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25章 千钧一发!

第四百二十五章 千钧一发!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

“不过你的伤也应该不轻吧?如果不去管的话没关系吗?”

听到了黄袍元婴的冰冷言语之后,易秋倒是立马扯着嘴巴大声笑道。

“那又怎么样?”

只是听到了易秋的话语,黄袍元婴却很是嘲讽道。?? 浩然仙路425

“区区一道火系煞毒而已,你以为它能把我怎么样?倒是我的万年玄寒之气,滋味应该不怎么好受吧?”

这跟着。

黄袍元婴冷笑道。

“咳、咳咳。”

对此。

易秋沉默了。

然后微微有些颤抖在咳嗽。

在易秋的筋脉血『液』之中,已经凝成了点点的冰晶。森然的恐怖的玄寒之气,已经让易秋说不出话来。

“嗖!”

“嗖!”

倒是跟着。

两道人影飞快的落下。

却是十分狼狈的黒煞子两人,神『色』凝重的落到了易秋身前。

“快!”

“服下去!”

黒煞子飞快拿出了一枚丹『药』,然后将它送入了易秋的口中。

“嗯?”

原本有一些意识模糊的易秋,这才慢慢的有一些回过神来。

“没事吧?”?? 浩然仙路425

这时候。

黒煞子才急促道。

“还、还好。”

丹『药』的力量已经发挥了作用,易秋能感受到那磅礴的灵气。虽然不能完全消除恐怖寒气,但是却也起到了一定的缓解。在加上易秋自己力量的调和,那破坏的力量暂时被制住了。

只不过。

爆发是迟早的事!

“看起来我们还是栽了!”

一会儿时间的恢复,易秋状态好了许多。

看了看半空中冷厉的黄袍元婴,易秋跟真神『色』十分苦涩的笑道。

“你也尽力了。”

倒是听到了易秋的话,黒煞子跟着摇了摇头。

“哎!”

至于一旁的那位王长老,只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遗言都交代好了吗?”

只是这时候。

黄袍元婴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语气。

充满了森然味道。

“你是准备杀掉我们吗?”

沉默了一阵。

易秋这才轻声的开了口道。

“你觉得呢?”?? 浩然仙路425

“应该没有忘记吧,我和你们是敌人。”

倒是听到了易秋的话,黄袍元婴忽然轻声道。

“以你的境界能做到这种程度,说实话我当年远远的不及你。只是你错在不应该和我对敌。毕竟你只是个金丹之境修士。”

而且跟着。

黄袍元婴有些感叹道。

这一战。

他同样很不好受。

光是体内的那道炙热火煞。就让他没有多余心思说话。

不过他毕竟是一位元婴之境的强者,那道炙热火煞被他暂时压制了下去。

“终究还是输了,我没什么话说。”

听到了黄袍元婴的话,易秋神『色』十分的满足。

黄袍元婴的话。

是对易秋他的最大肯定。

“是吗?”

“真是可惜了。”

听到了易秋的话,黄袍元婴缓缓道。

一挥手。

指尖点点的蓝光。

“为了表达我的敬意,这一击我会用全力。”

“轰!”

话毕。

湛蓝的寒气。

围绕着指尖散着森然窒气。

一个微小的蓝光,缓缓的凝聚成形。

“冰鸾!”

跟着。

轻声的呢喃。

蓝光划出了一道湛蓝『色』的线。缓缓勾成了妖异的湛蓝异影。

气息。

冲天的骇人。

“你们快走吧!”

恐怖的气息。

易秋已经完全的感受到了。

沉默了一阵。

易秋跟着朝着身旁两人道。

黄袍元婴的目标是他,黒煞子他们还可以逃。

“你在说什么?”

只是易秋的话语声刚落下,黒煞子就神『色』猛的大变道。

“难道你想让我们丢下你?”

死死盯着易秋的眼睛,黒煞子语气有些戾气。

有些事情。

牵扯到了做人的底线。

即便知道是一个深渊,但有些人也只会前进。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不会感谢你。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晚了。比起我有人更需要你们。与其无谓的牺牲,不如去帮帮别人。”

只是着跟着。

易秋却神『色』很是平淡着道。

即便黒煞子的举动有些感人,但是易秋情绪却没多少起伏。

看他看来。

无谓的热血只是白痴。

此刻离去的话。

或许他们两个还有机会活下来。

因为此时的黄袍元婴,已经没了多少的战力。他不可能冒着巨大的危险,再次前往充满危机的战场。只要黑魔山愿意下一些本钱的话,绝对能够结果掉现在的黄袍元婴。

此时他们两方的战斗力,已经悄然有了一些转变。

“掌门!”

所以。

易秋的话刚落下来,王长老就忍不住道。

“快走吧!”

跟着。

易秋缓缓道。

只是跟着。

却迎来了很长的沉默。

但是很明显。

黄袍元婴不会迁就这挣扎。

半睁着眼睛。

体内的气息疯狂的再涌动。

被蓝线缓缓勾勒出来的异影。已经几近刻画出了一个实质。如有若无的荒古冰法的寒气。正一点一点的从其内逸散开。

“轰隆!轰隆!轰隆!……!”

