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章 恶心

第十五章 恶心

齐天林也专业,所以他的手一直举着不动,纹丝不动,这时他才不会考虑自己是不是不怕受伤,因为这和那个蹩脚狙击手完全是两码事。

这个对手就应该算是这个星球上最高级别的战士了,从在部队开始,齐天林就明白这样的对手有什么可怕,钢铁般的意志和熟练得发自本能的战斗技巧让这些士兵永远都是战场上的梦魇,等他加入了雇佣军,接触到更多以前不可能接触到的情报和传说,更加深刻的了解到这些人,是什么样的战士。

这样的人通常都是以小队形式出现,一支三到五人的小队,在某些特定条件下,硬抗一百人左右的一般军人都可以,他们只可能来自那屈指可数的几支如雷贯耳的队伍:海豹、SAS……

战事进行到现在,谁都明白叛军没有那样的能力抵抗装备齐全的政府军。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不违反联合国条令的前提下,有一些西方特种小队,不停的在各地搞破坏暗杀,甚至直接的激光定位然后空袭!就好比那支被灭团的沙漠鹰雇佣军,也许就是被他们盯上了!所以齐天林现在必须干掉对方,因为这可不是可以和平共处的路人,就算是牧羊人都会被他干掉隐匿踪迹!必须是你死我活的干掉对方……

齐天林没有听见任何的语音联络,也没有听见任何其他的脚步声,只有那个开始的脚步,在慢慢穿过绵羊之间,然后有关节的轻微响声,应该是蹲下来在检查牧羊人的尸体,然后才听见悉悉索索摘取装备的声音。

齐天林的脑子里飞快的想找个办法来引诱对方进攻,这可不是扔块石头就会傻乎乎去看的哨兵!

这时身后的蒂雅终于坚持不住这么久的僵硬动作,脚下一软,就坐下去,压到一块石头,发出咕咚一下的声音,一墙之隔的动静立刻就沉默了,齐天林似乎都能想象到那个人浑身屏气凝神的样子!

齐天林慢慢转头回去,身后小洞里的小姑娘一脸的懊悔,惊恐的看着他,齐天林干脆的张嘴做了个哭的口型,左手做了个哭着擦泪的动作!

蒂雅只稍微犹豫了一瞬间,就试着发出啼哭的声音……

在这黑黝黝的荒野废墟上传来这样幽幽的哭声,很有点聊斋的感觉,不过隔壁听得清楚,慢慢的开始移动……

小姑娘哭了几声就找到了状态,越发大声,还夹杂着妈妈字眼的抽泣,身子倒是按照齐天林的手势,越发躲得低了……

让人窒息的时间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齐天林首先是看见一只鞋头,这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这种带有刚头的高级战斗靴,怎么都不可能是本地叛军或者政府军穿着的。

停顿了一下,采用的办法是和齐天林如出一辙的突然伸头一看就缩回去,该死的!

借着月光的剪影,齐天林在那一瞬间的头上看见一个凸起!这个该死的特种兵带了夜视仪!自己根本就没法藏匿!

已经藏无可藏了,齐天林的体内似乎涌动着一种东西!

一种叫做彪悍的东西!

当年单枪匹马就敢冲阵的奥塔尔最倚仗的东西!

直面战斗,毫不退缩的彪悍!

齐天林左手抓住一块石头,站起来,在蒂雅卖力的哭声中迈出两步,对方还是靠在拐角后,不管了!齐天林平端P226,就一个片身侧倒在拐角处由上到下,连开三枪!

因为一般的惯性思维,防守方都会把枪口指向一个大概一米高的位置,那是人体最容易命中的地方,放低的身子会躲过第一枪!

还是失策了,P226的枪口绽开的火花明显照亮了眼前,一个带点轻蔑和嘲弄表情的西方面孔就贴在地面上,对方就俯卧在拐角下,已经摘掉了夜视仪,双手握枪,就指着他!

在齐天林击发第一枪的时候,就一枪打在了齐天林的手腕上,手枪应声掉地,还是那种噗嗤的轻微枪声,枪声还没有击锤打在击针上的声音响亮,齐天林就疼得放开了手枪!

只是他左手握着的石块本来是用作遮挡脸部的护具,现在被他狠狠的砸在这张咫尺之外的脸上,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团身而上,挥拳击打对方的左手!这是个左手持枪的左撇子!

没等他扑到,噗嗤又是一声打在他的胸口,肯定是九毫米弹头,侵彻力带动他向后仰,那个面部带血的面孔越发狰狞,迅速站起身来,看着他,并没有连续开枪,这种潜入敌后的每一颗子弹都是珍贵的,观察着齐天林的状况,理论上来说已经搞定了。所以只小心的把齐天林掉在地上的手枪,踢远了一些,踢到齐天林身后,他能观察到的地方……

可是他真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人居然毫不停顿的又扑了上来,一瞬间就双手死死钳住他的左手,一股巨大的压力一下就甩掉了手枪,两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一个力大,一个技深,中途齐天林还抓起石头来砸对方!

满脸是血的这个西方人简直是有点骇然,齐天林表现出来的顽强生命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羊群身边滚来滚去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削瘦的小身影脱掉身上的军衣,慢慢趴在地上爬过来,捡起齐天林被踢到拐角处的P226,慢慢的平端,双膝微曲……就如同平时齐天林教导的那样……

顺着月光,是能看见齐天林这件黑色T恤和对方土黄色抓绒衣的区别的,何况他还光着手臂很明显。也许是因为齐天林喜欢腾出手用石头砸对方,双手使劲的西方人翻到了上方,技巧的试图发力在齐天林的颈部,打算把这里按照一个特定方位扭断,齐天林就不停的用石头砸对方的头,活蹦乱跳得一点不像个挨了两枪,还被掐住脖子的人!

于是蒂雅丝毫不挣扎的就开枪了,感谢上帝,P226的扳机力真不算大,火光四溅中,西方人的背上就中枪了,这一米多点的距离,要想打偏还真难。

没有预想到手枪的后坐力,枪口一下就被扬起来好高,可也许这些天平端训练的结果,小姑娘只向后踉跄了一步,就又回到那个习惯性的平端动作,然后再次勾动扳机!

再踉跄……再扣动!

又踉跄……又扣动!

一直扣动!

直到齐天林举着一具尸体挡住大声喊:“停!停啊!你这个疯婆子!”嗯,是中文!

蒂雅手指还在机械扣动扳机,套筒因为没有子弹已经自动挂在后方,只有击铁还在发出单调的塔塔声,一脸痴呆相的看着扔掉尸体站起来的齐天林,还好天色有点黑,齐天林现在可是满脸都是血和肉渣!

太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