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章 颤抖

第十三章 颤抖

一早起来,洗漱一番,居然是蒂雅到食堂用面粉做了点油炸的饼子当早餐,好像味道是比齐天林的味道好一些,蒂雅有点磨蹭,不想挪窝,齐天林催了好几遍,后来直接把她拖离食堂,所以直到快中午才上路。

齐天林没有带什么多余的武器,就把一支P226插在后腰,蒂雅自己斟酌一番,也只带了那把匕首,齐天林看一眼她自己仔仔细细把五四手枪藏到墙角下,浑不在意。

路上是没有什么车的,偶尔有一辆破旧的皮卡或者轿车,都是匆匆忙忙的呼啸而过,根本不敢随便搭载不明来历的路人。

齐天林穿上那件已经干透的军风衣,一条牛仔裤,背个小背囊,里面就装着点饼子和两个空可乐瓶装的食用水,蒂雅就简单得多,找一大块白布,怎么剪来剪去再到自己小身板上一包裹,就成了袍子,蒙住脸,抓着齐天林的衣服后襟,一起默不作声的沿着路边走。

风沙还是很有点大,齐天林很快就灰头土脑,他本来头发就有点长了更是乱七八糟,不过他觉得更好,立起衣领稍微挡住下半部的脸,掩饰一下东方人的特征。

可走着走着,蒂雅的速度就有点跟不上齐天林了,她个头还不到齐天林的胸口,步子自然没他大,身体素质更是天差地别,可一直咬着牙尽量小跑跟上。

齐天林也不伸手帮忙:“呼吸调匀点,自己要控制,步子要有节奏,尽量省力,以后自己没事就多这么锻炼,身体好才是在这个乱世活下去的本钱。”

可这六七十公里呢,齐天林打算五六个小时就走到,不算跑也是急行军了,半小时不到,小姑娘已经精疲力竭了,简直是踉踉跄跄要摔倒的样子,齐天林才伸手把她背到背囊上:“也算是不错了,这个半个小时你也跑了四五公里,我们那里那些小女孩估计一公里都撑不下来呢。”

小姑娘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慢慢的伸手从背囊里摸出一瓶水,齐天林提醒:“慢慢喝,只能喝一点,我加了点盐的,一次抿一小口,慢慢吞下去再喝一小口。”

其实他不要求,蒂雅也确实没有力气畅饮,就小口小口的伏在齐天林的肩头抿水,间或扯过自己的袍角给齐天林擦擦额头的汗……

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才慢慢的从背囊上方往齐天林肩上攀爬,然后就骑在齐天林的肩头抱住他的头,心满意足的想打个盹。

齐天林就算驮着她其实和以前的武装负重也差不多,六七十斤而已,何况现在身体完全不同,也刻意想试试自己的负荷行军能力,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得到喜欢的玩具总要什么都试一下的。

于是他就更加刻意的加快速度,以近似竞走的方式前行,终于在晚饭时分就远远看见了阿威兰德的城市轮廓,最多半小时就可以进城了。

齐天林莫名其妙的觉得稍微有点依依惜别的感觉,对头顶说:“喏,前面就到了,待会就分别了……”也许是奥塔尔那个寂寞得太久的傻大汉的情绪,又或者是离开那些战友的自己变得有点多愁善感?

一直没做声的小姑娘终于开腔:“我要小便……”还掰齐天林的头看左侧,那边有个废弃的土房。

齐天林就好像个大巴司机一样,走过去把蒂雅放下来,自己就蹲着在背阴处从背囊里找出饼子,发现水瓶只有一个,略微奇怪。

可等了好一会儿小姑娘都没什么动静,齐天林就扯开嗓子喊两声,没答应,他就立刻放下饼子和水,习惯性的拔出手枪,靠着墙慢慢的移动,在转角的地方蹲身探头快速看一眼又收回来……没人……

他就顺着墙又搜索一遍,还是没人!

周围的地形其实蛮开阔的,不可能有人来劫持吧,齐天林一边思索一边细细查看,就看见白色土墙边用木炭写了句:“我回家做饭,蒂雅”写得还挺优美的蝌蚪文!

齐天林有点哭笑不得,这回去得几十公里,小姑娘一个人?多半现在还躲在周围什么地方,他算是明白,小孩子就是不愿进城找亲戚罢了。

他把枪插回后腰:“出来啦……进城看你叔叔嘛,不好我们就一起回去……”没回应。

齐天林回去把饼子和水都收拾好,点点数,发现饼子也少了几个,看来蒂雅是早有预谋了,说不定一发狠是真打算自己走回家,也许就是明天晚上就可以走到了,这穷人家的孩子强韧得很。

提上背囊,齐天林又恐吓小孩子:“再不出来,我真的走了哦?”还是没回应。

齐天林就骂骂咧咧的出发,走出去大概几百米,靠着起伏的山丘就隐蔽身形,偷偷摸回去,准备逮住那个小逃犯。

可他在那蹲了好一阵都没发现有什么动静,这天色都快落幕了,他只好站起来喊:“蒂雅……出来吧,天黑了,今天不进城了……”太黑了过去又看不见寺庙的情况,还不如在这里蜷一宿,主要还是担心这个小孩子孤身躲在这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想想终究自己还是有个伙伴,就觉得还是要把她找到。

可是就算这么深情呼唤,折腾了好大一阵,依旧没有得到什么回音,齐天林就只好认定小姑娘是真的走远了,这黑灯瞎火的可没法去找,狠狠的用中文咒骂了几声这个不听话的小孩,随便找了个能避风的墙角靠住,打算就作为今天的卧室。

时间其实还早,只是齐天林在外就有这个好习惯,所谓的打盹休息法,每隔三四小时眯这么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就可以一直状态很好的持续十来天,这样的警惕性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在野外有什么危险。

只是他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听到一丝细微的呼吸声,再扭头看见这间依着山丘建的破房沙壁上居然有个小洞,刚才一直被一块木板挡住了,没发现!

齐天林就有点瞠目的看着那个小洞,果然蒂雅小胳膊小腿的就从这个洞里钻出来,得意洋洋的撑着腰站在他面前!

齐天林干咳了一下才开口:“你……我要是不回来,你就打算真自己走回去?”

蒂雅拉过系在腰间的小布袋使劲点头:“嗯!”

齐天林不满的抱着双手蜷紧点打算打瞌睡:“你得是有多讨厌你那个叔叔?”

蒂雅过来拉他衣袖求情:“别让我去叔叔那,他不是好人,把我卖给别人就更惨了……”

齐天林准备进入睡眠,侧身不耐烦:“好好好,随便你……”

小姑娘绕到他面前,稍微带点撒娇的口气:“吃点饼子嘛……我做的味……”话没说完,就听见小屋外面有传来脚步声。

齐天林双手举起小姑娘轻轻放在自己身后,顺手就拔出手枪,安静的对着那个残缺的窗口,小姑娘却没那么害怕,只是慢慢的伸手抓住齐天林的衣服,靠紧一点,就没有了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