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章 口粮

第十七章 口粮

齐天林烦人的把嘀嘀咕咕的傻子赶走,就这样把自己风干了一会,正要将就着直接穿工装多袋裤,蒂雅又自己用左手横蒙着眼睛过来,右手里拿着一套T恤和大短裤,齐天林莫名其妙的接过来,没多想就直接穿上,奇怪:“你哪带的?”自己的包里就饼子和水吧?

小姑娘放下手,嘿嘿的满脸堆笑指自己身上!

齐天林才注意到小姑娘居然用窗帘布,怎么裹来裹去又给自己弄了个袍子!自己身上穿的是小姑娘的?齐天林一阵翻白眼的穿上长裤,出来客厅里开始检查东西。

小姑娘一直拿的手枪也是把P226,不过多了一个消音器接口,M4步枪明显也是专业改过的,枪管有加长,适合这样的开阔地带增加射程,前面还有消声器,适合偷偷摸摸搞行动,但没有什么多余的附件,就一个四倍小海螺瞄具和一个激光指示器,海军版枪托上还绑着一个用防水袋封住的高明GPS,另一边绑了一个紧急备用的二十发短弹匣,就这么一点小细节,就知道这是个身经百战的高手,结果却倒霉的被蒂雅干掉了。牧羊人的AK步枪就是最常见的型号,应该是来自于华国的五六式,因为下面有一个三棱军刺,齐天林对这个还有点兴趣,打算拆下来作为自己的防身刀。

瞥一眼蹲在旁边呵呵傻乐,期盼分点什么的小姑娘,齐天林拿过那支手枪,教她拧下消音器:“平时不要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但是没人就要练习拔枪,还有要练习快速的上消音器……”

蒂雅郑重的接过,就在身上东摸西抹的找地方藏,齐天林看她有撩袍子的迹象,联想到那里面可能啥都没穿,赶紧拉住,抓过那个从尸体上拆下来的手枪快拔腿套,在自己身上演示一下才甩给蒂雅:“自己拿到隔壁去戴!把腰带和腿带都收紧点!”

不愿走远的小姑娘,磨磨蹭蹭的转到沙发背后挡住,露出个头,在那边捣鼓了好久才过来,齐天林观察两眼,觉得在袍子里不太明显才点头,把她赶到一边去练习拔枪,自己慢慢的整理东西。

不大的随身背包里有十来封单兵口粮,一些备用子弹用塑料袋装着,没有任何的纸质文件和任务说明,但是有几个没有拆封的激光信号发射器,这种不是给人看的,是给激光制导炸弹指示方位的。这个人果然是个西方政府的特种兵,他们潜入腹地,只要发现适当需要攻击的政府军目标,比如油库、军火库、兵营、甚至几辆坦克,就放下这个信号发射器,呼啸而来的战斗机扔下激光制导导弹,就可以锁定目标,准确完成任务!当年在伊克拉,萨姆达就被这帮人坑得够呛,实在是伊克拉全线崩溃的重要原因之一。

看来这次又是故伎重演,只是沙漠鹰的团灭是不是也是他们搞的鬼呢?

衣兜里裤兜里也没什么多余的东西,半块巧克力,一张女性照片,一根卷成圈两边有小木柄,可以勒脖子也可以锯树木的小段钢丝,还有可以分别应付政府军和反政府军的两份签发识别证……

齐天林毫不忌讳的大口嚼那半块巧克力,翻来覆去的看这张背后写着“我的爱”的女人照片,这也是谁的爱人,谁的父亲和儿子……

只是在战场上就都只是杀人的机器!

耳边单调的声音有点停止,齐天林扭头看过去,小姑娘正盯着他手里的巧克力包装纸咽口水!

齐天林笑骂:“你个吃货!”从背囊里翻出一包单兵口粮砸过去,蒂雅就跟捡球的狗似的,一扑就抓到,把手枪插进袍子里,乐滋滋的过来坐在齐天林旁边笨拙的拆包装。

齐天林教导:“能用刀的时候就用刀……那个腿套上是有把小刀的!”

小姑娘二话不说就翻起袍子,露出缠在光腿上的腿套,果然枪套边除了一个备用弹匣就是一把很小的防卫刀,也就七八厘米长,这些杀人机器身上几乎到处都是武器,真是武装到了牙龈的。

齐天林又想翻白眼:“你不要动不动就这样撩袍子?!”

充耳不闻的蒂雅还要齐天林指导,才知道怎么拔出刀来,嘿嘿笑,用刀破开这封和杂志差不多大的单兵口粮以后,不由得衷心的发出一声低呼,撒落一地的各种小袋包装食品让她几乎是快乐得要哭出来!

齐天林自顾自的整理战术背心上的东西,这就更多零碎了,多功能钳,战术刀,手枪和步枪弹匣,救生灯,手雷,烟雾弹,电筒、水袋,医疗包,小太阳能电池板……简直就是一个移动小仓库!在清理这件背心前胸地图袋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一个小小的防水便笺本,打开上面都是些写得极其潦草的暗语,勉强能找到阿威兰德的字样,除此以外就是天书。齐天林觉得也许是线索,打算以后交给擅长这个的人看,随手揣进裤兜里……

就听见旁边的吃货一阵荷荷荷的怪声,转头一看就想撞墙:“辣椒酱你全部吃了干嘛?!”伸手抓过一个可乐瓶拧开递过去,蒂雅赶紧咕嘟嘟喝几口清水,齐天林指点:“这个是主食,这是配菜……主食也不是拆开就吃,这个是唯一不能吃的,是无焰加热器,喏,把这个口,把主食包放进去,再从这里倒水进去,折叠一下等化学反应,等一会……这就是热的了……”

整整十二分钟,蒂雅这可怜孩子就捧着餐包一动不动,神奇的感觉手上的东西变热变烫,差点甩开,齐天林才帮她把主食包取出来:“喏,这是……嗯,鸡肉沙司,不要用手!有一次性勺子!”制止了打算原始状态进食的小猴子,撕开一个小勺递过去。

蒂雅盛了一勺,心急的放进嘴里含住,完全无法抑制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悠长的满足感,还没咀嚼,就飞快的舀了第二勺打算又送进嘴里,在嘴边突然停住,欢喜的仰头举手要喂给齐天林……

几年来一直滚爬在沙土和一帮大老爷们之间的齐天林,忽然觉得有一种温暖似乎伸到了嘴边,忍不住就伸手在小姑娘头上轻轻摸一下,蒂雅居然有个下意识的往上伸头迎着顶手的动作,齐天林就笑了:“自己吃……慢点吃,我给你说,这个是饼干,这是糖,这是面点,你把那个配菜拆开,倒进去搅拌了一起吃,我不吃,我吃腻了,对,都拆开,一起吃……”

本来难得的温柔口气,最后还是习惯性的低吼:“你喝点水!吃慢点不行?噎死你这个吃货!那是火柴!不是吃的!”

蒂雅只知道鼓着腮帮子对他傻笑!不时把手里的东西伸过来给齐天林分享……

真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