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八十章

第一百八十章

确定了劫了人去的肯定是和着城里面有着一些关系的,洛丝丝也就不淡定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出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叶 子·悠~悠 .YZuU.)

顺着这一点线索查看下去,结果却是让洛丝丝觉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原本她虽然也从来不曾小看过那些小人物,但是也从来没有觉得小人物其实也是很可怕的,这事情的主使者居然就是那个叫做威廉的人,从开始的计划,一直到后来的把肖晓越偷出去,他可以说是功不可没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个叫做威廉的,整个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作为一个纨绔子弟来说,很多地方都是需要花钱的,可是威廉只不过是一个管家的儿子啊,虽然说有点钱,而且大家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面也不是很和他计较,但是,那点钱怎么够他花销的。

自然,钱不够花的威廉回去寻找一个来钱的方法,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子弟,那些合法的来钱慢的法子,威廉自然是不会考虑的,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让他发现了皇甫家别院里面那个小厮和丫头的私情,随后威廉便伪装了一番,用这个把柄威胁那个小厮帮他办事。(叶 子·悠~悠 .YZuU.)

一开始只是一些小事情,皇甫家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也没有详细的查下去,毕竟有时候有竞争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这个暗线也就一直这样埋了下来,那小厮其实是有机会带着那个丫头离开的,但是却舍不下皇甫家的好待遇,所以一直都不肯离去,而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问题,也让他放松了警惕。胆子也就越养越肥了。

当然,就算是这一次不暴露出来,这个小厮离被抓也并不是太久了,温掌柜的早就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虽然一次两次的小事,但是累计起来也不少,足够让他起了疑心了。

然后威廉便碰到了福家的兄弟两,而在和福家兄弟两两天的时候,这三个纨绔子弟迅速的结成了同盟,都是有着共同爱好的人,聊天话题也就百无禁忌了起来,不多时,威廉就知道了福家兄弟来这里的目的。

而这个时候,威廉也只是想要做这件事情而已,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做到,所以才找了个机会去那客栈里面,想看看目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

结果后来自己就被整治了,威廉当然知道是有人对着自己下了手的,作为一个纨绔,这手段也是他经常做的,原本在家里被禁足了这么长时间的威廉已经不再觉得这件事情能做的时候,偏偏又发现这群人居然进了别院,被那报酬晃花了眼的威廉,决定冒一次险,当然他自己不觉得有多么的冒险,在他看来,这个别院里面的东西他拿来根本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嘛。

这样威廉就制定了这么一个计划,偏偏这一天肖晓越不同意跟着洛丝丝一起去看圣女的就任仪式,也就给了他们一个上好的机会,威廉把人迷晕了偷出来以后,用最快的速度送了出去。

就任仪式还没有结束,人就已经在离开的路上了。而洛丝丝他们回来的时候,还相信了那个丫头所说的肖晓越是出去逛逛了,所以也就延误了追人的最佳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等到他们发现肖晓越失踪了的时候,才会找不到什么线索。

而等到他们找到线索的时候,已经追不上了,洛丝丝只叫了丁二把那威廉抓来,可惜的是威廉一直到被抓住了,都还觉得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皇甫家也是不会对他做什么的,可见一个人若是认不清自己的位置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威廉还在叫嚣着他的父亲一定回来救他出去的,这让洛丝丝很是好奇,难道说他的父亲还有什么隐形势力不成,似乎是完全不在乎皇甫家啊。

皇甫澈笑了笑:“不过是因为皇甫家并没有把势力在冰雪之城显露出来而已,毕竟还是要给那个所谓的圣女一些面子的。”

威廉的父亲自然是知道皇甫家的能力的,在听到了威廉得罪的是皇甫家以后,第一时间就上门赔罪了,在听完了威廉所作的事情以后,似乎一瞬间老了十岁,他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即使是别人都会给他这张老脸三分面子,但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好过关的。威廉也许就这样没有了。

威廉也知道了这个结果,他的父亲在拜访过皇甫家以后,立刻辞去了管家的职位,带着家人离开了,而威廉这个孩子,就当是没有出生过。

洛丝丝含着笑意看着威廉,现在这个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已经没有出去的希望了,每天只歇斯里地的喊叫着。

洛丝丝只看着他:“若是晓越出了什么事情,我要你千刀万剐。”

时间已经过去五六天了,可是肖晓越的消息却一直都没有,洛丝丝虽然能够感觉到肖晓越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但是到底有没有受到什么折磨这样的事情就不是她现在能够得到信息的了。

所以对于自己放松了警惕有多后悔,洛丝丝就有多厌恶这个叫做威廉的家伙。

那福家兄弟两个,也再洛丝丝找到之前离开了,虽然知道他们离开的路,但是这一路过去,修行之人的教程来说,根本就无法知道到底是从哪里走了。

威廉在喊叫了两天之后终于开始感觉到害怕了,他已经知道他的父亲离开了,虽然一开始他对于皇甫家是有点畏惧的,但是这点畏惧的心里在他多次黑了皇甫家以后早就消失无踪了,没有任何时候他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到,皇甫家的势力不是自己可以轻易触碰的。而开始感觉到害怕的威廉终于安静了下来。不再叫喊,其实就算他叫喊,也没有什么人会理睬它的。

威廉嘶哑这嗓子对着外面看守着他的人喊道:“我知道他们会在哪里,告诉你们的主子,我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