恐怖的力量。

引动了甚是骇人的异象。

一切的一切。

都表明这一击恐怖惊人。

“谢、谢谢!”

见此情景。

黒煞子终究是动摇了。

咬着牙感激了一声,缓缓的站起了神来。

他没有再去看易秋一眼。而是朝王长老点了点头。

“嗖!”

“嗖!”

下一刻。

两人跃上了天空。

黑『色』与褐『色』的两道遁光,朝黑魔山方向疾驰而去。

“走了吧?”

“似乎你被抛弃了?”

见此情景。

黄袍元婴先是愣了愣。

然后嘴角『露』出些讽刺,朝着易秋轻声开口道。

“呵呵!”

“似乎从你的口中说出这些话来,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符身份吧?”

倒是听到了黄袍元婴的言语,易秋倒是呵呵的笑了一声道。

“真是有趣的人阿?”

听到了这里。

黄袍元婴跟着缓缓的笑道。

“不过!抱歉了。”

“冰鸾圣法!翎羽浮生!”

“轰!”

下一刻。

缓缓的一声低语。

半空之中的恐怖的异影,终于散出了强横的气息。

冰鸾。

仅仅是虚影。

整个身躯猛的蜷缩在一起,然后就疯狂的爆炸了开来。凝成冰鸾虚影的蓝『色』冰羽,猛的扩散到了这整个天地。

漫天的冰羽、漫天的蓝光。

密密麻麻的恐怖冰羽。朝着易秋疯狂的冲去。

绝杀。

绝强的杀招。

每一枚冰羽之上。都是森然的寒气。每一枚冰羽之上,都是恐怖的杀机。

元婴

到底是元婴。

即便是易秋还在全盛状态,也不可能挡下这样的攻击。

“哎!”

缓缓的踏出了一口气,易秋跟着闭上了眼睛。

不是他不想逃。

而是他逃不掉。

此时易秋的情况糟糕到了极点,就算是想动他都没有这个心力。

“嗡!”

漫天湛蓝『色』的翎羽,已经苍茫的嘶鸣声。

似乎。

看见了死亡。

但是。

就在这时候。

一道强大的玄奇之力,猛的在天地之间逸散。

闪耀的灵光。

显化出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轰隆!”

一个巨大的斑驳龟甲。猛的落到了大地之上。

正好。

将易秋盖住。

“轰隆!轰隆!轰隆!……!”

下一刻。

无尽的恐怖轰鸣。

密密麻麻的蓝『色』冰羽,全部落到了龟甲之上。

地动山摇。

尽是一片刺眼的蓝『色』。

“什、什么?”

早在龟甲出现的那一瞬间,黄袍元婴就呆呆的愣住了。

楞了半天之后,才有些颓然道。

此时此刻。

他背后多出了一个人。

神『色』虽然甚是冷厉,但是却显得很复杂。

而这人。

却正是白熊老祖。

“呼!”

“你不是应该在成州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沉默了许久。

黄袍元婴缓缓叹了口气道。

三星洞既然想血洗黑魔山,之前自然做好了十足准备。

白熊老祖。

一日之前都还在成州。

“大挪移符!”

倒是对于黄袍元婴的疑问。白熊老祖倒是没什么隐瞒。

大挪移符。

完全可以说是件隗宝。

它能够无视空间的阻隔,生生挪移三十万里距离。所以白熊老祖出现在这,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元婴强者。

自然有他们的联系手段。

“想不到你竟然拥有这等宝贝!”

听到了白熊老祖的话,黄袍元婴终究哑然道。

他们的计划

终究败给了一张大挪移符。

“轰!”

下一刻。

气息猛然的一滞。

“赤血玄光遁!”

十分的果断。

黄袍元婴施展了自残神通。

浓郁的血腥之气逸散在空中,黄袍元婴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咳、咳咳!”

黄袍元婴刚才的举动,白熊老祖根本没干预。

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这一点从他苍白的脸『色』就能明白的看出。

白熊老祖

似乎也受了一些伤势。

“嗖!”

下一刻。

身形

猛然的一闪。

朝着那巨大龟甲,飞快的窜了过去。

“咔嚓!咔嚓!咔嚓!……!”

“轰隆!轰隆!轰隆!……!”

只是跟着。

巨大龟甲忽然间破碎。

残片的狰狞碎片,落到了大地之上。

至于易秋。

安静的躺在中心地面。

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沉睡。就连气息也黯淡了许多。

见此情景。

白熊老祖神『色』变了变。

体内浑厚的精纯元婴之气。疯狂的朝着易秋体内涌去。

终于

气息平稳了。

只是易秋。

还是没有苏醒过来。

“哎!”

见此情景。

白熊老祖叹了一口气。

挥手打出了一道淡蓝『色』的灵光,然后将易秋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嗖!”

下一刻。

朝着黑魔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