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隐士世家并不代表就和外界完全的没有了联系,而是他们一般不和外界有太多的联系,但是对于几个在大路上数一数二的门派世家,尤其是这些地方的高层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每年都还是要互相通通消息的。后面的过程也就没有让洛丝丝操什么心,既然情报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就只需要等着把人救回来就是了。

虽然说等的心里很是着急,不过洛丝丝却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她知道其他人很可能也同样在着急着,若是她表现出来了,那么大家都会更加的着急的,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说出来了唯一的用处就是让大家更加的着急罢了。

就在这样着急的心情里面度过第七天的时候,肖晓越终于被带了回来,第一批去找的人并没有找对地方,反倒是邛子夜的人,很快就把肖晓越带了回来。

肖晓越回来的时候一身的打扮狼狈的厉害,如果不是身上的气息和声音能听出来,洛丝丝简直都要不敢相信这个就是肖晓越了。

肖晓越回去换了衣服回来开始给洛丝丝将这一路的经历,至于把肖晓越带走的人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洛丝丝没有追究下去,有皇甫澈在,自然是不可能吃亏的。

那天肖晓越被梦晕了以后的,等到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上面了,那些人倒也没有给她什么苦头吃,一路上也都是正正常常的,只是她现在没有了修为,一路上的颠簸很是疲惫,再加上那些人似乎是为了让她不逃走,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吃了一种让人浑身无力的药丸子。

她既没有办法说话,也没有力气起身,一直到救她的人来。

她被带出来以后,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走,一行人化妆成逃难的难民,幸好这一路上有众多的乞丐援助,才平安的逃了回来,而那些追踪而来的人也终于在追他们的第三天不再追着了。

“应该是我们的人在第三天的时候也到了,不过真的没有想到,我们派了那么多人出去结果却是邛子夜的手下先发现的你,而且只有一个人居然就把你给带回来了。”洛丝丝感叹道。

“不过其他人现在也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不过我们可能就要先出发了,肯定是来不及等到他们回来,说实话,我还是蛮好奇的,到底是哪一方面的人到现在都惦记不放。”

肖晓越笑笑:“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个邛子夜是谁?是他的人救了我出来,我可得去谢谢他。”

“不用了啦。”洛丝丝摆摆手,“知道你被救回来了,那人就已经离开了,不过他老是说是来还什么人情的,让我要代那个人受了这份人情,说实在话,真的让人奇怪,但是他居然果真在你回来以后就干脆的离开了。想来是真的来还人情的。”洛丝丝暗自念叨着,继续和肖晓越说道:“你被抓走是那个威廉和福家兄弟做的,不过那个威廉我已经让他离开了。福家兄弟倒是还在,你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问问。”洛丝丝把威廉和福家兄弟说的经过整理了一下,告诉了肖晓越。

肖晓越摇摇头:“不用了,没有什么可问的,说起来也不过是为了炼丹术而已。””那你准备一下吧,我们明天早上出发好了,早点让你恢复修为,也好早点安心啊。“洛丝丝听得肖晓越没有什么想要问的了,很干脆的让她去准备了。

等肖晓越离开了,洛丝丝一转身进到了赤地里面,赤地里面灵泉中的灵力越来越充足了,洛洛见到洛丝丝进来,兴高采烈的飘了过来:“姐姐你来了呀。”

“恩。”洛丝丝高兴的捏了一把洛洛的脸,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说灵魂越来越凝练结实了,但是洛洛的灵魂似乎是永远的停留在了这个年纪,一直都不见长大,洛丝丝猜测很可能是因为灵魂并不完整的缘故。

“小灵呢?”洛丝丝好奇的问洛洛,平时她一进来,小灵可就早早的已经等在那里了,今天怎么不见踪影了。

“好像被那个老和尚叫走了。”洛洛嘟着嘴说道,她其实很讨厌那个老和尚来着,总是一脸稀奇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就是那饿了很多天的人眼睛里面的肉骨头一样。

“姐姐,我想去那个华丽的房子里面玩,可以么?小灵说让我来问你。”

“当然没有问题。”洛丝丝笑着把洛洛带到了宫殿里面,皇甫澈这几天正在处理肖晓越的事情,看来是暂时没有时间进来修炼了的,所以这个地方现在时空着的,洛洛既然想要进去玩,洛丝丝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把洛洛放到宫殿里面,让她自己玩,洛丝丝念头一转,转到了了然和尚所在的地方,她很好奇小灵和了然和尚会有什么事情要商量,这不是很奇怪的么,要知道,小灵可是一直觉得了然和尚抢了他的地方,很是讨厌了然和尚的,怎么这会儿反倒是两个人商量上了。

可是却没有人,洛丝丝到了这个地方,却发现不只是小灵不在,一直雷打不动什么时候都坐在那里的了然和尚居然也不见了。

洛丝丝好奇的用灵识在赤地里面搜寻了一番,把两个人找了出来,再一转念,瞬间移动到了两人的边上:“你们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做什么?”洛丝丝真的有些好奇,赤地的中部是灵气最为充足的地方,平常的时候,他们也都是在中部的,可是今天,小灵和了然和尚居然跑到了靠近边缘的一个小角落里面,要不是洛丝丝能够瞬间了解赤地的动向,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这两个人的踪影。

小灵见洛丝丝来了,还没等洛丝丝说话就传音过来:“别说话,你看。”

顺着小灵的眼睛看去,洛丝丝就看见眼前是一块方形的石头,这石头上面正雾气蒙蒙,翻腾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