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章 击毙

第十四章 击毙

几秒钟以后就证明只是一场虚惊,小铃铛的碰撞和羊嘴吧嗒的声音,说明外面不过是一个过路的赶羊人,或许就是打算凑合一晚明天一早进城贩卖。

蒂雅还在齐天林的指导下,匍匐着到转角处偷偷看一下,又在指挥下退着爬回来报告:“真的是羊,有个老头,有六只羊……”

那就没什么大碍,吃过点东西以后,就早早入睡,这里的昼夜温差非常大,齐天林毫不犹豫的脱下外套,把小姑娘裹在新缴获的军风衣里面,自己反正也百毒不侵,可小姑娘还是要挤在他的身边,后来更是蜷在了他的怀里……

睡梦中齐天林突然觉得有点冷,摸摸身上的单衣,就稍微收紧一点身体,靠到残破的墙角里面去,那个柔软的小身子也在他怀里动了动。

迷迷糊糊正要睡去,忽然就隐约的感觉到轻微的沙砾摩擦声!

齐天林一下睁开眼睛,左手把还有点迷糊的蒂雅往旁边的土洞里一塞,右手悄无声息的拔出手枪,悄无声息的上膛,警惕的看着西边的残垣缺口,他现在敏锐得很,很轻易就判断出声响的方向。

蒂雅有点发抖,蜷缩在土洞里,慢慢从怀里抽出那把匕首,稚嫩的双手一起握住,指着洞外。

齐天林握枪的无名指和尾指不停的跳动,眯起眼睛静静的分辨声音,只感觉心脏在收缩,挤压,加大力度把血和氧气一个劲往大脑里面泵入,十秒钟前昏昏沉沉的睡眠不知道去了哪,浑身的肌肉都在突突突的跳动,后背逐渐绷紧。

因为他听见西边真的有轻微的声音,不是沙沙的拖动声,而是明显的轻微移动脚步声!

齐天林疑惑,自己和蒂雅在这里既没有生火点灯,也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这个明显来自废墟外的人为什么这么肯定里面有人,这么小心的移动,难道是发现了那个牧羊人?

沙漠上的夜晚,就是黑,黑得发蓝,隐约能够看见西面的断壁出现了移动的影子,很谨慎的移动,靠着墙内移动,只有偶尔残缺的墙壁轮廓被挡住,才能依稀看见是个健壮男人,戴着头巾,依稀有阿拉伯人打扮。

感谢真主,齐天林之前进来就选择了这个略微背风的角落,不太容易被发现,天空中的黑暗也帮了他的忙,隐身在这个黑暗的部分,眯起眼睛放平呼吸,尽量让鼻息缓缓通过鼻腔,不发出一丝声音。

左手慢慢接近右手底部,并没有放到瞄准基线上,他已经不需要把枪放到三点一线的标准基线上才能击发了。

让人窒息的沉静中,只有那个时断时续的脚步声,一只小手摸索着拉住了齐天林的后衣摆,齐天林放开左手去握住那个颤抖的小手,捏了捏,没有放开,好像逐渐安定下来,齐天林惊奇的发现,自己跳得咚咚作响的心脏仿佛也安宁了不少,拍拍那只小手,放开,小手也听话的缩了回去。

齐天林持续保持防御动作,就在他慢慢靠在墙面试图把自己隐入到灰暗的阴影中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血液凝固了!握住手枪的手不受控制的开始有点抖动!

因为他终于看到那个影子在经过一个门口时的剪影和动作,那绝对不是一个叛军或者政府军人!

闪过门口的一刹那,齐天林看见影子绝对是背负长枪,手持手枪,这在他看到的双方军人中都是极其罕见的,更关键的是,那惊鸿一瞥中手枪处在一个极其奇怪的位置。

受大多数电影电视的影响,很多人都以为手枪在这种细致搜索的时候是绷直双手握持在前,有利于迅速指向,其实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种远离身体的持枪方式是最危险的,任何一个未知的转角背后都可能有一支枪或者一根棍子,长长的手臂极其容易受到攻击,而且较长的持枪半径也意味着较长的移动距离。

这个影子就是标准的胸腹部持枪,双手平端,手臂形成一个奇怪的三角形,这种近两年的美军非官方教科书动作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利比亚军人当中。

而且一瞬间看见的剪影中那支手枪前面明显有一根加长的消音器!这种制式消音器的只可能出现在西方军人手里!

无论这是个雇佣军还是北约特种兵都必须采用一击毙命的攻击方式,这种残酷专业训练的成品,一直都是齐天林很避免遇到的高手!这也是他的手为什么会下意识抖动的原因!纵然现在他自信自己已经是最优秀的战士了,不是还没经过这样的实战验证么?

手指已经放在扳机上,影子却消失在正面的围墙内,脚步声专注着朝这边过来……

齐天林听着略微不加掩饰的脚步声,算是明白了,这也是个寻找露宿地点的军人,自然在谨慎的查巡过环境以后,也会选择这个背风又黑暗的角落,就看他是选择这一边还是羊群的那边了。

该死!

原本打算静静等待对方离开的齐天林不由得心里大骂。

步子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五米开外,齐天林再一次下意识的用食指在有弹指示器上滑过,慢慢的放到扳机上……

动物的敏感可是远超人类的,纵然是平时看起来温吞吞的山羊,隔壁的几头羊明显开始**,于是齐天林就惊讶的听见隔壁传来一个金属摩擦的声音,然后就是一把中气十足的老头声音:“谁!想偷羊么?”那明明是AK保险片的滑动声音啊,齐天林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国家已经开始泛滥AK了么?不过那个轻微移动的脚步声明显是转向了隔壁,让他微微松口气……

没有得到答复的老头居然就不问青红皂白就开枪了!

也许是子弹有限,这老头是用的单发射击,胡乱的砰砰砰朝各个方向乱开枪!齐天林都看见自己正前方的土墙上被溅起了土疙瘩……

然后就是很轻微的噗噗声,步枪射击的声音一下就停止了,沉闷的一声扑倒在地……

隔壁的老头应该就已经被击毙了!

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比较,在战场上,输家丢掉的就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