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章 补给

第四章 补给

这一排尸体烧了整整一夜,齐天林在天明时分把所有骨灰都撒向广袤的丘陵平原,举手一把一把的扬起来,晨风中把灰烬尽量的吹远,吹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也许漂洋过海,可以吹到这些罪孽深重的战争鬣狗的家乡……

朝着初升的朝阳,轻声的重复一遍“永不后退”,齐天林就转身朝着东面步行而去,十五公里外,那里的一个小村庄,是队伍最后集结的地方,那里有当时最后的补给,可以作为一切的起点。

赤脚行走对齐天林来说不是件常有的事情,他当年也是城市兵来的,成为雇佣军以后更是秉承我军优良传统,百般呵护双脚,从来都是买最好最合适的战斗靴,所以现在未免有点娇嫩,一路行来很吃了点苦头。

是的没错,齐天林不惧怕任何伤害了,脚上被划伤很快就能愈合,可被划伤的时候,依旧有痛感啊,真是该死的叛军,齐天林都穿了半年的一双破沙地靴都那么值得抢走?

齐天林一边暗自咒骂贪婪的敌人,一面想找点什么来弄伤自己测试一下这个伤口自愈的能力,最后考虑到破伤风不知道能不能抵御的这个问题,还是放弃了,老老实实赶路。

路上倒是用用扔石头的方式,测量出自己的力量应该增加了三倍以上,一颗类似手雷重量的石头使劲扔出去,以前他自己能扔七十米左右,现在一下接近两百米!不过这个距离是他用脚测量出来的,有点误差。

精确度就更是能掌握得很熟练了,指哪砸哪,这样的话,自己不就是一副人形榴弹炮?如果突围那时自己就这样,会不会就不会被团灭了?

刚有点得意的情绪又略微的有点低落下去。

十五公里的距离,对于长期适应几十公里急行军的他来说,算是小菜一碟,纵然是没有鞋子,半个多小时,他就气不喘脸不红的到了,看来这耐力也有了很大提高,关键是这都一天多时间了,自己也不觉得很饿。

没有贸然的进入村庄里,齐天林趴在附近的一个山丘上细细观察了半个小时,除了确定除了那寥寥无几的村民,再没有什么额外的埋伏以外,还确定自己的眼力也得到大幅度提升,就跟平时用望远镜看东西似的。

最后挑选着方位,静悄悄的接近了村庄,西边头的一堵半墙。

按照队里的习惯,在需要突围或者轻装的时候,都会建立一个临时的补给点,把身上不利于战斗的东西,能表明身份的东西都取下来,就地掩埋在一个战后集结点,这里就是最后一次全队十七个人集结的地方,而按照不成文的规矩,每个人都是各自掩埋自己的东西,齐天林的就在这半墙之下。

搬开一大块石头,当时很吃力的挪过来,现在轻松得很,刨开浮土,一个用工兵铲挖掘的小坑就出现了,一个防水塑料袋封装的物品,被齐天林一把提出来。

里面就有齐天林最急迫需要的鞋子,这一包主要都是出任务时用到的证件护照,银行卡以及一千美元,外加一套平民服装一双运动鞋,外加一支五四黑星手枪,一个备用弹匣,还有一份遗嘱和一些巧克力口粮一瓶水。

这纯粹是齐天林的个人爱好,他们选用的手枪大多是P226和勃朗宁大威力又或者美军制式的M9手枪,子弹通用,他只是因为怀念当年自己参军时候的五四手枪,才千方百计搞这么一支作为备用,随身战斗还是携带最可靠的P226。

换上这些衣服,把手枪插在后腰,齐天林就施施然出现在村民面前,一头蓬乱灰蒙蒙的头发,不算很深的络腮胡,灰白色旧衬衫加牛仔裤运动鞋,确实怎么都不起眼,齐天林以前只能勉强用简单的阿拉伯语单词和英语来和当地人交流,现在就好像自己母语一样流利的阿拉伯语让他更能够融进人群里。

不过这个村庄没有人群,一共就只剩了几个老弱病残,能跑的都跑了,几个月来的战乱确实没法让人生存在这个战地附近。

齐天林就随意的在村子里转悠,专心看那些隐蔽的土堆墙角,找找战友们的补给品。

在队里齐天林和宝宝的关系最好,他们也相互留下了补给点位置,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对方能够帮自己完成遗嘱。

所以最先找到的就是宝宝的东西,就在齐天林不远处的一间废屋内墙角,也是证件银行卡衣服一类的东西,擅长格斗的宝宝只留下一把SOG战斗刀,遗嘱里很简单,就是把银行卡交给他远在美国的妹妹,密码他妹妹自己知道……

接下来齐天林在这个村庄停留了三天时间,找到了七个人的补给品,在此期间,他就随便的在村庄里打听了一下,这些当地人根本说不出这些天有什么人来过。可是其他战友的那些东西都被取走了,齐天林都发现了一些明显挖掘找寻过的痕迹,他这些都是藏得比较隐秘的也亏得他拥有一个狙击手的细心和非同凡人的眼力才能找到这些东西。

找了张纸他思考着写下队长、老妖、宝宝、雪铁龙、大熊、重犯、雄鱼的名字,其他九个人的东西应该都被那三个人带走了,是不是一块的,也不得而知。

除开一堆证件和银行卡,现金遗嘱之外,有四支手枪,三颗手雷,三把战刀,筛选一下留下一支P226和五四一起,虽然子弹不能通用,但是在他这个层次,用起来顺手才是第一位,一把巴掌大的小防卫爪绑在袜子边,别的都不用带了,只留下P226能用的子弹给自己,一包装了,又埋回去还留了两百美元,真是个习惯留后路的好习惯。

整理好东西,用其中一个背囊装起来,齐天林定定神再次出发,到他们之前镇守的那个叫加拉的石油重镇,打算在那里修整一番,何况脑海中奥塔尔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件圣物所在的阿威兰德市也在加拉附近,自己也好细细的梳理一下这纷乱而来的事务。

看看一切从哪里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