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48章 突破!金丹后期!

第四百四十八章 突破!金丹后期!

莲池密洞之中。

充满了冷厉与炙热的极致气息。

两个已经昏睡过去的金丹修士,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震动。

不是外界。

而是来自于他们内心。?? 浩然仙路448

“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

“醒过来!醒过来!醒过来!……!”

……

蓝衣老者的声音。

竟在他们内心深处不断的回『荡』起来。

“嗯?”

“嗯?”

下一刻。

就有了一些反应。

百鹤和叶文。

毕竟都是金丹后期的强者。

之所以昏『迷』。

那是紫光炎的力量太剧烈。

现在有了蓝衣老者的呼唤,自然而然的顷刻行了过来。

“集中精神!”

“全力炼化紫光炎本源!”

跟着。

一声大吼。

猛的在他们耳边响起。?? 浩然仙路448

这下子。

两人立马清醒了。

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神『色』,似乎在惧怕着刚才的冲击。

“蓝海玄冰诀!”

下一刻。

百鹤忽然大声道。

浑身上下。

爆发出了很强的气息。

和不远处的叶文不同,百鹤心智更坚定一些。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集中精神?“

倒是跟着。

秃头老者猛的大怒道。

和百鹤的反应相比。

叶文脸上的恐惧就显得十分有对比之意。

“阿!”

“是!”

跟着。

叶文回神道。

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恐惧。

“动手!”

倒是跟着。

秃头老者才大声着道。?? 浩然仙路448

“轰!”

“轰!”

“轰!”

三道恐怖的气息。

猛的从三个元婴强者的体内冲出。

盘踞在地底洞『穴』的炙热力量,跟着就被『逼』到了一个死角落。

不过!

“吼!吼!吼!……!”

紫光炎。

明显没有想屈服。

逸散出来的强大灵气,幻化成了各种的火兽。

战斗。

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

玄月宫的宗派大门。

手中握着一柄很是蜿蜒的构型短剑。青童子神『色』狰狞的显出了他的身形。

“什么人?”

当然。

宗派的大门。

自然也有玄月宫弟子把守。

自然不是那些低阶的炮灰,而是数十名筑基境的修士。

只是。

在敌人面前。

他们却显得没有一点作用。

“木龙剑法十八式!”

“吼!”

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狞笑。青童子直接斩出了一剑。

苍茫蜿蜒。

含着强大的荆棘玄奥。

显得甚是锋锐的强大剑气,直接在人群之中炸开了花。

惨叫声都没有!

“蓬!”“蓬!”“蓬!”

……

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变成一截截的血肉残躯。

一击。

竟恐怖如斯?

毕竟只是筑基之境的弟子,在青童子面前完全是蝼蚁。

这一点。

玄月宫自然清楚。

只是他们没敢想。

这个神秘人竟然真有这么大的胆子。

毕竟金丹修士就算再怎么强大,也终究不是元婴境强者的对手。

虽然这一时之间老祖是还腾不开手,但这并不代表神秘人就能一直嚣张。

随时都有可能。

老祖们显出身形来把他给灭掉。

难道。

他真不怕死?

“好好的尝尝种味道吧,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只是。

神秘的声音。

忽然回『荡』在玄月宫的上空。

刹那间。

所有人神『色』巨变。

惊慌、恐惧、愤怒、期望……。

无数的情绪。

浮现在玄月宫门人的脸上。

然而。

“百木魔魂大阵!”

“起!”

森然的声音。

再次回『荡』在玄月宫的上空。

“蓬!”“蓬!”“蓬!”

……

整整一百零八颗漆黑『色』的巨木,落在了玄月宫的宗门各处土地。

“呜!”“呜!”“呜!”

……

云起四方。

狰狞到极致的魔魂。

从一百零八颗狰狞的漆黑巨木之中涌出。

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天空。

整个玄月宫。

陷入了一片死亡的窒息中。

“轰!”

“贼道!”

“欺人太甚了!”

自然。

有血腥的人。

这下终于还是忍受不住了。

“嗖!”

“嗖!”

“嗖!”

……

至少七八道强大的气息,从玄月宫深处冲了出来。

强弱不一。

但是有人站了出来。

大战。

一触即发。

……

数十里之外。

雪山顶的池中莲蓬之上。

易秋的神『色』。

却忽然有了一些凝重变化。

虽然还在与寒气做着殊死搏斗,但是外界的情况他却能感受到。明显带着一丝血腥的恐怖魔气,已经将整个玄月宫给覆盖住了。只是在那些很恐怖的魔气之中。易秋倒是感觉到了一丝的熟悉。

青童子?

易秋自然想到了!

只是。

现在的易秋。

明显没有功夫想更多事情。

“咕噜!”

“轰!轰!轰!……!”

随着最后一片莲叶下肚子,易秋体内的气息到了极致。

三股力量!

万年玄寒之气、九子冰莲灵力、易秋本身灵力!

直接将易秋他的**,当成了一个血的战场。

一方毁灭、一方重生!

一点点本源被泯灭的万年玄寒之气,就像是那无根浮萍一般没后续之力。

一点一点的。

终于被压制到了丹田死角。

只不过。

这才是最危险的。

拥有微弱意识的万年玄寒之气,自然也有那种困兽血斗的意念。

“轰!轰!轰!……!”

最后一刻。

力量没了任何的保留。

就像修士自爆一般的释放,顺着筋脉彻底的漫溢开了。

“哼!”

下一刻。

脸『色』猛然的一白。

跟着吐出了一口散着森然寒气的血。

易秋的肉身。

此时已经变得无比的残破。

完全绽放开的万年玄寒之气,将易秋的身体弄得全都是伤。

严重的程度。

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只是。

易秋的神『色』。

却充满了劫后余生的轻松。

没有激动、没有狂喜。只有浅浅的轻松之意。

悬在脖子上的刀。

终于在此刻被易秋亲自给取了下来。

那种感觉。

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只是。

“轰!”

忽然之间。

体内的灵气一阵躁动。

就是被束缚了大半辈子般,变成了一批批脱缰的野马。

疯狂的。

穿过破损的筋脉。

伤势

一点一点。

开始有了恢复迹象。

至于那九子冰莲的强大灵气,还没有被万年寒气消耗干净。

猛然之间。

灵气朝着四方散去。

“轰!轰!轰!……!”

身体内。

很是动『荡』的气息。

猛然朝着最高极点发起了大力冲击。

“咔嚓!”

隐约之间。

似乎是破碎的声音。

阻挡。

没有丝毫。

就像水到渠成一般。

金丹后期!

这是金丹之境后期!

“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