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49章 再战元婴!

第四百四十九章 再战元婴!

玄月宫山门。

那个巨大的雕刻石像之前。

一个瘦弱的背影。

却隐隐约约的散出了很恢宏的气息。

那人。?? 浩然仙路449

却是青童子。

以一人之力。

他似乎真的准备血洗玄月宫。

“哈哈哈!”

“缩头乌龟们,舍得出来了?”

神『色』怨毒的大声狂笑着,朝着不远的玄月宫门人。

那些人。

有筑基境的弟子、有金丹境的长老。

虽然人数加起来足足有数百人,但在青童子的面子却那样无力。

强行抑着心中的恐惧。只是身体却不禁颤抖。

被魔魂包裹的青童子。

在他们的眼中就和一个恐怖幽魔没什么区别。

只是。

不能退后。

他们没有路可以退了。

“贼道!”

“有本事你把我们全部杀了吧?最好是赶在老祖们出关之前!”

人群之中。

一名金丹忽然高喊道。?? 浩然仙路449

语气之中。

有种视死如归的惨烈。

“怎么?”

“以为我不敢?”

只是跟着。

青童子怨毒的嘶鸣道。

到了此时。

他真没想过活着离开。

“不过这么长的时间,也差不多足够了吧?”

倒是下一刻。

青童子语气忽然变得尖锐。

一道漆黑如墨的强大灵气,朝四方猛的散成了很多份。一百零八道细长的黑灵线,朝着玄月宫四方急速奔去。

至于它们的目标。

就是那一百零八颗漆黑如墨的巨木。

“嗡!”

下一刻。

刺耳的嗡鸣之声。

恐怖的魔气蔓延到了整个玄月宫。

“糟糕了!”

“他是在拖延时间!”

跟着。

有人明白了。?? 浩然仙路449

“不行!”

“不能在等了!”

“必须得赶快出手才行。拖得越久我们越不利!”

下一刻。

又有人高声大喊。

“就别磨蹭了!赶快动手吧!”

“轰!”

“地脉毒炎!炎龙冲天!”

……

“聚灵之法!金刚神拳!”

“小金灵神功!金灵斩空剑!”

“宝贝们,给我上!”

……

五光十『色』的强大神通、气势惊人的恐怖法宝、狰狞咆哮的巨大兽宠、

还有符箓、阵法、禁制。那各种各样的攻击手段。

密密麻麻的。

朝着青童子疯狂的涌了去。

“阿!”

只是一瞬间。

青童子就发出了一声咆哮。

无数气机将他牢牢的锁定,那种感觉会显得无比压抑。

而且。

压力很巨大。

漫天飞舞的强大恐怖攻击。

近在眼前!

令人窒息的恐怖感觉。

只是。

青童子不怕。

他的心里已经近似于扭曲。

“噗!”

“来吧!来吧!你们都来吧!”

“百木魔魂大阵!炼魂拘灵地狱!”

仰着头。

喷出了一口鲜血。

散出了体内无尽磅礴的恐怖魔气。

“呜!呜!呜!……!”

……

密密麻麻的。

漆黑的恐怖魔魂的影子。

玄月宫的上空。

笼罩着一层让人窒息的感觉。

与此同时。

数十里外的禁地莲池。

紧闭着双眼。

易秋安静的坐在莲蓬之上。

围绕在他的身体之外的。是层层赤『色』的莫名雾影。

有的像棱角怪异的石头、有的像恐怖狰狞的妖兽、还有的像是那奇兵异宝!……

那种气息。

从未有过的强大慑人。

这一切。

都源于金丹后期!

此刻的易秋。

已经踏入了金丹之境后期。

丹田之内重获新生的金丹,其内无比强盛的炙热灵气。

还有那

强横的肉身血气。

当然。

强大的灵识。

此刻的易秋。

状态到了个最顶点的地方。

不过因为之前寒气的冲击,却没有达到最完美的状态。

不过!

已经很强了!

易秋已经变得很强很强了!

“轰!”

猛然之间。

散于天际的恐怖气息。

炙热。

无尽的赤『色』。

“吼!”

跟着。

惊天的狂吼!

“轰隆!轰隆!轰隆!……!”

只是下一刻。

脚下忽然一阵莫名的摇动。

然后。

越发的强烈。

易秋他能感觉得到。

来自地底深处的四道无比强盛的气息。

“嗖!”

跟着。

一飞冲天。

易秋飞到了天空中。

“轰隆!轰隆!轰隆!……!”

整个雪峰!地动山摇!

顷刻间。

竟有了崩塌迹象。

“嗖!”

“嗖!”

……

只是跟着。

一道紫『色』的渗人火光。

猛的冲地底深处冲出,朝着远方疯狂的遁去。

跟着

“轰!轰!轰!”

“嗖!”

“嗖!”

“嗖!”

三道。

绝强的气息。

跟着从地底深处疯涌而出。

“该死的!”

“竟然让它跑掉了!”

最先冲出来的。

是个神『色』狰狞的秃头元婴强者。

之后。

又是两个元婴。

“嗖!”

