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34章 一年半!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一年半!

“嗖!”

一下红光。

漫无目的的驰于天空。

仔细一看。

正是离开五炎山的易秋。?? 浩然仙路434

现在的易秋,成了一个人。

至于那白熊老祖,已经不知了踪迹。

或是是因为之前的那事情,他不太好意思再出现了吧。

不过。

易秋没怪他。

因为。

他没有资格。

而且白熊老祖,已经给了诚意。只是迫不得已,这当然能理解。

毕竟白熊老祖不是孤家寡人,而且他也不算亏欠易秋太多。

为了自己得罪一位元婴强者,即便是易秋自己都做不出来。

现实

终究是现实。

“呼!”

“该怎么办呢?”

神『色』复杂的易秋,吐出了一口气来。

此刻的他很『迷』茫,也真不知怎么办。

万年玄寒之气。

连白熊老祖都束手无策的东西。

易秋这个小小的金丹之境修士,自然没有多大希望能把它解决。?? 浩然仙路434

只不过。

他不能坐以待毙。

所以。

它必须行动。

“如果是水属『性』的天材地宝的话,恐怕最少也得这小灵界的顶级。只不过想要找到那种东西的话,恐怕只能在南、雪两州里面找。”

轻声呢喃着。

易秋跟着陷入了思索之中。

如同灰袍人所说。

万年玄寒之气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只不过需要用到的水系天地灵物,只怕最少也得秦皇小灵界的顶级。

那种层次的灵物。

恐怖只有南州、雪州才有可能找到。

下一刻。

自然是有了决定。

易秋的两双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坚定神『色』。

不到三年的时候。

他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解决这问题。

“嗖!”

霞光掠过,朝向远方。

……

一个月之后。

易秋找到了两枚『潮』汐果,只是却没有对他有帮助。?? 浩然仙路434

一个半月之后。

易秋拼着受伤灭杀了一位巅峰金丹,得到了一滴十分珍贵的冰海玄心『液』。

只是对它的帮助。

仅仅延长了些万年玄寒之气的爆发。

半年之后。

易秋横跨整个南荒十一州,到了临着无尽大海的蓝州。

冒着巨大的危险。易秋走进了深海。

在一只九级巅峰的罗云鲸鲨的洞中,易秋找到一颗千年孕育的蓝元真果。

只是同样的无济于事。

甚至于连拖延万年玄寒之气的爆发都做不到。

一年之后。

易秋体内的万年玄寒之气,渐渐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

倒是还好。

体内灵气爆发了威能。

配合一枚五百年的玄冰果,易秋成功的将它压了下去。

只是这一次之后。

易秋体内的寒气开始了频繁的攒动。

一年零一月。

这是第一次。

一年零一月半。

这是第二次。

频率越发的频繁。隔的也越来越短。

如果。

过去了年半。

万年玄寒之气的爆发时间。从之前的一月变成了三天。、

每隔上三天。

万年玄寒之气就会爆发次。

蓝州。

某一座坊市。

西边的一间客栈房间之内。

易秋盘坐腿,坐在木**。

浑身微微的有些抽搐,嘴角还挂着一丝冰晶。

“呼!”

忽然。

一道波纹起。

一道甚是极寒的灵气,从易秋的身体中透出。强忍着那冰冷的冲击,易秋的牙咬的直发响。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湛蓝『色』冰晶。

以易秋为中心猛的蔓延开。

然后。

将房间布满。

只是被易秋布下的阵法,拦住了还想继续的意思。

“蓬!”

“呼!呼!呼!……!”

一头倒在了**。

易秋的嘴巴像是风箱一般喘着大气。

神『色』十分的苍白。

甚至皮肤的温度都降到了一个冰点。

这是为了牵引出肆意的寒气,易秋必须要承受的痛苦代价。

到了现在。

三天他就要经历一次。

“完了吗?”

面『色』麻木的呢喃了一声。易秋渐渐有了一些力量。

“吱呀!吱呀!吱呀!……!”

挣扎着将身子坐了起来,易秋探出了自己的神识。

下一刻。

半空浮着语瓶子。

“蓬!”

“蓬!”

用灵气弄开了瓶子的塞子,跟着灵气进入了两个玉瓶。

倒是跟着。

弄出了两枚龙眼丹『药』。

一红、一篮。

红的叫做玄火丹、蓝的叫做玄晶丹。

论品阶的话。

两枚丹『药』都是三级的范畴。

这两种丹『药』配合在一起的话,能够稍微的抑制寒气的暴动。

易秋花费了所有的积蓄,和那些多余的空闲时间。

才勉强的。

能练成一枚枚的废丹。

不过对他来说的话,这种程度也就够了。

废丹在他手里。

就跟一枚枚的成品丹『药』没区别。

当然了。

得拿数量堆出来。

越是品阶高的那些丹『药』。提纯的成功率就会越低。

玄火丹、玄晶丹的话。差不多有三层成功率。

要是易秋的修为强一些的话,可能提炼的成功率会高一些。因为每次易秋修为突破之后,提炼丹『药』的成功率就会增加。

“咕噜!”

两枚丹『药』到了嘴边,一张嘴就服了下去。

两股力量从喉咙里显化,易秋倒是感觉舒服了些。

“哎!”

沉默了半响。

易秋终究无言的叹息道。

“不知道还有命活下来吗?”

倒是跟着。

易秋忽然咧着嘴笑道。

只是那种语气,却有一些心酸。

万年玄寒之气的爆发间隔越来越短,这就代表着他离死亡也不是太远了。

光是想一想。

就是人心最大的一种折磨。

之后。

许多的沉寂。

“咚!咚!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却忽然被敲响了。

“是谁?”

易秋。

开始怔了怔。

然后才神『色』变得有些紧张道。

紧张?

确实是紧张。

“是我。张翰!”

门外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只是却让易秋的神『色』变了变。

怎么说呢。

或许是更加的紧张了。

“进来吧。”

强行压下了复杂的情绪。易秋朝着门外轻声着道。

“吱呀!”

木门。

一下打开了。

一个身高不高一米的人,缓缓的从门开走了进来。

“看来你还是老样子!”

那人。

神『色』很平淡。

只是看见易秋才变得嘲讽。

看的出来。

两人的关系不怎么好。

“呵呵。”

“事情有消息了吗?”

倒是听出了张衡的嘲讽声。易秋呵呵的朝着他笑了笑。

这个人。

易秋也不敢轻视。

至少目前他没有这个实力轻视别人。

那人同样是位金丹巅峰强者,不过现在倒是在位易秋办事。

噢,不!

应该说。

他们在做着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