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33章 冲突、结果!

第四百三十三章 冲突、结果!

“雪神宫?”

这个声音。

是从易秋嘴里冒出的。

雪神宫吗?

他似乎一点印象没有。?? 浩然仙路433

只不过

“雪神宫黄金长老?”

“见过傲前辈!”

白熊老者声音有些变化,神『色』也变得恭敬了许多。

以他的地位。

自然清楚雪神宫是什么地方。

整个南荒十一州。有四个顶级宗门。

排名第一的是南灵宫,独霸了第一州的南州。至于其他的三个宗门,都落户在这雪州之中。

雪神宫。

四大顶级的宗门之一,实力应该能排进前三。至于那所谓的黄金长老。其实就是元婴中期强者。必须是元婴中期的强者,才能担当黄金长老职位。

换句话来说。

眼前这人是位中期的强者。

而且甚至于。

可能是位巅峰的中期强者。

毕竟雪神宫黄金长老的第一位,平常的修士应该没实力坐上去。

“这是犬子傲云!”

见到了白熊老祖的态度,明显的傲成十分的满意。

指了指儿子。

朝着白熊老祖轻笑着说道。?? 浩然仙路433

见此情景。

白熊老祖拱了一拱手。

因为对于那名叫傲云的青年,他也不知道用什么称呼合适。

“不知道傲前辈您,找我们是有何事?”

倒是跟着。

白熊老祖轻声开口道。

傲成的突然出现,加上灰袍人的话。白熊老祖的心中,多了几份疑『惑』感。

而且。

预感很不好。

“哈哈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倒是听到了白熊老祖的话之后,傲成跟着大声的朝其笑了一笑。

“犬子傲云!”

“修为此番到了一个瓶颈,所以想借助五炎池突破。不过因为某些事的关系,可能等不了三年的时间。傲某想请道友行个方便,看能不能先让犬子进去?”

虽然字眼上是有商议的意思,只不过那样的语气却很明显。

商量?

只怕是屁话?

“这?”

倒是跟着。

白熊老祖神『色』变了变。

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就是他自然很挣扎。

傲成那是什么人??? 浩然仙路433

白熊老祖自然不可能想与他有矛盾。

只是!

看了看易秋。

似乎是记得白熊老祖之前的话,易秋的神『色』似乎看起来很平静。

只不过。

嘴角在微微抽搐。

在场的都是什么人?自然不会发现不了!

犹豫了一下。

灰袍人忽然走到易秋身旁。

“把手拿出来。”

语气淡淡的。

灰袍人朝着易秋淡淡着道。

“是!”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人都沉默了下来。

灰袍人的举动。

让所有人都有一些『摸』不着头脑。

至于易秋。

当然只有乖乖伸出手。

“哼!”

刚一伸出手。

灰袍人右手竟就握了上来。

一道磅礴的灵气。瞬间的涌入体内。

没受住痛楚。

易秋轻声的哼叫出了一声。

“嗖!”

只是跟着。

灰袍人放了易秋的手。

“小子,问你个问题。”

倒是神『色』有些古怪,灰袍人跟着开口道。

“前辈请问!”

神『色』怔了怔,易秋轻声道。

“你是不是准备借助五炎池的力量,将你体内那团万年玄寒之气化掉?”

听易秋的话之后,灰袍人立马着道。

“没错!”

虽然易秋有一些疑『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

“噢!”

听到这话。

灰袍人跟着点了点头。

“傲成!”

语气平淡了许多。灰袍人又开口道。

“莫道友请说!”

虽然神『色』有一些疑『惑』,但傲成却也点着头道。

“之前的话我想你也听到了,这家伙的情况撑不了三年。”

十分平静的。

话却让易秋神『色』猛的一变。

至于傲成。

神『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不知莫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顿了一顿,傲成又道。

只是语气。

微微显得冷淡了一些。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一下。”

听到了傲成的话之后,灰袍人十分冷淡着道。

跟着。

也没多言语。

“区区一个金丹境的修士。死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下一刻。

青年傲云却忽然嘀咕着道。

话音一出。

不少人神『色』变了一变。

冲击最大的自然是易秋,猛的就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是一旁的白熊老祖,神『色』上显得十分的犹豫。之后又是沉默的灰袍人,嘴角微微滑出了些嘲讽。最后才是那位元婴傲成,神『色』上嘲讽之『色』很明显。

“不得无礼!”

顿了顿。

傲成这才轻声道。

“这位道友你的意见呢?”

然后他又朝着一旁的白熊老祖,语气十分不善的开了口淡淡道。区区一个初期巅峰的元婴修士,说老实话傲成还没真放在眼里。

至于易秋?

他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呼!”

沉默了一阵。气氛很压抑。

跟着。

“对不起。”

语气突然低沉了一些,白熊老祖轻声开口道。

朝着易秋。

白熊老祖弯了弯身子。

“嗖!”

