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28章 进入

第一百二十八章进入

阵法还是和原来一样,洛丝丝进去以后,就感觉不到外面了,她有一种感觉,这个阵法很有可能根本就是个幻阵,也许她看到的那片灵药园也不过是幻阵的一部分。这一切当然只是一个推断,是洛丝丝这几天研究出来的一个推断,至于究竟是不是真的,这个还是有待探究的。

洛丝丝现在就进入了这个幻阵里面,第一次第二次都没有能够成功,反而是在十几分钟之后就绕出来了,当然,洛丝丝也没有笨到继续不停的往里面冲,而是开始和周围的人聊了起来。

能够呆在边上坚持研究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对于阵法一道有着很大执着的人,而在这里研究一旦有了突破就可以直接进去看一看,而这里面自然也有青云门弟子,洛丝丝四面看了半天才走过去,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人在沉迷于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很专注的,所以这个青云门弟子一开始还真的没有看到她,洛丝丝也知道别人研究阵法的时候是不能打扰的,否则影响了思路那简直就是大敌人来。

所以洛丝丝很安静的等着,坐在一边的洛丝丝就忽然看到了这个青云门的是细心哦你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异样,直接朝阵法里面走去,洛丝丝连忙也跟了上去,其实洛丝丝对于阵法一道的研究真的还不是很高,一直以来阵法都不是她的研究方向,若是说起炼丹来,她还经常在赤地里面演练一番,练出来的大部分丹药都是被当做糖豆来吃了的,但是阵法一道,她却没有那么深的研究,所以才会想要找个人来说出自己的想法。

而既然要找个人来说,自然是要找青云门的,其实原本她也有想过找个皇甫家的,只不过这里没有看到而已,所以洛丝丝就跟着又再次进去了。

大概是看到洛丝丝也是一身青云门的服饰,所以前面那个师兄倒是任由她跟在后面。其实在这个地方呆着那么多天的几个人大都有了那么一点半点的收获,虽然说没有把握能够破开阵法,但是这样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复杂阵法,演算下来也是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的,更何况这阵法根本不伤人,只要想到了大概就可以实地研究一番,所以说洛丝丝跟着进来的时候他才完全没有意见,反正也是不可能解决阵法,让个小师妹跟着也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是在门内备受宠爱的小师妹。

洛丝丝一直跟着其实就是打算等前面的师兄开口的,一般人大概都是不喜欢有人跟在后面的吧,但是没有想到,人家师兄还就是默许了,自己按照自己算的步骤慢慢的走着,顺带还放慢了速度,好让洛丝丝能够跟上来,洛丝丝也无奈啊。

只得自己先开口:“这位师兄

??”

那边只是飞过来一个眼神,表示请保持安静,洛丝丝也只能静静的跟着,不过研究过阵法的确实是比自己厉害的多了,这往前走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很明显人家是专业水准的,最起码估计是能看出这个阵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说还是没能破解吧,但是对于她这个半吊子来说也算是高手了。

跟着走了半天,两人走到了一块空着的空地上,这个空地上面已经坐着了三个人,洛丝丝进来的时候,那三个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反倒是她一直跟着的那人,笑着转头看向洛丝丝:“其实你是应该喊我师叔的。”

“?”洛丝丝疑惑了,师叔?她好像都见过啊

前面那人笑了起来,“其实你还有很多师叔是没有见过的,比如说净地里面的那些。”这可以说是文字游戏了,他可没说自己就是净地里面那些师叔啊。当然不管是不是,他都是洛丝丝的师叔“你可以叫我白师叔”

“也对”洛丝丝点点头。

很是遵从的喊了一句师叔。虽然说不认识到底是哪个师叔,但是那一身服饰洛丝丝还是能够认识的。

既然是师叔,那还更好一些,原本如果只是师兄的话,洛丝丝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如今既然是师叔,是长辈,洛丝丝反倒是觉得放松多了。也没有注意这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给师叔见过礼以后,开始说起自己的想法来。

洛丝丝说完,白师叔皱起了眉头:“你确定是佛宗?”

洛丝丝点点头,“其实我们进来的那个地方就应该是属于佛宗的,不过那个阵法比较巧妙,我也只是曾经在一本书里面看到过。而进到里面以后居然没有发现过任何佛宗的痕迹,而这个地方居然没有办法突破,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佛宗的地方。”

白师叔点点头,既然是佛宗,那么便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个时候,那边坐着的一个老头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走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春天的比武也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可以说这一次基本上是势均力敌的一次比武,那个人坚持到了最后,那个就是赢家。

春天站在演武台上卖弄,看着眼前的顾玉清,有时候她其实觉得这个女孩子是不是真的被娇宠过度了,怎么就缠上了了自己非要比武呢。

虽然在思考着,不过鞭子还是一点都不不含糊,一套鞭法使起来也是围得密不透风。演武台上面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鞭影,春天知道自己的境界说起来还是要差上那么一些的,所以一上来便是先声夺人。

顾玉清自然也不是好欺负的,虽然把修为压制了,但是境界还在哪里,即使是平常的比斗大家总是会稍微的让着她一些,但是相对来说她的比斗经验就要多的很多了,不会像春天一样,只是和另外三个?一起练习,由于对彼此都太过于了解,所以反倒是经验不足了。

所以说这一次的比斗,可以说也是给春天得了一个大大的练习?的机会,虽然说一开始因为经验不足略微处在下风,只不过后来慢慢的熟练了以后开始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