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章 抱着

第八章 抱着

一个残破大水槽里装着他泵起来的地下水,摆在太阳直晒的空地上,上面盖着一张塑料布,塑料布中间放了一块石头,所有蒸发起来的水汽都被塑料布截住,再顺着锥度滴到缸中心一个固定好的桶里,这些蒸发水才是齐天林的饮用水。

水槽够大,气温够高,每天能收集几公升净水,现在有了米面的齐天林吹着口哨,舀了一大勺过来和面,然后就用防卫爪直接削面,看那些小鱼儿跃进沸腾的水里,这些天有点阴郁的情绪慢慢就舒缓起来。

齐天林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可也不是一个性格阴沉的人,在队上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笑呵呵的坐在旁边看别人耍宝,偶尔腹黑的绊个脚,摸个包什么的,哦,齐天林能摸包,技术还不错,是在东南亚跟一个老贼学的,可来了非洲就没什么用处,这里的人都不带钱包的……只有偷偷队友的解解乏,又想起他们了,这些天一个人好像想得多了一点,不太适应,好不容易似乎有个活人可以说说话,现在看来又是个闷葫芦。

食堂里面用的是气化炉,在这个石油重镇,最没有人有兴趣抢夺的就是这些东西,看看墙边的一排罐子,齐天林都在想要不要洗个奢侈的热水澡。

灶台上盐巴辣酱什么的还是能找到,精心给自己调了一碗味道,就把锅里的面块盛起来,好大一碗。

又找了个小碗两双筷子,要走出门才想起筷子只有自己用,又倒回去找了把小叉,才回到旁边的电工房。

小女孩还是保持那样的动作坐在床里面靠墙的角落。齐天林看看水和饼干都没有变化,稍微凑近点才发现小女孩满脸泪水的居然睡着了。

齐天林苦笑着摇摇头,先把面放到桌上,再把床边的饼干和水收起来放到桌上,伸手抱起小女孩就按照这个绻起来的动作放到**,拉过一床床单盖住。

自己才坐到桌前,开始西里呼噜的吃这好多天以来的第一碗热腾腾的东西,何况还是具有完整家乡味道的刀削面啊,那真叫一个香!

齐天林确实没有太多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和小女孩打交道就更少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当他抱起小女孩的时候,那长长的眼睫毛激烈的抖动了几下,又狠狠闭住,直到盖上被单,眼睫毛似乎才轻轻抖动几下。

听见这响亮的吃喝声,小睫毛又抖动几下,偷偷张开一点点,打量这个不是很高大,却给她特别厚重感的背影。

齐天林觉得面泥了就不好吃,把本来打算留给小女孩的份,也一口气吃掉!

舒服的摸摸肚子,打个荡气回肠的饱嗝,脱了牛仔裤,拉开另一张**的被单绻起来,睡觉了。

忽然一点响动就惊醒了齐天林,手一下就从枕头下摸出手枪,漆黑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抽泣声,齐天林头疼的摁动打火机,发现小女孩又变成那个抱膝的动作靠在床头角,小肩膀一阵阵**。

齐天林不知道说什么,就点燃在厨房找到的蜡烛放到桌子上,拉起被单给小女孩盖上,自己回**翻身又睡觉!

一觉醒来,扭头看过去,小女孩已经不见踪影……

齐天林摇摇头想想,也没太在意,只要不把外人招来,也无所谓。

照例先把枕头边的五四手枪子弹退膛,这些年来都是这把在东南亚得到的五四手枪伴他入睡,老是老了点,可就是安心。可醒过来还是用P226好了,无论精度、指向性、手感都更适合一点,最重要的,这个的子弹他更多一点。

就穿着平角短裤,赤脚走到电工房外的一块阴凉空地,把P226放在顺手能及的地方,开始打军体拳,这也是多年形成的习惯,只要有这样的闲暇时间,就打打拳,主要是可以变打边思考。

刚拉开拳式,就看见远远的一个小身影伏在那个坟包上,齐天林摇摇头,收敛心神,自顾自打拳。

一套拳打下来,身上微微发汗,抓过一块废布当毛巾擦擦,看过去,那个小身影还是伏在那里,担心有什么不测,抓过手枪插在后腰,走过去。

能看见小姑娘是在哭泣,齐天林就放了心,就在附近的大门阴凉处又开始打拳。

还是要抽个时间去阿威兰德的清真寺看看,琢磨一下计划,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做好准备,这是齐天林几年来完成各种任务养成的娘好习惯。

一个人完成这样的潜入任务,没有什么接应,是要麻烦一点,现在自己主要是力量强了不少,耐力更好,体现在隐匿潜行这样的行动中,好像价值不大,看来奥塔尔当年是不会有什么轻功的了……

正在胡思乱想,随身体本能打拳,就瞥见小身影慢慢的爬了起来,拔出插在沙地里的那把匕首,呆看了一会,才站起来,踉跄了好几步,歪歪扭扭的就朝着齐天林这边走过来。

齐天林手上没有停,只是侧眼看着小姑娘的动作。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蒂雅可能是有点饥渴交加,动作很拖沓的到了门边,又靠着门柱坐下去,把匕首捧在心口上,呆呆的看着齐天林的拳脚运动。

齐天林收了拳式过去,拿一罐可乐蹲在她面前:“先去吃点东西么?”

小姑娘终于有了点反应,慢慢的摇头,只是抓紧匕首想要举给齐天林看,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一直都在悲伤的哭泣,换一个成年女子估计也没了多少体力,何况这还是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更何况齐天林在她家就没看见有什么吃的,之前估计也没吃什么东西了。

齐天林伸出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匕首刃口,却发现小姑娘把柄部擎得很紧,眼睛里似乎也固执的表现着什么。

齐天林挠头:“你要这个?”

小姑娘点点头,却尽量的把匕首挣脱齐天林的手,做一个刺的动作……

齐天林猜哑谜:“你想学这个?”

小姑娘坚定的点点头,还拿目光去看齐天林放在脚边的手枪。

齐天林抓过来扬一扬:“这个也想学?”

小姑娘的目光就一直挂在这上面,使劲点一下头。

齐天林站起来:“好!先跟我回去吃饭!”转身就去食堂,今天终于可以有两个人一起吃面了。

身后却传来扑通一声,转头一看,小姑娘实在是饿得东倒西歪了。

齐天林又一阵摇头,抓起来放肩膀上坐着去食堂。

蒂雅迷迷糊糊的双手就抱住齐天林的头,心里十分安稳。

就这么抱着到永远吧!

我是第一次到铁血来发文,也算是试试看这里的环境如何,所以敬请各位看官顺手收藏,能有鲜花什么的最好,因为如果点击和收藏数确实很惨淡,我就只有撤掉换地方发了,请各位尽量支持,目前一分钱都不需要啊,注册了就可以收藏鲜花什么的,比我花几小时码字简单得多呢,目前只有几个收藏,也太那啥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