头也没有回的。竟腾空而去了。

“等等!”

这时候

灰袍人忽然着道。

天空中的白熊老祖身子顿了顿。但还是没有丝毫的停下的意思。

慢慢的消失。最终不见了。

“哈哈哈!”

“莫道友,你看这。”

见此情景。

傲成跟着大声笑了笑。

至于回应。

灰袍人倒是一阵沉默。

慢慢的走到了易秋身旁。轻轻拍了拍易秋的肩膀。

只是。

他却愣了愣。

因为他发现。

易秋的身体似乎在颤抖着

“东西拿着吧。”

隐蔽的递给了易秋一个东西,灰袍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身子怔了怔。

易秋朝着手中的东西看去。

“这不是我的。”

顿了顿,

易秋轻声开口道。

灰袍人递给他的,正是一个储物袋。

里面装的。

应该是之前给的报酬。

“现在它就是你的。”

倒是易秋的话语声刚落,灰袍人淡淡的开了口道。

“傲成!”

下一刻。

灰袍人转过身道。

“嗯!”

听到了灰袍人的话语声。傲成倒是冷冷的应声道。

之前的无视。

倒是让傲成涌出一阵怒气。

“里面有些什么规矩。我想你应该清楚吧?自己带着人进去吧,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语气平静的。

灰袍人朝着傲成淡淡着道。

“知道了。”

听到了灰袍人的话,傲成神『色』跟着一喜。

朝着自己的儿子示意了一番,跟着直接朝浓浓的雾气走去。

见此情景。

傲云自然是神『色』大喜。

神『色』轻浮的踏出了步子,跟着傲成背后走了进去。

只不过。

走过易秋身旁时。

“蝼蚁一般的东西,还是真是可怜阿!”

带着一丝怜悯、嘲讽,还有其他什么的情绪。

毫无顾忌!

“噼里啪啦!”

眼睛微微的又眯了起来。拳头不禁的大力握了握。

其实刚才易秋有机会的,用一拳就能够杀掉傲云。

只是。

他不是笨蛋。

“呼!”

易秋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他要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你还真忍得住阿!”

倒是下一刻。

耳边响起了一个轻声感叹。

侧着头。

却是那位灰袍人。

“谢谢前辈了!”

身子顿了顿。

易秋倒是语气很是诚恳道。

之前灰袍人的举动,易秋自然看在眼里。

“那家伙和你什么关系?”

笑着摇了摇头,灰袍人忽然道。

“那家伙?”

先是微微的怔了怔,易秋跟着应了过来。

“什么关系?”

倒是跟着。

易秋神『色』复杂了起来。

什么关系。

就是他自己也说不清。

雇主关系?

还是?

“是这样……!”

或许是想抒发一下子情况。易秋把事情全都讲了出来。

嗯!

和白熊老祖之前的一切事情。

“和一个元婴修士打的两败俱伤?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这本事?”

安静的听完了易秋的故事,灰袍人倒是轻声的感叹道。

能在金丹与元婴强者抗衡,从古至今那都是绝世之才。

就像。

他主人一样!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双丹修士吧?”

神『色』顿了顿。

灰袍人倒是跟着开口笑道。

“是的。”

沉默了一阵。

易秋他倒是老老实实着道。

“双丹修士阿!”

易秋的话语声落下之后,灰袍人倒是微微感叹道。

“别太灰心伤气了,或许有其他办法。万年玄寒之气虽然力量是很霸道,不过小灵界中也有克制它的东西。”

两人都无言了许久,灰袍人这才安慰道。

“谢谢前辈的好意。只是……。”

灰袍人的好意。易秋自然明白。

只是他

却连目标都没有。

这种没有办法的感受,让易秋心里很是复杂。原本近在眼前的希望。却被莫名人给斩断了。

戾气。

眼睛里满是戾气。

“轰!”

只是跟着。

易秋的识海震了一震。

眼中透出了一丝清明,易秋朝着灰袍人看去。

“算是给你的一个忠告吧,最好别去做什么傻事情。就凭你目前的实力来说,应该连招惹资格都没有。”

神『色』恢复了一些淡然,话倒是说的很不客气。

“呼!”

只是。

这就是事实。

“谢谢。”

沉默了好一阵子,易秋才轻声着道。

灰袍人的举动。

也算是变向的为了他自己好。

“好了。”

“你可以走了。”

只是跟着。

灰袍人下一声逐客令。

“是!”

见此情景。

易秋缓缓转身离开了。

留下?

根本没意义。

“去找一些水属『性』的天材地宝吧,或许某些东西就能帮上你的忙。”

走着走着。

耳边响起淡淡的回响。

易秋的脚步怔了怔,然后缓缓的离开了。(。)

ps:这章写的很不顺,练自己都不满意。

对不住了。

讲究过渡一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