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47章 九子冰莲!

第四百四十七章 九子冰莲!

“轰隆!轰隆!轰隆!……!”

“通背玄灵斩!”

“巨木冲天!”

绽开的巨大的波纹。

巨大的青木灵树之影还有划过天空的斩击。?? 浩然仙路447

两名金丹后期强大修士,拿出了自己的最强状态。

因为

他们面前的。

可是穿过了『潮』汐海的强者。

“反应还真是迅速阿!”

一如以往。

眼中无尽怨毒的青童子。

此时的嘴角。

勾勒出了一丝冰冷的森寒。

不久之前。

他又再一次的出了手。

倒是没有耗费什么功夫,杀掉了两个初期的金丹。只是都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眼前这两人发现了。虽然仅仅只是两个后期金丹,但是他似乎却没纠缠的意思。

下一刻。

“灵木隐遁!”

淡淡的低『吟』。

猛的被裹在虚空灵木之中。

“轰!”

一下子绽放。

人影自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浩然仙路447

“我们快走吧!”

见此情景。

一位后期金丹忽然道。

“嗯!”

倒是跟着。

另外一人也点着头道。

他们自然清楚神秘人的心思,他们也没胆气和神秘人一战。

拖。

一个字。

他们在拖延时间。

即便是拿金丹境的强者『性』命来拖。

反正神秘人到目前为止,出手似乎都十分有分寸。

后期金丹。

从未有一人被袭击!

中期金丹。

一击不中立马远遁!

只有实力最差的初期金丹,才是那神秘人的主要目标。

当然了。

还有下面的弟子。

也不知青童子到底和玄月宫有什么仇。竟然真狠得下心做出如此绝户的举动。

毕竟对于一个门派来说,靠的不仅仅是巅峰强者。

“呼!”?? 浩然仙路447

“堂堂两个金丹后期的强大修士。竟然会是如此胆小如鼠的样子。看来过了这么多年的安逸生活,这些家伙真的已经被腐化掉了。”

一阵微风吹过。

青童子的影子再次显现了出来。

原来。

他根本没走。

只不过是施展了一个幻术。

“现在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趁着三个元婴强者都没有出面。必须得赶在他们腾出手来之前,要不然的话只怕就再没机会了。”

倒是跟着。

青童子语气尖锐着道。

之所以敢这么放肆。

那是因为他知道了三位元婴强者的情况。

趁着三个元婴强者都没腾开手之前,他已经斩杀了至少数十位金丹修士。

青童子的仇。

不是针对玄月宫的某个人。

那种怨毒。

是针对着整个玄月宫。

正是因为当年玄月宫对他的所作所为,他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闯进玄月宫来。作为一名金丹之境巅峰的顶级强者,青童子已经感觉到了他自己的尽头。

不出意外的话。

元婴之境对他来说只是个奢望。

所以。

有死的决心。

就没打算活着离开玄月宫。

……

与此同时。

玄月宫的深处雪山下。

『露』出了一位身穿着雪白『色』衣袍的黑发修士。

那人。

正是易秋。

“就在这上面?”

望着山峰之上的那一层雪白,易秋倒是语气变的十分复杂。

怎么说呢?

说不出的激动与怀疑。

激动。

倒是无可厚非。

只是怀疑。

恐怕是自己没心吧!

“敛气术!”

跟着。

一声低『吟』声。

千机敛气术的力量,掩盖住了他的气息。

跟着。

“蓬!蓬!蓬!……!”

空气之中。

响起了筋骨轰鸣的声音。

也就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易秋整个人变了个样子。

参照之前一个被他杀死的中期金丹,就连气息也和那个人显得十分接近。

金丹中期的修士。

是易秋斩杀的修为最高的一个层次。

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易秋越会显得更谨慎。

“嗖!”

身形一闪。

朝着山顶缓缓的飞去。

作为玄月宫的禁地存在,整座山布满了各式禁制。

环环相扣。

只要牵一发就动全身。

毕竟易秋对禁制十分的不擅长,所以上山的时候显得很是小心。

月牙山的山顶,一片白茫茫的。

“蓬!”

双脚踩进了柔软的白雪之中,易秋跟着朝山的中心望了去。

前面。

就是段斜坡。

远远的还能看清一池清水。

微微升腾的雾气,倒影着雪的白『色』。

“就、就是那里吗?”

下一刻。

易秋不禁轻声道。

虽然还有一点点的距离,但是易秋却已经兴奋了。

一股淡淡的冷意。

易秋已经感觉到在那莲池的中心处。

十分冰冷的感觉,但是充满了宁静。

跟着。

易秋动了。

朝莲池方向走了过去。

其实也就一会儿的功夫,站在了莲池的一处边缘。

“九子冰莲阿!”

情不自禁的。

易秋神『色』显得十分的复杂。

就连语气。

也充斥了一种怪异感。

莲池的中心。

一株巨大的蔚蓝『色』莲花。

叶瓣朝着四方展开。携着舞动的水灵气。

雾气升腾。

显得十分的充满意境。

当然。

易秋关注的。

自然不是这点小小的意境。

易秋体内的强大神识,第一时间就探了出来。

整个的。

覆盖到了冰莲上。

“好强大的水系灵气!”

