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章 思路

第五章 思路

天空一片碧蓝,云朵淡得就是一丝一丝的感觉,更没有风,到处都是一种死寂的味道。

地面上乱成一团,满是黄土气息的镇子里,大大小小的屋里到处都是慌里慌张收拾细软的老百姓。

这持续半年的抗议示威已经逐渐演变成为叛乱了……

这个北非国家已经烽火四起,战乱丛生!零星的游兵散勇已经开始出现在加拉镇附近,有能力外逃的居民都在三三两两的逃亡大城市,似乎人多一点心里也要安定一些。

加拉其实是阿威兰德市下面的一个小镇,全靠这发现了石油才有人生活的,不过除了石油厂区镇子也不大,就百来户人,战乱起来以后,也纷纷逃往大城市,好像心理上觉得哪里人多就哪里安全。

齐天林他们这半年来一直扎根在这里,酬劳是先领取了一半,后面一半逐月发放,其实到前两个月就已经发满足额了,后面发的就加倍,现款现结,都是美元,说起来政府还真不欠他们的钱。

这一路不到一百公里,就是齐天林他们当时几十人的逃亡路,叛军已经越过这个区域向西面进发,他这个风尘仆仆的独行人,倒也没有什么额外的麻烦,两天后就到达镇外。

出于小心,齐天林还是先前往镇外的一个在建水泥工厂看看,那里是一个中国工程公司承建的水泥厂,除了护卫,都是中国人在那里施工,以前守着镇子的时候,齐天林有空就过来和工人们扎扎堆聊天,算是很难得的知晓一些国内的情况,直到后来局势确实有点紧张,一个月以前,这个工地终于被放弃,工人们集中撤离回国了,是领事馆派的大巴车来接人,齐天林远远的看着,真有点羡慕,那种背后有祖国的感觉,他已经好些年都没有了。

水泥厂里面也是一片狼藉,在工人们撤离以后,很明显还经历了好几次乱民的梳理,没有剩下什么可用的物资,到处都乱糟糟的也没有人烟。

齐天林却觉得很满意,熟门熟路的找到厂区里面的一个电工房,作为自己的临时栖息地,休息一下,放下背包,到宿舍区那边去细细翻腾,出于对国人收拾东西的一些嗜好了解,在一处柜子顶上找到一包没开封的内衣,因为这里的水源珍贵,过来务工的外劳经验丰富,都知道批发一些廉价内衣,穿脏了就换新的,比洗衣还成本低一些。

又到厂区已经坍塌的食堂后面找到那个工程公司自己打的地下水井,泵起一桶水来,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衣服,拿着一把刚才找到的中国蒲扇,只带了一支手枪,爬上一座粉尘处理高塔,这里可以遥望四周,确实是个绝佳的瞭望点,只是打起来就不适合了,一发火箭弹就可能要了命。

拔出那把老妖留下来的防卫爪,就是一个巴掌大的精美合金钢块,如同鹰爪一样的造型,内侧是锯齿和刃口,柄部就是一个圆圈,用锋利的刀缘慢慢的给自己刮掉胡子,或许镇子很多人都还记得那个雇佣军里的亚裔胡子哥吧?

手上慢慢动作,心里却在盘算,呆了这半年,他也算是半个本地通,那座市里的清真寺是这临近几个省份最大的清真寺,那个最有地位的长老上个月暴毙,附近有权势的长老全部集中过来,一方面吊唁一方面争夺这个清真寺的所有权,他去看过一次热闹,人山人海,听说要三个月以后才能选出大长老,之后清真寺里才能消停一点,那时也许才是他动手去取那件所谓圣物的时候吧?

刚才看看食堂后面坍塌的仓库里还有一些国内运过来的食物因为被掩埋,没有被搬走,以他的力量自然可以翻出来,那么这段时间就先暂时在这里修整吧,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也可以借口是这个厂区的工人,离开这个国家估计也不算很难。

最重要的是,自己到底打算怎么做?

齐天林看着一撮撮掉在地上的胡须,心里做盘算……

找不知道任何情报的那三个人是最没谱的事情;

完成弟兄们的心愿是最直接的事情;

军中所谓的三选项法则,还得找一条出来。

齐天林一直以来就不是个心思多敏锐的人,奥塔尔看来也不是,现在他的思维模式还是那么简单,当遇见难以决定的事情时,就找三种解决方案,取中间那个。

现在的情况要找个第三条,就是奥塔尔的圣物了,最近,那就完成这个事情,再去完成兄弟们的遗嘱,这个过程中慢慢找寻找人的线索。

不是有句俗话说么,你刻意找什么就怎么也找不到,不做别的事情时候,那件东西也许就会自己出现在你面前。

清真寺就在六十公里外,已经刮完胡子的齐天林用防卫爪在墙面上随手刻画了一张世界地图,还是那只雄鸡在中央。

宝宝在美国,蒙大拿州,齐天林还没有踏上过那片土地;

队长是英国特种部队退役,又具有老派英国人那种对非洲的殖民意识,所以才来这边继续冒险卖命;

老妖是队长带过来的爱尔兰人;

雪铁龙是法国人;

大熊是索马里人,这也是队长一手带出来的当地人;

重犯是俄罗斯人,第二次车臣战争亲历者;

雄鱼则来自希腊,和齐天林一样属于很少有的国籍。

看看地图上的七个地点,那就先索马里吧,等清真寺的事情完成以后就去索马里,看上去唯一属于非洲的,据说黑妹也来自那里,说不定能遇上点什么。

看看手里的七张万事达卡,有五张把密码都写在上面,只有宝宝的说他妹妹知道密码,雄鱼是他老婆知道密码,这里起码都有两百万美元,这是他们这一年新开户头挣的。好像有种传说,如果谁把自己的账户提前告诉了家人,要么老婆就会卷款而逃,要么自己的生命在战场上就危在旦夕,所以这些兵油子们都是一年一换户头,期盼能挣钱回家,到打不动的那一天,可以苟延喘息的颐养天年。

齐天林呢?他自己都收集了五张银行卡了,全在法国一个银行保管箱里,一年内不和律师联系才会转交到国内,看来去雪铁龙家的时候,也有必要去自己的律师那里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