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章 刀削

第七章 刀削

齐天林还没有走到那个完全失去生命气息的躯体身边,就听见小女孩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齐天林浑身一激灵,手枪平端,左手持锤依托的标准姿势就靠近卧室门口。

飞快的探头看一眼,再收回来,刚才电光火石之间看见的场景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收起手枪,先在外面屋里找到一张毯子,才进到卧室里面。

一具半裸的女性身体,浑身是血,刀却是拿在自己手里,被撕开的袍子下面,伤口真能看出是自己划伤得……

齐天林费了点力气,才从还没有冷却的尸体手中掰开手指,拿下那把匕首,女人圆睁的双目充满愤怒,颈部有明显的勒痕,看来是那个军人施暴不成,恼怒之下掐死了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色欲熏心的家伙把目标又对准了一个孩子。

齐天林转头看看伏在母亲身上不停战抖的蒂雅,深叹一口气,才把小女孩抱开,伸手合上那双眼睛,用毯子把尸体包裹起来,把那把匕首也包在包裹里。

小女孩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只是无声的战栗,两眼无神的看着齐天林的所有动作,连泪水都是无声的缓缓滑落。

齐天林没费力在院子里挖坑,搓搓手蹲在蒂雅面前:“镇上还有亲戚么?”小女孩没回应。

齐天林耐住性子:“你自己能做饭么?”小女孩基本上神游天际,完全没有视觉焦点的双眸让他觉得再问下去也是白搭。

起身在院子里走走,基本上就没有看见什么食物,倒是那个军人有一支长枪和一包东西,想来这母女俩也实在没有什么能力逃离这里,基本上就是在等死了。

心一横,把小女孩母亲的尸体连毯子一起抱出卧室,直接把那个军人尸体塞进床下。回头直接把小女孩一下扛在肩头,背起军人的包和那支FAL步枪,另一只手抱尸体迈步出门,看看没人就一口气疾行出了小镇,现在力气是真大,觉得一具尸体也不算重,直接就回了厂区。

到了厂区,把小女孩到厂区后门靠着门柱子坐下,小女孩就把膝盖收紧,背靠在晒得发烫的水泥柱子上,那种热度似乎都没有把她从刚才的冰窟中解脱出来,浑身簌簌发抖,失神的大眼睛看着齐天林的动作。

齐天林随便找了个板子就挖坑,把孩子母亲埋进去,取出那把匕首,插在坟头,坟包有个隆起,顺便找块木条扎个十字插在上面,还点了一支烟插在坟前,算是华式祭奠。

小女孩一直就看着他埋葬自己的母亲,抱住双膝,没有任何表情。

齐天林看看,叹口气,把小女孩抱着回了电工房,放在他收拾出来的一张单人**坐着,拿了一瓶水和一盒饼干,放到小女孩面前,自己就出去了。

这支FAL步枪的射击精度比不少AK高很多,子弹在非洲大陆也很好寻找,确实是最近可以利用的不错长枪,打开军人的背包,除了一身军装,证件都没有,两个步枪弹匣,三个手枪弹匣,一颗手雷,其他就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齐天林顺手提到角落里烧了。

看看时间尚早,齐天林又背着步枪,慢慢的爬上高塔,看远处加打盹。

不过没什么瞌睡,齐天林看看自己手上溅着的血渍,看看手边的步枪,就这么一会自己又杀了一个人。

也就是自己一念之差,临时起意打算去镇上看看,就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蒂雅母亲的命运没有办法改变了。

齐天林点燃一支烟,发现自己的手其实还是在颤抖,不由得自嘲的笑了一下,原来自己也不是想象那么坚强和无所谓。

用铁锤杀人和步枪杀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自己这双狙击手的双手,扣动扳机的时候是多么的稳定,似乎这种使用冷兵器杀人的冲动来自内心的本能,难道是奥塔尔的习惯?

齐天林想着想着东张西望一下,才惊觉的摸摸腰间,抽出那把铁锤,拿在手里,眯上眼睛,靠在背后的墙上,拇指慢慢摩挲锤柄上包缠的电胶带,另一只手摸出那块貌似奥塔尔来源的石头,也轻轻的抚摸,心才渐渐的平静……

嘭!比想象的声音更脆,需要的力气也更小,锤头都基本上陷进去了,可以再小力一点,那白色……立刻就染上了一点粉红……迸出来的时候,溅到了自己,角度还要再考究一点……锤头挂住边缘了,拔出来的时候还撬了一下,好像撬裂了,又挤了一堆红色和白色出来,伴随着气泡……气泡……

外面的天色依稀有点变化,天空的浅蓝色似乎有点变深的迹象,就好像齐天林自我想象自己的那颗鲜红的心,似乎也变深了一点。

得紧紧的抓住自己的灵魂,不要掉落黑暗的深渊……这是最喜欢装神棍的雪铁龙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是啊,一边杀人,一边还要告诫自己,这只是一份工作,不要沉迷在杀戮的快感当中。说起来这几年消失在齐天林手中的生命也不少了,可他还是能保持对杀人的一种厌恶,已经难能可得了。

又这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一阵,看看天色确实要变暗,齐天林才手扶着墙壁站起来,背上步枪,下到地面上。

走在厂区里,齐天林反复的拔出手枪,飞快的上膛保险,然后又关保险插回腿套里,如是反复,心底的那点情绪才被带入到机械的练习中来,步伐逐渐恢复力量和节奏。

经过食堂的时候,齐天林还是先进去翻腾一下搬开一块垮塌下来的预制板。自己带过来的口粮已经吃得有点腻,本来打算去镇上找点吃的计划又打乱了。所以还是得来找寻一些食物。

相比那些来找东西的人,齐天林的优势在于他以前曾经在一个南方老乡的带领下,到食堂厨房里参观过。

以前没战乱的时候利亚比真的是个挺舒服的国家,大多数蔬果禽肉都是从南欧进口,价格真的很便宜,质量又好,食堂里主要是采购加工,只是因为全是国内员工,第一批工程机械过来的时候,都装满了各种粮食,米面油什么的,这个好储藏。

到后来逐渐混乱就吃紧了,西方国家再一禁运,听说工地后期天天吃拉面条,白米饭就咸菜!

本来食堂里面还有一个冷库,可以适当延长一些蔬果肉类的储藏期,里面早就空空如也,就连仓库堆放米面的地方都搬得一干二净。

连续搬开三块倒塌的屋顶,才在角落里找到一堆用真空薄膜封装的食物,这也是他进来瞥一眼就知道应该还有东西没有被搜刮的原因,这个角落以前就是堆放这些东西的。

不算太多,几包米面和几箱方便面,五十公斤一包的,真空薄膜封装的饮料和蔬果基本上都不能用了,不过中间有一包可乐拉罐没有被砸坏,还有十多罐可以喝,那些米面和方便面,就还可以食用。

放到齐天林这一个人,嗯,现在是一个半人来吃,一两个月是没问题的

那就先给自己下一碗刀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