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26章 元婴

第四百二十六章 元婴

黑魔山。

某个秘境的深处。

冰雪覆盖。

整个白茫茫世界。

雪地的中心。?? 浩然仙路426

立在一个巨大的阵法纹路。

至于阵法的中心。

此时正立着一个透明冰棺。

里面有一个人,那人正是易秋。

倒是站在那冰棺的旁边,有两个身穿着白袍的人。

一个是白熊老祖。

至于另外一个是那位长发中年元婴。

“情况怎么样了?”

此时的白熊老祖。正望着透明冰棺。神『色』有一些复杂,语气有一些急切。

“很糟糕!”

“万年玄寒之气的力量,已经破坏了他的**。浑身上下唯一还好的,就只有他的丹田之处。应该是他的己身灵气,很顽强的抵抗着侵袭。只是再不采取行动的话,只怕那力量也抗不住了。”

摇了摇头。

长发男子神『色』很无奈。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控制不住那寒气。

“哎!”

“这次是我们害了他,所以我们不能不管。”

听到长发男子的话,白熊老祖微微叹气。

跟着。

很是坚决道。?? 浩然仙路426

“我明白!”

听到白熊老祖的话,长发男子点了点头。

这事

他责任最大。

因为当日发出传音的,就是长发男子他本人。

或许某些人会觉得理所当然,但是他却从心底感到很抱歉。

人『性』本善。

世界上总有善良的人。

“动手吧。”

“先把他弄醒再说。”

下一刻。

白熊老祖轻声道。

“轰!”

一道气息奔向天际。阵法开始转了起来。

白熊老祖和长发男子默默立在原地,体内却散出了点点精纯的圆润精气。

借由阵法和冰棺的辅助,缓缓沁入了易秋的体内。

这个举动。

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

静静躺在冰棺中的易秋,终于似乎有了一些反应。

眼皮子动了动。

然后。

“嗯?”?? 浩然仙路426

轻轻的呢喃。

易秋他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醒了吗?”

易秋的思绪还处在『迷』糊之中,而且却响起了浅浅的询问声。

动了动身子。

“嘶!”

巨大的痛楚。

瞬间把易秋给拉回了现实。

之前的一幕一幕,在脑海重复涌现。

最终定格在漫天的翎羽,之后他似乎陷入了昏『迷』。

艰难的张开了眼睛,易秋朝四周看了看。

“白熊老祖?”

熟悉的面孔。

易秋跟着虚弱的开了口道。

“清醒了吗?”

朝着易秋点了点头,白熊老祖轻声问道。

“嗯!”

听到了白熊老祖的话。易秋跟着缓缓开口道。

之后。

陷入了沉默。

“你体内的伤?情况怎么样?”

犹豫了一阵。

白熊老祖跟着开了口问道。

然后。

又是一阵沉默。

“呼!”

“很糟糕!”

许久之后。

易秋才缓缓开了口道。

“筋脉寸断、金丹萎靡。灵气都被寒气牵制了。似乎体内的血气本源,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说话的事情。

易秋的神『色』倒是十分平静。

只是语气。

却没掩住那一丝颤抖。

**和灵气的双重冲击,此时的易秋和废人无疑。

“放心吧!”

“这事我会解决的。”

只是跟着。

白熊老祖就缓缓着道。

听到这话。

易秋的眼睛微微一亮。

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因为他需要时间缓解。

“准备怎么做?”

只是下一刻。

长发男子却忽然开了口道。

易秋的情况,他十分清楚。

易秋体内的那一股玄寒之气,他和白熊老祖都没能力解决。所以被作为牵制的体内灵气,根本不可能将它们释放出来。至于易秋**上的那些创伤。他同样也没有任何能力解决。

万年玄寒之气。

已经将易秋身体的本源破坏了。

想要修复。

极度困难。

“放心吧!”

“我已经有了办法。”

倒是长发男子的话语声刚落下,白熊老祖就很有把握的开了口。

“嗖!”

一伸手。

闪过了一道白光。

圆润白化。宛若婴孩。

“元婴?”

看清了白熊老祖手中的东西,长发男子立马惊呼了一声道。

继而

沉默了下来。

这东西。

乃是当日大战时。

他和白熊老祖联手,斩敌得到的战利品。

三星洞那位元婴强者的元婴!

至于易秋。

此时到也已经看呆了。

“把它服下去吧。”

只是跟着。

白熊老祖缓缓开口道。

“凭借这枚元婴蕴含的灵力,应该能修复你的**创伤。至于你体内的那团玄寒气,我也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话毕。

白熊老祖将手中的元婴。递到了易秋的嘴巴前面。

只是。

易秋没回神。

“别犹豫了。吃下去吧。”

见此情景。

长发男子跟着大声道。

他的声音。

将易秋拉回了现实来。

“咕噜!”

眼中的『色』彩神识复杂,但是易秋却没有犹豫。

机会。

就只有一次。

拳头大小的圆润元婴,被易秋一口吞了下去。

顺着喉咙。

澎湃的灵气疯涌而出。

只是一瞬间。

易秋他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应该就没问题了。”

见此情况。

白熊老祖缓缓舒气道。

“你还真是舍得。”

只是跟着。

长发男子轻声开了口。

“其实我挺舍不得的!不过没其他的办法!”

倒是听到了长发男子的话,白熊老祖轻声的笑了笑道。

“是吗?”

嘴角微微一勾,长发男子笑道。

“不过那团万年玄寒之气你怎么办?凭我们的力量拿它根本就没办法。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倒是怎么想的,竟舍得拿出如此珍惜的一个隗宝。”

只是跟着。

长发男子又轻声问道。

“我是拿那团万年玄寒之气没辙了,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解决的办法。”

倒是听到了长发男子的话,白熊老祖语气微微一缓道。

“什么办法?”

白熊老祖这话一出。长发男子自然一愣。

然后。

立马追问道。

“五炎老人!你听过吗?”

下一刻。

白熊老祖轻声道。

“五炎老人?”

轻声念着。

长发男子眉头皱了皱。

但跟着。

神『色』猛然的一怔。

“五炎池?”

眼睛睁的大大的。长发男子惊呼道。

“没错!”

一听到那三个字,白熊老祖点头道。

“可是?”

“可是那庞大的费用。你真舍得拿出来吗?”

一见白熊老祖点了点头,长发男子跟着怔了怔道。

“还有其他办法吗?”

很是平静的。

白熊老祖淡淡的开了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