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24章 两败俱伤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两败俱伤

“该死的!快点退!”

下一刻。

黒煞子猛的惊呼。

他们距离易秋的距离太过接近,刹那间受到了很候距离的冲击。

“嗖!”?? 浩然仙路424

“嗖!”

……

五道遁光。

猛的朝着四方逸散开。

只剩下那个巨大的银『色』圆甲,淹没在那无尽的灰『色』狼烟中。

“朱长老、王长老、烈长老,你们三个去宗门战场帮忙!”

下一刻。

黒煞子凝重着道。

“掌门!”

……

但是他的话语声刚落下,三人却反应很是强烈道。

“元婴强者的实力太强大,你们三个留下来也没用。我和王长老留下就行了,你们赶快回去宗门帮忙。”

只是跟着。

黒煞子却很是大声道。

“王长老,跟我来。”

“嗖!”

下一刻。

身形猛的一跃出。

朝弥漫着灰『色』云雾的中心,速度很是迅速的冲了过去。?? 浩然仙路424

“你们三个赶快回去吧,这里我和掌门就够了。”

“话毕!”

这跟着。

王长老也开口道。

话毕。

猛的一跃出。

“嗖!”

“嗖!”

“嗖!”

那三个金丹后期相互一望,一咬牙朝着黑魔山冲了去。

“哼!”

“该死的家伙!”

但跟着。

云空中一声冷哼。

那语气。

充满了森然味道。

『潮』声铃算是他的主力法宝之一,地位仅仅次于手中的冰晶短剑。

但是如今。

他却在攻击中破碎了。

黄袍元婴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有多么澎湃。

“轰!”

下一刻。?? 浩然仙路424

冰冷的气息升腾。

黄袍元婴的背后,耀着了一道蓝影。

在半空中扭曲的一动,凝成了一道兽的影子。

浮生五『色』。

翼尾分着五『色』的寒光。

仅仅只是模糊的淡淡影子,那气息却冰冷的让人窒息。

“冰鸾!”

跟着。

浅浅的低语。

黄袍元婴双手缓缓的挥动,飞快的捏出了数十个印符。

“冰鸾圣法!浮生冰爪!”

下一刻。

深深的森然低声。

“轰隆!轰隆!轰隆!……!”

这方天地间。

猛的炸开了层层冰的『潮』浪。

无尽恐怖的森然冰冷,飞快的朝着空中凝聚。

继而。

一个冰爪印。

五爪狰狞且十分的巨大。

“该死!”

“王长老动手。”

望着云空的那只巨大冰爪,黒煞子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但是

他不能退后。

因为他的心里十分明白,易秋才是这一战的主力。

他们两个人。

必须最大限度的辅助易秋。

“轰!”

滚滚的魔气浪『潮』。

跟着就从黒煞子的身体内疯涌而出。

“凝刃!”

一声嘶吼。

魔气猛的凝成了魔刀。

吞噬着天地间的磅礴灵气。疯狂的壮大着自己的身躯。

见此情景。

王长老猛的摇了摇牙。

“血气奔腾!九转灵元。”

强大秘法。

这是他的最大底牌。

体内磅礴的土元素气息。刹那间波动强了三四层。

强大的灵气。

围绕着他的身体疯狂流动。

深深的大地之『色』中,还蕴含着一丝猩红。

而就在此时。

黒煞子的凝聚到了最顶点。

恐怖的魔气,猛的一凝聚。

云空之中的巨大魔刀,对准冰爪疯狂的斩出。

“寂灭魔刀!”

低声的嘶鸣。

灌注了黒煞子的最强力量。

魔道。

破开了长空。

跟着。

“陨石神拳!”

一个巨大的深褐『色』拳影,透出了无尽的厚重气力。

波纹。

猛的蔓延开。

似乎真的凝聚了无尽的气力,压得周围空间都猛然的一滞。

拳头

对准了冰爪。

虽然速度看似有些缓慢,但是却将它彻底锁定了。

“就你们这两个跳梁小丑。还想挡下我的冰鸾圣法?”

看见了他们两人的攻击,黄袍元婴神『色』很是嘲讽。

妖孽。

只是极少数。

体内的寒气再次升腾,朝着冰爪疯狂的涌去。

这一招。

越是凝聚越强大。

“轰隆!轰隆!轰隆!……!”

恐怖的寒气。

冻得这天地都为之在颤抖。

跟着

“嗡!”

扭曲的嘶鸣。

源自于那荒古的冰法圣兽。

湛蓝的爪子。

在这一刻终于行动了起来。

就像闪耀的惊雷,速度快到了极限。

恐怖冰爪的目标。

对准了从黑烟之中缓缓冒头的圆甲。

“小子觉悟吧!”

“就算再强你也只是个金丹。”

“哈哈!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回『荡』在天际。

对于自己的最强一击,黄袍元婴很极度信心。就是同阶的修士碰上。也只有重伤甚至陨落。

湛蓝『色』的光影。

倒影着那黄袍修士的狰狞笑颜。

“轰!”

但是。

就在这一刹。

一道恐怖的炙热气息翻腾。

然后!

“赤!星!指!”

耀着巨大雷光与烈焰的狰狞火柱,疯狂的朝着狂笑的黄袍元婴而去。

立在那云空。

易秋的神『色』显得无比欣喜。

偷袭。

真的成功了。

下一刻。

“轰隆!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

两边的天空。

闪耀出了很是狰狞的轰鸣。

无尽的冲击、恐怖的气浪,还有两道无比巨大的乌云。

“成功了。”

望着那个狰狞的蘑菇云,易秋的神『色』却很是激动。

巨大圆甲。

就只是一个诱饵罢了。

为的就是勾引黄袍元婴上钩,然后他在乘机发出致命一击。

一切。

十分的完美。

只是。

“轰!”

一道森然的剑气,

却猛的从易秋背后显出了狰狞牙口。

“阿!”

剑气濒临。

发出了一声刺耳嘶吼。

恐怖的冲击。

生生的将易秋从云端打落。

下一刻

“轰!”

跌落到了大地。

易秋怎么也没有想到,黄袍元婴竟然如疯狂。

拼着生生受他一击赤星指,也要腾出手回敬一击强击。

这脾气。

就像是路边疯狗。

可怕!可怕!可怕!

巨大的冲击。

还在天空之中疯狂的肆意。

良久之后。

烟雾才渐渐的散去了。

黄袍修士依旧立在高层。鲜血淋漓气息神『色』凌『乱』。

只是

此刻的神『色』。

黄袍修士脸上却甚是疯狂。

瞳孔看起来十分的刺人。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大洞。

“小子没死吧?”

下一刻。

虚弱的声音回『荡』。

望着洞中的模糊影子,黄袍元婴虚弱的狞笑。

“托你的福。还没有死。”

倒是跟着。

又响起了一个虚弱声。

躺在打洞之中的易秋,正轻声的裂了咧嘴道。

“嘴巴是挺硬的,不过你知道吗?就是耗,我都能耗死你。”

这跟着。

黄袍元婴冰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