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83章 嚣张

第一百八十三章嚣张

原本还是占着上风的时候顾玉清其实还是不着急的,甚至有点悠哉的打着戏耍的主意,只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她错了,刚才还是落在下风的那个人,已经渐渐的和她持平了,更甚者,似乎还有点慢慢的开始倾向于上风了,发现了这个事实的顾玉清开始觉得焦虑了,可是越是着急就越是容易出乱,原本密不透风可守可攻的剑招也因为这个发现而开始有些乱了。

见到顾玉清开始自乱阵脚,春天则是更加的认真了,见到那剑法突然出现了空挡,春天顺手扬起鞭子,一勾一卷,短剑瞬间离手。

趁着顾玉清短剑离手的瞬间,春天欺上身去,瞬间扣住了顾玉清的脖子,之后在放开。

才转向了那边坐着的三个人:“应该算是我赢了吧。”在她看来,比斗并不是什么生死大敌,只要有了输赢就好,完全没有必要下狠手。

顺手把手上的剑收到储物袋里面,春天走向一边打算把防护罩打开离开这里,却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猛的往左边一躲,耳边又什么东西插着耳朵就飞了过去,转过头才听见背后传来的轰的一声。顾玉清还保持着扔出东西的姿势,春天冷冷的看着她,这么不识相的女的还真的没有见到过。

那顾玉清却完全不觉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对:“什么叫做你赢了,哼。明明我才会是胜利的那个。”

春天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说什么道理是完全没有什么用处的,顺手抽出鞭子来便朝那边挥过去,虽然说她并没有下死手,但是刚才还是留了一手的,果然防备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刚才掠过的时候,春天就已经按了顾玉清的几个穴道,其实她也不知道穴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只不过小姐这样教她,她就这样做了,虽然没有试验过,但是就是无条件的相信,这几个穴道用灵力击打以后,只要这人再动用灵力,则会照成短暂的行动迟缓。

这也是洛丝丝研究了很久的,虽然说并不能造成长时间的效果,但是比斗中不过是分秒之争,自然效果还是不错的。

所以春天挥出鞭子的时候顾玉清的动作却是很迟缓的,即使是这样,春天也并没有下死手,她的目的不过是让顾玉清完全失去动手的能力。

却没有料到这个时候异变突起,原本站在地下的人中间瞬间有人直接打破了防护罩,招式不收,向春天攻来。

春天这个时候又急又怒,要想收招却是一时间来不及了,而且即使自己收了手,那边也未必放过自己,索性心一横,鞭子向上两寸,直接想顾玉清脸上招呼过去,即使是修行之人,被这样的鞭子抽打到了脸上,恐怕也很难消去脸上的伤痕的,春天这一手其实不过是为了逼得那人不得不先保护顾玉清,在她想来,那人既然现在向他出手,必定和顾玉清有这一分干系,更何况顾玉清也不是个好的,从刚才的那次偷袭就能看出来。

而原本看见春天受到攻击一脸得意的顾玉清,看见鞭子朝着自己的脸上打来,不由得惊声尖叫起来。

这个时候,空中忽然出现一个大大的手掌,那原本像春天攻来的招式就这样被这个大掌给直接抓住碾碎了。

随即春天耳边就想起了一声轻笑,抬头就看见玉灵子笑嘻嘻的站在台下,看着刚才出招的那人。这不过是瞬间的事情,春天见了这个情况,趁着鞭子招式未老,忽然收力,那鞭子只不过在顾玉清的脸边稍稍挨了一下,便退了回去。

顾玉清感觉到鞭子碰到了自己的脸,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随后感觉到似乎鞭子并没有什么力气,才停下了喊叫的声音,她现在 能感觉到自己行动迟缓,但是却不妨碍她开口说话。

眼神更是恶狠狠的看着春天,嘴里不停的说着:“应该是我赢的,应该是我赢的。“

春天却没有时间理会她,而是看向那边对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师祖玉灵子,仍旧是一脸笑意吟吟,很是无所谓的看着那边,甚至还有时间向春天点点头,而另一边是刚刚攻击她的锦袍男子,脸上的神色不可谓不凝重。春天知道,这应该是灵力在比拼了,不过只要是人恐怕都能看到是谁占了上风。

春天见到边上青云门的人已经站下了不少,干脆的收了鞭子,轻蔑的看了一眼顾玉清,随即跳下了演武台,向那边走去,她刚才记得在边上看的似乎都是和她修为差不多的 的青云门弟子,一直没有想到玉灵子居然也在,所以刚才才完全没有觉得有人能够拦的下来。

现在却是不用当心了,很是安静的站到一边,等着解释。

玉灵子和那锦袍男子不过是一触即收,随即便笑了:“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顾家的人啊,可真是想不到,这里也有这么一个不讲理的顾家,可真是浪费了这个顾性啊。“

那锦袍男子一脸怒色:“不过是一次比试,居然就下狠手,想要毁了我顾家小姐的容颜,你们是不是太嚣张了点,要知道这里可是尚武大陆。”

玉灵子笑的更开怀了:“哦,慢说没有毁了,就是真的毁了,你能奈我何。”说起来青云门其实就没有一个胆小怕事的,各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即使是修为高了,,也不过是把这样的性格影藏起来而已,本身还是受不得欺侮的。

不说春天这一次的比试是用的青云门的名头,也不说这演武场上面很明显的事实,就只冲着这个春天是自家徒孙最得力的大丫头的份上,玉灵子就不会弱了自己的名头,更何况这很明显是自己这边有理的事情。

玉灵子冷眼看着那锦袍男子,凝音成线在他的耳朵边上说了几个字,随即便带着一众小辈嚣张的离去,只大声的留下几句话:“若是明天我看不到诚意的话,想来顾家很愿意换个人做家主。”

那锦袍男子在听到那几个字以后脸色一暗,等听到玉灵子后面这句话的时候,则是更加的青白无色。顾不上说什么,串上演武台,顺手拉起顾玉清,直接离开了。

台下众人这才喧哗了起来,什么叫做嚣张,这个才是嚣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