

“南宫仙子!你知道这香炉的来历?”

“阿!”

或许是因为易秋的询问有些突然,那南宫梦倒是猛的腾了一声。但随即就见她立马回过了神来,点了点俏首不确定的开口道。

“或许我知道它的来历,但还是有一些不确定。”

在听到了南宫梦的话语声之后,一旁的玄虎道人倒是笑了笑道。

“这有什么关系,南宫道友你说说看吧。”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之后,那南宫梦这才跟着点了点头道。

“五行海在那大约三百年之前,有位名叫鬼姥姥的金丹强者。而她赖以成名的本命法宝,就是这么个墨色的香炉。”

在听到了南宫梦的话语声之后,那玄虎道人倒跟着就点了点头。

“鬼姥姥?我似乎在门中的典籍里,看见过关于她的一些信息。”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后,易秋倒是立马就开口询问道。

“玄虎道友你知道鬼姥姥的事情吗?”

在听到了易秋的询问声之后,玄虎道人立马就点了点头道。

“根据门中那些古籍上的零散记载,那鬼姥姥似乎是位金丹中期强者。最后好像是得罪了一位强大的敌人,最后落的了个身死道消的结果。”

说道这他倒是微微顿了一顿,随即才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似乎那位鬼姥姥的本名法宝,是个名叫墨香炉的中品法宝。”

在听到了玄虎道人的话语声后,那南宫梦也跟着点了点头道。

“前辈手里的这一个破旧香炉,可能就是墨香炉的残片之一。”

在听到了他们两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这点跟着点了点自己的头。随即就见一挥手将香炉收入了怀中,这才微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双手。笑吟吟的开口说道。

“看来以后我得多留意一下这墨香炉残片的动向了,要是运气一个不错的话说不定还能把它给还原。”

说道这那易秋倒是微微顿了顿,随即就微微一笑的开口道。

“不过这等撞大运的事情,到还真是说不准阿。”

“哈哈哈。”

把一句话说完了之后,就见他轻笑了起来。

待到易秋的笑声慢慢落下了之后,一旁的玄虎道人这才笑了笑道。

“易道友!这金华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这话一出

“嗯?”

立马就见易秋浑身微微一震,嘴角不自觉的就勾了起来。随即就见他竟慢慢的转过了身去,朝一旁的南宫梦轻轻笑了笑道。

“不知道南宫仙子你,想要我怎么处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