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章 呵欠

第十六章 呵欠

齐天林一点都不感谢她的救命之恩,过来就一把揪住她的耳朵大吼:“你神经病啊!一直打,你不知道子弹会穿过他打到我么?!”痛死人了!

这种手枪弹本来一般是不会形成贯通伤,穿过人体的,可这距离太近了,而且一口气打这么多枪,怎么都会有子弹正好没遇见骨骼和肌肉,就打在了他的身上!

蒂雅抬头呆呆的看着他,也好像没感觉到耳朵已经被齐天林提起来,就是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外面的月光似乎能在眼珠上形成一点反射……

好几秒种,她才双手一起扔掉手枪,跳起来去挂齐天林的脖子,口中含糊不清的欢笑:“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死!太……”可齐天林脖子上全是血和肉末,滑的很,根本挂不住,还是齐天林长叹一口气,伸手把她抱起来,小姑娘就灵活的爬上肩头,摇着齐天林的头,咯咯咯大笑,笑得很畅快,一身都还在剧痛的齐天林终于被感染,也嘿嘿的笑起来。

齐天林还是有忧患意识,生怕这位有同伙,借着夜色在墙角找到一支装着红外线瞄具的M4步枪,上膛然后打开保险,口中不客气的指挥蒂雅:“滚回你的洞里去!”

小姑娘居然摸黑找到那支带消声器的手枪,才哧哧哧的低声笑着,心满意足的躲回去,齐天林低骂:“你就是个神经病!”捡起自己的手枪换上弹匣,找到拐角边的单眼夜视仪,戴在头上,悄悄的从几个缝隙打量外面,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才略微松一口气……

找到牧羊人的AK,就开始清理西方人尸体上的一切!什么时候他也学着跟这些非洲兵一样的习惯了?

身上衣服是没法用了,被蒂雅那个傻子打了快十枪!到处都是洞!裤子还不错,是条土灰色多袋裤,扒下来,靴子就更喜欢了,扒下来……墙角放M4的地方还有一个背包和一件插满弹匣的战术背心,一并穿戴拿走,检查再三,连兜里的所有东西都掏出来,觉得没有什么遗漏的,才到洞口召唤:“滚出来走了!”

自己用力撞垮破旧的土墙,把西方军人埋在砖土下,再把牧羊人也埋了。

蒂雅不做声的爬出来,伸手想帮忙拿点什么,齐天林就把自己本来的背囊让她背着,然后两人就弓着身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蒂雅赶着羊比齐天林还熟练得多,走了一段就让羊自生自灭,她也爬上齐天林的背。

只是偶尔传来小姑娘的唠叨声:“我脸上好痒……有点痛……”

齐天林看一眼:“血干透了是这样,谁叫你到处**弄这么多血在脸上!干结了!”忍不住用中文咒骂:“该你娃背时!”

小姑娘抱住他的头艰难的复读:“刚你我本是!”然后自得其乐的嘿嘿笑……

这一走就走了一个多小时,蒂雅都已经昏昏欲睡,齐天林才躲躲藏藏的靠近城市边缘,挑选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郊区街道作为目标,摘下头上的小姑娘放在墙角,把背包长枪都扔她身上盖住,被惊醒的蒂雅才懵懂而迷糊的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个居然还有路灯的街道,加拉镇已经全镇没电了,街道两边都是有铁花门的院落,看上去应该条件还不错,齐天林抬头看看两米来高的围墙,就拔出战术背心上的一把刀打算插进墙体当梯。

意识到他要翻墙跑的蒂雅,顿时大急,又不敢出声,身上更是压着两支步枪两个背包,丝毫不敢乱动,就只好用鼻腔嗯嗯嗯的发出焦急声。

齐天林过去蹲她面前:“闹什么闹?我进去开门就让你进去!”

蒂雅小声争辩:“我要和你一起!”

齐天林讥笑:“我翻墙,你能做什么?”

蒂雅拉住他的背心:“你把我举着就到墙头了,我帮你看那边嘛……”又带点撒娇的摇齐天林。

齐天林头痛,把长枪都背上背背上背包,才举起蒂雅,果然有墙头高了,小姑娘鬼头鬼脑的拿着那支带消声器的手枪在墙头煞有其事的窥视一阵,才回头对齐天林点头。

齐天林把手中这把刀狠狠插进墙面,才踩着翻上墙头,观察没有一点灯光的房屋好一阵才慢慢的把自己滑下去,又抱下小姑娘,摘下身上的东西给她抱住,自己才轻手轻脚的打开院门拔出墙上的刀溜回来关上门,叮嘱小姑娘不要动,戴上夜视仪就过去检查房间……

城外的院子是真没人住了,一共就几间房,都没有发现人,齐天林才松了一口气的回去提东西,说话声音就稍微大一点了:“走吧,进屋……”

战术背心上有小电筒,找到卫生间打开龙头,还有一点股小小的水,就招呼小姑娘来洗澡:“你现在一身都是血,好好洗……”转身正要出门,蒂雅就小声:“怕!”

齐天林懒得理:“你把枪放在旁边洗澡,多练习几回就怕个屁!”

齐天林就在客厅随便找了个角落,用两把椅子挡住,把枪支放在手边,再拉过两张坐垫,靠着就进入休息状态……直到那个小身子又过来蜷在他怀里……

直到天明……

朝阳是穿过窗户投射进来的,带有波斯风格的弧形窗,说明这个原来的住户还是属于比较有钱一点的,白色的墙面上乱七八糟,明显是走的时候很匆忙,但尽量拿走了能拿走的一切贵重物品,包括墙面的挂毯,屋里的东西都是东倒西歪,在光线中腾起一点点灰尘。

齐天林看见旁边还有张沙发,就把小姑娘放在上面,扯过地上的一张窗帘盖她身上,自己使劲的伸伸懒腰,还是有点酸痛,想起昨晚的搏斗,忍不住在身上摸一摸,还好那件M65军风衣,之前给了蒂雅御寒,没有被染血!

苦笑着脱下衣服,当年可就是因为从小了《第一滴血》里面的史泰龙穿这款军衣才迷上军人生活的,早知道该带点内衣出来,现在这件黑T恤上又有三个洞……

卫生间里水确实很小,估计都是附近社区水塔里面仅存的一点余水了,但还是让齐天林万分珍惜的洗了个澡,只是刚准备继续穿上血迹斑斑的衣服时,发现蒂雅穿着和他同款的内衣,一身松垮垮的打着呵欠站在门口看着他!

这里略微解释一下,从老书跟过来的读者就知道我是个很勤奋很守时的写手,只是因为那本书还没完本,还要写新书,所以这段存稿不多,一个月左右吧,那边完本,这本的更新就会好很多了,这段新书期请尽量支持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