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0章 叛军

第二十章 叛军

接下来的生活是齐天林难得的休憩时光,不过没荒废,因为在沙漠鹰慢慢落下的一些功课,试着一点点补偿起来。

体能上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主要还是对枪支的敏感性,那天那个西方军人对手枪的操控和时间点的掌握,让他甘拜下风,就那么一瞬间,几乎是来自肌肉本能的操作,就让对方抢先击中他,而且对方对于时机的判断和进退,都不是奥塔尔这个莽夫的一味攻击能比较的,说起来那天那一瞬间,齐天林就仿佛是奥塔尔附体一样,平时他可不容易这么热血攻击的,看来还是得注意……

所以齐天林做得最多的,就是拿着手枪和步枪,在厂区内的狭小空间里反复演练各种城市作战技巧,这是他比较缺乏的,因为以前在部队上就属于野战部队,沙漠鹰里他通常是远部接敌的狙击手,身边还有宝宝这个火力手保护,所以真的是有点缺失。

那支缴获的SVD狙击步枪,他还真的有点瞧不上,比起他原来那支奥地利产SSG69,精度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只是为了熟悉枪支弹着点,练习了一个弹匣,校调好瞄具,就包好放在墙角。

主要还是用M4练习各种射击和行进技巧,相比他原来一贯使用AK作为支援武器,这支改造过的步枪只能说让他感觉很爽!轻微的后座,几乎忽略不计的上扬,舒适的手感,可变倍的小海螺,都让他感觉有种如虎添翼的畅快,也许这就是奥塔尔对自己那个铁疙瘩念念不忘的原因吧,越发明白这种感觉以后,齐天林还是决定下个月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要去帮黑大个完成心愿。

蒂雅就很少来打扰齐天林了,小姑娘杀了一个人,也许是在夜晚,没有太强烈的感受,按照齐天林的安排,天天上午傻乐着端枪在角落里练习射击,每天打个二三十发,不开枪就练据枪。

齐天林偶尔掉头呵斥:“拔的时候快一点!每次都必须关上枪套的卡子,不许先打开偷懒,动作要一气呵成,你接敌之前会有人告诉先打开卡子么?老实点!”幸好这个快拔枪套是沙发里兰的,如果是黑鹰的,小姑娘还用不了,手太小,齐天林这个亚洲人的手不太合适。

小姑娘嘟着嘴自己加油坚持,因为到了下午,齐天林就允许她练习开车了!

这事在这个四面荒漠的厂区,再简单不过了,随便开,周围都是平的,空旷得又不怕撞,齐天林通常是稍微讲解一下,就打开空调,在副驾驶座上睡觉,让乐呵呵的蒂雅自己折腾!

蒂雅就把这事当成幸福孩子打游戏,勉强的抓着方向盘,把座位移到最前面,还是要尽量伸腿才能够着油门刹车,一脚踩一个,撒了欢的在荒漠上乱窜,只是看见齐天林要是睡着了,就慢慢开,侧着脸看着他傻笑,觉得自己心安不少。

其实别说食堂外那几桶汽油柴油,就是那些废弃在厂房里的工程机械上面的柴油都有几百升,考虑到这部越野车是汽油的,齐天林还是想最后换一部柴油的走,对于他这种长期混迹在荒山野林的人来说,柴油车似乎没那么娇气,靠在椅背上慢慢回想那天在城里各个停车场看见的车辆,口里问:“镇上还有什么车没?”

蒂雅一边开车一边摇头:“能跑的全跑了,基本上都跑到城里去了。”

怪不得城里那么多车,四面八乡的估计都扎过去了,齐天林一边摸摸有点胡茬的下巴,一边自己打思量……眼睛却瞥见远处有几个黑点!

以他的视力自然能看见那是三部皮卡车!有一部后面架着一挺可以平射的12.7毫米苏制高射机枪,另外两部就是架着从不知道哪里拆来的火箭弹发射巢,典型的叛军火力装备!

齐天林马上把蒂雅撵到后面去,跑是跑不掉的,那挺机枪扫射起来,越野车立刻就成废铁堆,就算侥幸逃开,只要那俩发射巢一个齐射,覆盖面怎么都可以烧成焦炭。

他现在有点底气,索性开着车迎上去,打开天窗和车窗,自己伸手出去招手,叫蒂雅也从天窗探头依依呀呀挥手……

果然对方就没了多大的戒心,让他靠近。有几个还下了车,持枪对着他,看他空着手走过去,才放下枪口。

下了车的齐天林踩着咯咯作响的沙石,走到机枪皮卡车门边,主动打招呼:“兄弟……你们去哪里?”里面有四个男人,穿得都比较混乱,没有任何绿色标志,手里武器的混乱都说明这应该是叛军。

果然问话也没有一点军人的感觉:“你是谁?我们去抓首领!”首领就是这些叛军对那个昔日强力元首的称呼。

齐天林带着赌一把的心态,掏出叛军识别证递过去:“我是派过来干活的,你们知道吧?”

里面几人果然轻松了神态:“哦……原来是你们啊……”外面几人也纷纷背着枪过来笑着拿过识别证看看,然后恭敬的递给他:“你看上去是个亚洲人哦?”

识别证上是没照片的,因为那些特种兵长年混迹在这些地方,自己形象都多变,主要是有个IC芯片和条码,用电脑一扫描自然有资料,不过这里嘛,怎么都不可能有那玩意儿。

齐天林做个耸耸肩的动作,这是宝宝这个美国人最喜欢做的:“上面认为非洲和亚洲长得都差不多!”

众人哈哈大笑,还有人热情的递过一根烟,齐天林接过来点燃:“你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这些叛军毫不掩饰:“全靠你们帮忙,部队推进得很快,我们是刚弄好这三架武器,赶过去支援的,还有这一箱箱的弹药,感谢真主,感谢你们的空头支援……”

齐天林看看后面:“我没多少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给我装点?”立马就有小伙子跳上后货舱,找个木箱就各种装成一箱。

齐天林还接受了两包香烟才轻描淡写的说:“我在这一带的任务完成,要换地方了,这该死的雇佣军,到处都有,这边城里才搞完,又去西边!”

这帮人一说事就七嘴八舌,提到雇佣军也有点气愤:“这帮家伙拿钱做事,到处打冷枪,烦死人……”

“我这大腿上就是雇佣军打的黑枪!”

“听说首领身边现在都是雇佣军支撑着的,政府军没多少人了,我们还要赶紧过去,不然就没搞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