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章 明白

第三章 明白

开始觉得有点瞌睡了,想打个盹睡觉,这死了的人还想睡觉?也许这就是转世投胎?

齐天林一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的心态,舒舒坦坦随心而去。

刚才的一切都在奥塔尔的絮絮叨叨当中,又消失了。

混沌之中,齐天林感到有很多种情绪在脑海里交织翻腾,又似乎有很多把剪刀在剪他身上的每一个部分,疼痛点太多的结果就是一身麻木。

突突突的血脉伸缩感在冲击他的身体各个部位,浑身都纠结在一起发出疼痛感。

眼皮也在抽搐,抽搐得让他睁开了眼,睁眼?

是的,真是睁眼,齐天林发现自己真的睁开了眼,不再是刚才那恍如百年中感受到的乳白色混沌状态,眼睛略微的没有什么聚焦点,因为仰卧能看见的蓝天上万里无云,没有任何具象的东西。

死掉之前应该是趴着的吧,后脑怎么有点疼痛。

可就是这样一无所知的感觉,还是让齐天林一阵狂喜:“我没有死?!”

试着转转头,齐天林发现肌肉还是有点酸痛,但是机能没有什么影响,那就坐起来,看看四周,干脆站起来!

还是那片荒芜的半草地,没有多少尸体,到处一片寂寥,有些火头烧过的痕迹,应该是枯草被枪弹爆炸引燃的后果,但远远望去,真没有什么活人,这还是昨晚经历过的那个战场吗?齐天林恍惚而迷惑……

低头看看自己,还是那身破烂的迷彩服,大腿上的手枪连快拔套一起都不见了,脚上的野战靴也不见了踪影,腰间的武装带,头上的耳麦,什么都没有了,除了一身的破军装,已经破成了渔网一样的军装。

这就是非洲战地的特点,战后尸体身上的一切都会被胜利者掠走,甭管用不用得上。

刚才后脑有点疼痛,看来就是枕在地上这块小石头上了……

齐天林苦笑着摇摇头,迈动步子走起来,惊奇的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受伤?脑海里以为自己是受伤的,做好了疼痛的准备,这一移动却让脑海里的准备狠狠闪了一下腰!一点都没有不适的感觉,刚刚醒过来的那种酸痛感也在如同潮水一样消退!

齐天林干净撩起军装看看自己右肋,那个自己亲手包扎过的步枪打孔消失得无影无踪,可那条沾满血迹的肮脏绷带分明告诉自己,这里真的曾经有一个枪伤,弹头说不定都还在体内呢!

齐天林在伸手摸腰间,大腿,左肩,都完好无损,他不禁有些愣住了,难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梦?

做梦……好像是有做过什么梦,那个奥……塔尔?永远都不会受伤的神迹?

梦里的片段一点点清晰的播映出来,齐天林站在半草丛中发呆。

回头看看那块石头,想一想捡起来,放进衣兜里,还是有点发呆。

直到耳边传来一声鹫鸣声,那是野外的腐肉清道夫们在开始清理尸体了……尸体……战友们的尸体!

齐天林突然惊醒过来,转身就开始朝着鹫鸣声的方向跑去,顺手抓起一段半截枪支,赶走一只正要开始饱餐的鹫鹰……

这是一具已经快要膨胀的尸体,以齐天林这些年出生入死的经验来看,起码都是三天以上了,难道自己昏迷了三天多,就做了这个永不受伤的梦?

这是A法的尸体,队里专攻车辆维修改造的,外号就是A货法拉利,简称A法,头没了半截,手臂也炸掉了一半,腿还在,可大腿上如同被野兽咬过一样少了一大块,原来健硕的胸肌现在已经处于内脏腐烂,腹腔膨胀的前兆!身上照例还是一切可以拿走的东西都没有剩下!

齐天林拉着他的脚拖到一片空地上,以此为圆心开始寻找一具具战友的尸体……

老爱抽雪茄的爱尔兰人老妖……

永远爱笑娃娃脸的宝宝……

机枪手黑大汉索马里人大熊……

同样是黑人却苗条很多的男性尖兵黑妹……

被老妖爆了头的雪铁龙……

一脸无辜相其实一直都是在监狱和军营过完所有三十多年人生的重犯……

永远阴阳怪气的多语言翻译中间人……

被打得一身都是筛子一样的通讯兵键盘……

传说是大熊好基友的小白脸阿基……

水中最矫健现在已经膨胀发泡的雄鱼……

一身精瘦最讲究军容军貌现在却一身**的队长……

最后是被炸成零星几块的尾巴……

天色将黑的时候,花了几乎一天时间的齐天林才把所有尸体排列在一起,这是他找到的一共十三具尸体,加上本来应该也躺在其中的自己,一共十四人!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人逃了出去!

叛徒也应该就在这三个人当中!

齐天林的脑海里面还是混乱的,只是机械的搬运尸体寻找尸块……

叛军收拾得很干净,没有其他的尸体和任何残余武器留下,连火头都扑灭了,看起来很有环保意识,只有一些实在是被炸得变了形的破铜烂铁散落四周,齐天林随手找了两件拿在手里。

其中一把被他弯曲一下变得像一把镰刀,割下一把一把的干草扔到尸体面上,齐天林发现自己的力气好像也大了很多,想来也是那个奥塔尔的原因。

等干草把每一具尸体都覆盖上以后,齐天林才把干草末端的绒头收集了一把,堆在一起,抓住两件金属相互击打,机械的击打……

不知道击打了多少次,终于有火星溅到绒头上开始发烟燃烧,齐天林凑近,技巧的吹气让火焰起来,才抓起一把干草引燃成为明火,点燃了尸体上的干草。

尸体最终在熊熊大火中燃烧起来,映得齐天林脸上忽明忽暗。

演什么都惟妙惟肖的导演……

永远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尖兵花猫……

总是站在队长身边出谋划策的老鹰……

这三个人当中,必然是有一个或者两个,甚至全部都是叛徒,把队伍的信息坐标一直都出卖给了叛军,让队伍遭到如跗骨之蛆一般的追击,直至全灭!

天地如此的广大,齐天林到哪里去找这三条漏网之鱼?

还需要去找么?

齐天林轻声的问自己。

静默之中,嘭的一声闷响,让齐天林抬起了头。

是雄鱼被烧得炸开了腹部,一股恶臭散发开来,混杂在刚才的一阵阵肉香中间,越发刺鼻。

齐天林看着那被烧得面目全非狰狞的一张张面孔……

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呐喊在挣扎!

他闭上眼睛,闪过几年来一张张从眼前划过的音容笑貌,心里不由得被狠狠的揪了一把,一如当年叛家离国的时候!

没有咬牙,没有悲痛,齐天林很平静的点点头,对战友们燃烧成的火光轻声:“既然让我活过来,拥有别人所没有的能力,奥塔尔也是被人出卖背叛,那……就让我来一一追杀,直到水落石出,还你们一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