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章 铁疙瘩

第十八章 铁疙瘩

吃过早餐,齐天林收拾好所有东西放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自己什么武器都没带就背着之前那个背囊,竖起衣领,用袍子蒙住脸的蒂雅牵住他的后衣襟,两人慢慢沿着街道,往清真寺的方向走过去。

蒂雅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味:“你们以前天天都吃这个么?”

齐天林觉得烦人:“你多拿眼睛看周围观察,别老是想着吃的!”

蒂雅委屈:“我以前没吃过嘛……”

齐天林许诺:“以后还有更多好吃的,着什么急啊?”

小姑娘高兴:“真的?什么时候?”

齐天林想打人:“以后就是以后!叫你看周围,老看着我做什么?老子又不是蛋糕!”

蒂雅马上被吸引:“蛋糕!没吃过!好吃么?”

齐天林被打败:“城里有卖的没?”

蒂雅简直激动得要发抖:“我知道,我知道……妈妈以前不许我去看……”也许是想起了母亲,情绪突然有点低落。

齐天林低头看看小姑娘,伸手抱起她坐在自己手肘上:“好了好了,还有你叔叔……”

话音未落,蒂雅就情绪有点激动:“你说了不把我送过去的!”

齐天林点头:“好好好,不送,我们去吃蛋糕,然后我去清真寺看看情况,我们再回镇上。”

蒂雅才小心的开始指路,齐天林明显感觉到有点绕路……估计是绕过她的叔叔家……

街上的人真的很少,也没什么拿枪的武装人员,没有警察没有军人,个别人都是匆匆忙忙的经过,齐天林这样风尘仆仆的样子也一点不起眼,蒂雅还聪明的用自己的袍子边挡住齐天林的脸,只是她大腿上的手枪很有点硌人。

到了集市这边,总算是人密集了一点,就算再危险再混乱,也还是要吃饭要生存,总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在做买卖,只是原来的货币就不值钱了,美元是最好的硬通货,法郎也可以。

齐天林先买了两个西红柿,随手擦擦,一人一个就开始啃,蒂雅抱住他的头,偶尔滴一滴西红柿汁到齐天林头上,居然就拿手指抹了吃!齐天林吼都吼不住。

终于到了那家所谓的蛋糕店,齐天林觉得就是一般的烘焙蛋糕,很一般,可也能感觉到抱着头上的手紧了不少,叹口气,买了一袋装在背囊里,蒂雅自然是捧一个开始哼哼着享受,落齐天林一脖子的碎屑,也给她沾着吃了!

既然来了,齐天林就本着不走空路的原则,多买了一些食物和日用品,才在蒂雅依依不舍之下去清真寺。

其实清真寺就在集市旁边,白黄色的墙面很高,足有十多米高,两座灰绿色球型的塔尖足有十来层楼高,远远就能看见,粉红色的圆顶主楼也很醒目,可以算是城市里最华丽的建筑了,一接近清真寺附近,就能感觉完全不同的气息,绿树荫荫,草坪斑斑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好多部车停在大门口外。

齐天林稍微观察一下门口的检查就把蒂雅放下来,两人分开走过去。

门口的人还不少,蒂雅这样的穷苦小姑娘根本没人注意,她顺着墙边,轻而易举的就溜进去,蹲在里面妇女堆边只露个大眼睛看着门口。

齐天林确实要麻烦点,毕竟他是个东方面孔。不过在仔细检查了他一身没有任何武器,只背着一袋食物,他解释他是华国工程的留守人员以后,还是友好的放他进来了,蒂雅在齐天林的手势阻止下,才没有过来粘着他,只是尽量远远的跟着。

走进寺内,齐天林才感叹为什么街上的人那么少,敢情全都在这里面呢!

足有几千上万人,都整齐排列的伏在地面上,大殿那边传来一阵阵的念经声,齐天林也找个角落脱了鞋子伏下,偷眼打量整个环境……

得益于现在良好的视力,齐天林能观察到不少细节,这座清真寺是部分古旧,部分新建的,冥冥之中,他能知道那个所谓的圣物就在主大殿,这是奥塔尔反复唠叨的一件事,所以在一阵礼拜完毕后,他就尽量的从大院里往主殿走。

能观察到还是有不少持枪武装人员站在各个角落把守,毕竟宗教力量永远都是这些区域最强硬的代表,以前政府还比较控制武器,战乱一起,两边都在使劲的发放武器增强战斗力,也衍生出了很多拥兵自重的地方宗教武装。

这是目前这个穆塔伊清真寺的地位实在是有点高,所以各方都不敢随意攻占,也算是变相的保护了这座城市。加上最近选大长老的事情,这里就更多人了。

齐天林能听见议论说起码要到下个月清真寺才会略微清闲一点。

挤过人群,齐天林终于在大殿外看到一大块石碑,详细的讲述了清真寺以及奥塔尔的历史!

原来奥塔尔这个黑大汉的地位这么高!

这个家伙就是领导这个民族在几百年前就抗击来自欧洲的侵略者,威名远播到现在的总统上任都要去祭拜一下他,可这个传说中真的是永远不会受伤的家伙就只有一个罩门,不能被砍头……可他终究还是被身边的爱侣半夜用斧子砍下了头!

怪不得这家伙对女人这么大的怨念,齐天林忍不住看了一眼偷偷摸摸挤在角落里看着他的蒂雅,嗯,还好这只是个小孩子……

石碑记载这座清真寺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建,这里有唯一据说是奥塔尔流传下来的圣物,供奉在大殿之上,是可以排队进去参观了,只是……女人严禁踏入大殿!

齐天林啼笑皆非的随着排队人流慢慢往里走,果然蒂雅丝毫不敢过来跟着,一脸焦急失落的躲在角落里。

一边慢慢挪,一边观察环境,齐天林还有心把自己和这些当地人做了点外貌比较,其实这边有点白种突厥的相貌,和华国国内蒙古族的黄种突厥有点类似,齐天林觉得自己把一张脸在风沙里再折腾一下估计还真有点像,所以还是打算把胡子蓄个八字?又接近这边的人,又不同于以前的络腮胡。

边想边走边看,大约半小时后就在一个巨大的金碧辉煌台子上看见一个玻璃盒……

齐天林伸了老长脖子才隐约看见,好像是一把短柄的斧头还是锤子!

现在都核武器时代了,真有必要来拿这个铁疙瘩?

那就等下个月人少点再来吧,齐天林可不愿意后面被一大群愤怒的教徒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