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23章 血战!

第四百二十三章 血战!

“快退!”

那一剑

才刚刚挥斩而出。

一种冰冷到死寂的错觉,就在所有人的心底繁生。

神『色』猛然的骤变。黒煞子大声吼道。?? 浩然仙路423

“想跑?”

“你们跑得掉?”

只是下一刻。

黄袍元婴的嘲讽声响起了。

森然的气机。

立马将他们生生的锁定了。

“不行!”

“躲不掉了!”

跟着

又是声咆哮。

却是一位后期金丹,神『色』骤变的狂吼道。

“快出手!”

倒是跟着。

易秋迎着那一剑高呼。

“轰!”

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跟着从他体内绽开。

易秋的身体。

徒然间竟然涨大了数十倍。

“轰!轰!轰!……!”?? 浩然仙路423

蓬勃的血气。

猛的从他的体内满溢而出。

十分骇人的气血风浪,跟着绽开了耀眼波纹。

“哼!”

“体修?”

倒是望着易秋巨大的身躯,黄袍修士却很是不屑着道。

“寒『潮』降临!”

淡淡的一声底蕴。

一道极寒的气息从他体内猛然冲出。

刹那间

温度降到了冰点。

“哼!”

这跟着。

一个闷哼声响起。

易秋气血充盈的神『色』,瞬间变的苍白了许多。

“快动手!”

见此情景。

黒煞子终于回过了神。

猛的一转身。

朝身旁那四个金丹狂吼道

“轰!”

这跟着。?? 浩然仙路423

气息猛然的升腾。

黒煞子的手中。

多出了一柄魔气环绕的银背刀。

“吼!”

“狮子魔云斩!”

一头巨大的狮子投影,浑身透着无比的狰狞。

先是微微的一滞。然后猛然的冲出!

“轰!轰!轰!……!”

下一刻。

又是几道气息轰鸣。

剩下的四个金丹。

也跟着爆出了甚是惊人的恐怖气息。

跟着。

森然的一滞。

五光十『色』的强大灵气冲击,乘着恐怖的法宝喷『射』而出。

“轰隆!轰隆!轰隆!……!”

那一剑。

终于从空中落下。

恐怖无比的气息,瞬间朝他们压下。

黑魔山五大金丹的攻击,率先和那一剑相撞上了。

气浪。

猛然的升腾。

像是摧枯拉朽般。根本没抵抗之力。

在元婴强者的攻击之前,他们的攻击就像是纸片。

仅仅是一碰。

三个后期的攻击就溃散了。

两个巅峰金丹强者的攻击,倒是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

只是。

任然是溃散。

散着淡蓝光泽的恐怖一剑,笔直的朝着易秋挥斩而去。

那一刻。

易秋的神『色』剧变。

但是已经被气机锁定的他,已经不可能躲开这一剑了。

所以。

必须接下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刹那间

筋骨叱咤的声音。

易秋整个巨大的身躯。透出了银白『色』的耀光。

狰狞的手臂。

凝聚了很是蓬勃的血气。

“来吧!”

望着眼前。

那恐怖的湛蓝『色』剑影。

易秋眼中。

透出甚是清澈的『色』彩。

第一次。

这是他的第一次。

第一次和一位元婴强者正面的抗衡。

“轰!”

血气。

疯狂的涌动。

巨大的狰狞手臂。划出了一道轨迹。

“龙!龟!贺!寿!”

淡淡的一声嘶鸣,目标直指那剑影。

“吼!”

“吼!”

两道十分恐怖的模糊影子,『露』出了十分狰狞的咆哮声。

这一招。

乃是功法的精髓。

随着易秋的修为越发精深,它的威力逐渐显出了獠牙。配合易秋强大的**力量,更是能爆发出了绝强战力。

那一拳。

如雷霆一般落下。

剑光和拳头。

甚是疯狂的撞击到了一起。

“轰隆!轰隆!轰隆!……!”

很是恐怖的波纹,猛然间绽放开来。

阵阵恐怖的湛蓝『色』冰晶,顺江将那一片天空冰冻。

但在那一片湛蓝的冰晶之中。却有一股力量在疯狂的涌动。

天地。

陷入了死寂。

然后疯狂涌出了一道亮光。

甚是疯狂。

甚是躁动。

“轰隆!轰隆!轰隆!……!”

刹那间。

骇人心魄的轰鸣。

携着赤『色』的淡蓝『色』云朵,悍然的在天际绽放开了。

“好强!”

微微颤抖的双拳,黒煞子神『色』惊然。

至于其余四个金丹境强者,脸上也『露』出了各式的惊悚。

气氛。

十分的渗人。

恐怖的冲击。

一层一层的朝着四方散去。

狂暴的纹路。

掀起了一道道恐怖的风暴。

半空中

“呼!呼!呼!……!”

易秋的呼吸甚是急促,只是神『色』却有些怪异。

眼中。

有一些神『色』。

惊讶、惊喜、复杂的不一相同。

“呼!”

一道大风起。

跟着吹散了那漫天的风暴。

手中握着湛蓝的冰晶短剑,黄袍元婴神『色』却很是奇怪。

“你……?”

沉默了一阵之后。

黄袍修士这才缓缓的开了口言语道。

“哈、哈哈、哈哈哈……!”