“嗖!”

最后。

两个金丹强者。

“玄月宫的元婴强者?他们竟然躲在这里?”

立在半空中。

易秋不禁神『色』微微凝重。

三个元婴强者。

让他感受到了无比的庞大压力。

至于两个金丹。

易秋倒是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这个小子交给我,你们马上回宗门。”

只是跟着。

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却是那位黄袍的元婴,盯着易秋淡淡开口道。

“好!”

“叶老怪。快走吧!”

下一刻。

蓝衣老者大声道。

此时的他。

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

笼罩在玄月宫山门的那股强大的魔魂之力。

事态紧急。

容不得他们再多耽搁。

“知道了!”

狰狞的笑了笑。

秃头元婴朝着易秋森然开口道

“你们两个也跟我们走!”

一转身。

秃头老者又言道。

他说的。

自然是百鹤叶文!

“嗖!”

“嗖!”

……

一会儿的功夫。

两个元婴和两个金丹就离开了。

剩下的

就只有两人而已。

易秋!

嗯。

黄袍元婴!

“金丹后期的小子吗?还真是胆大包天阿!”

倒是跟着。

黄袍元婴森然笑了笑。

留下他一个元婴级的强者,那已经是万分谨慎的事情。

心中的火气。

也该时候的发泄一下子了。

“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吗?”

只是跟着

易秋却诡异的笑了笑。

那种语气。

似乎蠢蠢欲动的感觉。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易秋的呢喃。

却让黄袍元婴神『色』一怔道。

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

区区的金丹修士。

竟然敢在他的面前『露』出这种情绪来?

“前辈留下来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杀我吧。”

下一刻。

易秋忽然开了口。

神『色』显得尤为的怪异。充满的兴奋的欲试感。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快开始吧。”

“轰!”

跟着。

猛的爆发道。

恐怖的炙热。

久违的那燃烧殆尽的感觉。

虚化的灵气。

围绕在易秋身体雾掩升腾。

“震雷金身!”

跟着。

神通发动。

猛的变巨大的身子。

蓬勃的血气、银白『色』的光、当然还是那狰狞的大拳头。

云空之中。

对准了那位元婴强者。

“轰隆!轰隆!轰隆!……!”

比之以往。

显得更加强大狰狞。

“什么?”

这一边。

却是猛的惊呼声。

易秋爆发出来的恐怖实力,彻底让这位元婴变了颜『色』。

他感觉得到。

巨大拳头蕴含的恐怖力量。

但他忌惮的。

是那之中蕴含的恐怖炙热。

突破到了金丹之境后期的易秋,拥有足以震慑元婴的恐怖实力。

“山龟剑!”

跟着。

一声咆哮。

黄袍元婴忍不住了。

即便只是那个小子怀着试探『性』的一拳,黄袍元婴也不敢让这一拳落到身子上。

灵气的差距。

才是元婴之境强者的依仗。

“嗖!”

是一道褐『色』的光,斑斓的弯斜短剑。

那种气息。

是一柄中品的法宝。

“区区一个金丹之境的蝼蚁,我看你能掀出什么风浪来!”

“山龟之灵!剑幻影深!”

“嗡!”

受不住心里的那种压抑感,黄袍元婴终究还是爆发了。

短剑。

散出一道光。

汇成了一道巨大的山龟灵。

迟钝的仰起头。刺耳的嗡鸣声。

“轰隆!轰隆!轰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是撞在一起的盛景。

易秋的拳头。异兽的嘶鸣。

拉扯、撕裂、……

狂暴的力量。

瞬间扰『乱』了这天地的灵气。

“吼!”

只是下一刻。

某个巨人激动的狂吼之声。

声音。

传到了很远。

倒是此时的易秋和黄袍元婴之间。隔着一团逸散着恐怖波浪的黑云。

黑云的另一边,那个黄袍元婴。

“这到底是从哪冒出的怪物?”

眼中闪过极度的惊悚,黄袍元婴呆滞呢喃道。

金丹。

金丹境后期。

仅仅只是个金丹后期修士。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即便是他。

也不敢说强过的意思。

这家伙。

究竟是什么妖物。

“怎么?”

“你是在害怕?”

只是跟着。

震耳欲聋的惊雷人声。

望着那一位黄袍元婴,易秋语气很是嘲讽道。

之前的碰撞。

结果竟然会是不分上下。

就是易秋。

也没预料到这个结果。

因为那第二层的震雷金身威能,最多最多也就和巅峰金丹持平。

但是。

或许是因为。

体内强大无比的灵气增幅。

易秋施展震雷金身之后的肉身力量。竟然差不多可以和初期的元婴持平。

而且

此时的易秋。

还没拿出最强的法术神通。

这时的易秋。才真正明白。

突破到金丹后期之后,他拥有着怎么的实力。

元婴强者?

不是那样高不可攀了!

“害怕吗?”

“你觉得有可能吗?”

到是这时候。

黄袍元婴忽然语气森然道。

这时候的他。

将易秋放到了平等的位子。

当然。

就只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