稍微顿了顿。

易秋神『色』显得有些激动道。

九子冰莲。

九朵冰晶般的莲叶。湛蓝『色』的圆润莲果。

包裹着

很是惊人的灵气。

光是神识触碰到莲叶与莲果的上面,易秋的心神就忍不住微微一阵『荡』漾。

灵气的厚重与精纯。

一点一点的洗涤着他附着在其中的神识。

而且。

他能感觉到。

体内万年玄寒之气的异动。

之前那种毫无客气的肆意感。到此时的近似于忌惮的感觉。

“蓬!”

“真的有用!”

猛的握了握拳头,易秋神『色』很激动。

之前的担心。

在这一刻全部化成了**。

此时的易秋。

想要整个吞服下九子冰莲!

“嗖!”

下一刻。

易秋再忍不住了。

跟着就像一道疾驰的闪电一般。易秋整个人朝着九子冰莲冲去。

“蓬!”

一个呼吸的功夫。

易秋就站到了中心的巨大莲蓬之上。

“咔嚓!”

一伸手。

摘断了一枚莲叶。

灵气的精华都在那莲叶与果实之中。

“咕噜!”

跟着。

吞服了下去。

冰寒的灵气。

顺着喉咙冲进了易秋身体。

“咔嚓!咔嚓!咔嚓!……!”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易秋的整个身体之上延开了湛蓝的冰晶。

这一刻。

万年寒气忍不住了。

拥有一些简单意识的它。明白了自己的危险情况。

所以,

没丝毫犹豫。

彻底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噗!”

闭着眼睛。

易秋正盘坐在莲蓬上。

只是跟着。

吐出了一口冰蓝的血。

全力爆发出力量的万年玄寒之气,给了此时的易秋十分巨大的冲击。

当然。

这是必然的。

易秋他必须得承受的过程。

下一刻。

湛蓝的莲叶莲果。

似乎被一道神秘的力量给扯了下来。

这之后。

围绕在易秋周围。

“咕噜!”

蕴含了九子冰莲最精纯力量的莲果。跟着就被易秋缓缓的吞到了独自里。

“轰!轰!轰!……!”

刹那间。

恐怖的冰寒之气。

易秋背后升起的淡淡雾气虚影,凝聚成了一滴滴很淡的水滴子。

当然其中。

已经没了丝毫的力量。

九子冰莲的强大水系威能,连同易秋本身的炙热气息。

强强联手。

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至于万年玄寒之气,就像是无根浮萍般。

一点一点的。

本源开始被力量腐蚀了。

“轰!”

……

莲池水底之下。

那个光线昏暗的地底洞『穴』之中。

“轰!轰!轰!……!”

“吼!吼!吼!……!”

处在中心高台之上的紫光之炎。忽然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强大。

恍惚间。

发出了莫名嘶吼。

火焰的强大于炙热。

只是一瞬间就将整个地底洞『穴』给填满了。

然后!

慢慢的火焰。

凝成了一个个的火焰异兽。

浑身携着恐怖的紫『色』炽炎,朝着洞中五人飞快的冲去。

“阿!”

“阿!”

“哼!”

……

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

接二连三的响起了众人的惨叫与一声声闷哼。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压制紫光炎的阵法,会突然之间变得失去作用?”

嘴角流下了一丝血迹。

脾气最不好的秃头老者猛的大声朝着众人道。

“九子冰莲出事了!”

下一刻。

黄袍老者冷冷道。

抑制九子冰莲的强大阵法中心,就是莲池中心的那朵九子冰莲。

如今阵法失效。

多半是九子冰莲出了什么问题。

“什么?……!”

“哼!”

听到了黄袍修士的话,秃头老者不禁大怒道。

只是话刚一出口,就成了一声闷哼。

完全没了九子冰眼约束的紫光炎,甚至是拥有比他们更强大的力量。

“现在怎么办?”

更中心的地方。

百鹤与叶文已经陷入了昏『迷』。

之前紫光炎的爆发。

让他们两个人受到了很是巨大的冲击。

“快把他们两个人弄醒,我们全力压制紫光炎。都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不能让之前努力白费。”

一咬牙。

黄袍修士猛然道。

这个时候。

放弃就意味前功尽弃。

身为一个元婴级别的修士。他自然能有一个清晰判断。

就算是现在放弃。

他们也不可能挽回出事的九子冰莲。

虽然他们三个都被紫光炎牵制住了,但是神识却还是能够探到头顶上面。

易秋的存在。

黄袍修士自然已经清楚了。

残存的莲叶。

黄袍修士自然是也看见了。

所以。

不能放弃。

只要完成了紫光炎的炼化,他们三个就可以腾出手来。

自始至终。

他们心里都没有担心。

作为元婴级别的强者,他们都有该有的骄傲。

金丹巅峰?

不过是小麻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