迎来的。

却是一阵大笑声。

易秋神『色』有一些癫狂的。发出了微微抑制的笑声。

“原来这就是元婴强者?”

猛地一收声。

易秋轻轻的自言自语着道。

“轰!”

但跟着。

冰寒的气息降临。

对面黄袍修士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怒气。

“怎么?”

“只是接下了我一击法宝攻击,难道你就以为能和我抗衡了?”

森然的冰寒之力,猛然的逸散而出。

黄袍修士。

语气很是收不住火气。

易秋的话。

让他有种耻辱的感觉。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勉强可以试试。”

跟着。

易秋轻声道。

言语之中。

尽是一番风发的态度。

刚才的碰撞。

让易秋他的内里豁然的开朗。

因为易秋竟然发现。

黄袍元婴的攻击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虽然任就远远的强于他,但是易秋能勉强扛下来。

这个发现。

给了易秋绝大的信心。

谨慎的侧头。

易秋望向了一旁的黒煞子。

“道友!”

跟着。

轻声开口道。

“易道友请说。”

易秋的实力。

已经完全将黒煞子征服了。

一听到易秋的话,黒煞子就立马道。

“让那三个人回去吧,你和他留下来帮我。”

指了指不远处的后期金丹。易秋刻意压低了声音着道。

“什么?”

只是易秋的话语声刚落。黒煞子却犹豫了一声道。

“他们留在这里帮不了什么忙,只有你和那个巅峰金丹能行。”

见此情景

易秋倒是很直接着道。

“好吧?”

听到了易秋的话语。黒煞子终于还是道。

只是跟着。

易秋神『色』却猛的一变。

一道绝强的恐怖寒气,却忽然从他背后袭来。

偷袭!

『毛』发炸立。

浑身的气孔猛的舒张。

那千钧一法之际。

易秋猛的朝着手边横移了七八米。

一道湛蓝的剑光。

贴着易秋的衣衫朝着远方奔了去。

“轰隆!轰隆!轰隆!……!”

恐怖的剑光。

生生的将地表斩开了缝隙。

“呼!呼!呼!……!”

瞳孔还有些放大,易秋喘着些粗气。

“你竟然偷袭?”

猛的一转身。

易秋朝着天空中冷冷着道。

“你要搞清楚,我们是敌人。”

握着冰晶般短剑,黄袍元婴嘲讽道。

不过他的话。

倒是让易秋的情绪平静了。

“轰!”

下一刻。

炙热的气息升腾。

易秋体内磅礴的火焰气息。一点一点的朝着体内涌出。

巨大的身体。

透着一种银白与赤的光彩。

“谢谢你的话!”

跟着。

易秋轻声道。

声音却是雷霆一般的轰鸣。

“『潮』声铃!”

只是这跟着。

黄袍元婴唤出了那『潮』声铃。

“嗡!嗡!嗡!……!”

刹那间。

淡淡的嗡鸣升腾。

淡蓝『色』的铃铛法宝之中,透出了一丝奇怪的气息。

“遭了!”

但跟着。

易秋却猛地『色』变。

神识刚刚感受到那气息,体内的灵气却猛地一滞。

那奇怪气息。

竟然能抑制住修士的灵气。

当即。

不能再犹豫。

巨大的狰狞手臂一抬,指尖对准了半空铃铛。

“赤星指!”

狰狞的火柱。

赤『色』夹杂着银白『色』的雷霆。

情绪疯狂之下。

易秋竟将血气力量融入了其中。

对立的两种力量。

在云空中散发出了一种渗人的威能。

“这怎么可能?”

“这家伙真的是金丹修士吗?”

易秋的攻击

连黄袍修士也感到了震惊。

不过虽然十分的震动,但是他却没有呆愣住。

一挥手。

体内的气息蜂拥。

“『潮』汐巨浪!”

如『潮』水重重叠叠。

半空中竟生生化出了一层蓝『色』气浪。

如同『潮』汐一般。

携着恐怖巨力朝易秋轰击而去。

只不过。

他还是晚了一步。

恐怖的银白、赤『色』火柱,已经轰击到那『潮』声铃上。

气息。

猛然的一凝。

直接爆出了一道恐怖纹浪。

“轰隆!轰隆!轰隆!……!”

“噗!”

巨大轰鸣声响起。

黄袍元婴猛的喷出了一口黯淡精血。

“咔嚓!咔嚓!咔嚓!……!”

下一刻。

无尽的破碎之声。

处于爆炸最中心的『潮』声铃。生生的裂成了一道道碎片。

就是易秋。

此刻也生生的愣住了。

因为他也没想自己的攻击,竟然能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那可是!

那可是中品法宝!

“糟了!”

只是下一刻。

易秋他的神『色』却猛的骤变。

因为层层叠叠的灵气冲击,此刻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

刚才的一愣。

彻底让他失去了逃跑机会。

“轰!”

极度危险间。

易秋的思绪却猛地清明了。

体内的血气猛的一凝,猛地覆到了身躯之上。

“血气融合,银白守卫。”

刺耳的嘶鸣。

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圆甲。

易秋巨大的身躯猛的龟缩,巨大圆甲将它整个覆盖了。

“轰隆!轰隆!轰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