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1章 告别

第二十一章 告别

但是齐天林就在这片声音中听到一个:“我也参加了你们围剿这附近雇佣军的……”

齐天林就饶有兴致的问:“你打到人没?”

这是个有卷曲胡子的中年人:“没有……我都不知道打谁……乱的很,基本上都是临时凑起来的,一路召集的。”

齐天林抢功:“我们可没来两个人,是我们的人还是你们的人召集的?”

中年人笑:“你要检查工作么?是我们的人,只有三四个有步话机的,说你们给方位,我们围就是了,多简单!”

齐天林打算冒险:“没叫你们稍微注意别搞到我们那个内线?”

中年人一脸懵懂:“没有……”

齐天林不敢多问了,哈哈大笑:“还不错,我给你们说个建议,你们最好别找大部队,就你们这帮人,自己注意配合,三部车展开走,注意安全,能抓到的政府军更多一些!”

这些人都是把西方军当成教官的,兴致大涨:“怎么做?怎么办?真的么?”

齐天林就顺口胡说:“我们侦查过了,是没什么地雷的,你们尽管围过去,对方有也是小股兵力,你们跟了大部队,可就分不到肉吃了!”

听得这帮人心下大动,感谢连连,又抓了些子弹,才嘻哈着组队而去……

一点没个打仗的样子,就是一群土匪!

蒂雅看这些车走了,才又调整座位,把没熄火的车开过来,一脸仇恨:“他们去哪里了?”她不明白局势,分不清叛军政府军,总之认为这些军人都不是好人,都是害死母亲的一伙人!

齐天林打开后备箱,搬弹药:“关你屁事!好好开车!别想着报仇,那个家伙不是被杀掉了么?”

蒂雅在前面尖声尖气的咒骂:“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齐天林过来上副驾驶:“往回开,你这心理有毛病!”

小姑娘不明白心理是个嘛玩意儿,不回话,专心开车。

有了新补充的弹药,两人在厂区练习的射击数量也增加不少,齐天林把M4也交给蒂雅练习,毕竟这个的后坐力本来就小,加上消音器一调整,更小,加上内部改过,后坐很轻微,也适合她用,只是这个加长枪管的M4不太适合她背。

在厂区的日子就这么慢慢的在硝烟和刀削面中度过,齐天林不许小姑娘再吃口粮,因为接下来也许有一个跋涉的过程,这点口粮用处大。

蒂雅倒是完全没意见,每天捧个硕大的搪瓷碗吃刀削面,还自己端到母亲坟头去嘀嘀咕咕的吃,脸上笑容倒是日渐增多,慢慢能走出母亲身亡的情绪。

齐天林心里有了点底,知道确实是西方国家收买了人,打定主意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做事,就开始做各种准备,每天多收集点蒸馏水拿大塑料桶收集起来,把车厢后排的座位全部拆掉。

先是四桶二十升的水桶,然后才是各种枪械弹药和衣物食品,最后就是仗着力气大搬上来的两个一百升的柴油桶,又拿几个塑料桶装上柴油,绑在车顶。

算算日子差不多,就把蒂雅喊到面前说事……

一个月不到的日子,小姑娘越发黑了,不过精神头好了很多,似乎也结实了胖了点,毕竟那么多蛋糕和吃食还是有去处的,重要的是以前死气沉沉的眼神基本不见了,淡绿色的眸子充满生机……

是的,淡绿色的眸子,齐天林似乎还没怎么好好打量这个小姑娘,身上是自己用在工地上找到的被单做的红布袍子,袍子一直罩着头,但是从头巾前沿下,是能看见栗色的长发打着卷被捋到了后面,带有明显波斯人血统的眼窝很深,眉毛就在眉骨的边缘上,细长,眼窝里的眼睛特别大,也许是因为肤色偏棕的原因,反衬出眼白特别白,特别大,所以眼球中心的淡绿色眸子就特别醒目,准确的形容就是猫眼!

鼻梁也是波斯人的风格,很笔直很挺,下面是倔强的嘴,时常都是这么抿着,下巴尖尖,放在和平时代,也许就是十足的美人胚子,在这战火时分,也许就是种罪过……

或许自己也从母亲那里明白这个道理,养成习惯的小姑娘时常都把自己弄得乌七八脏,只有晚饭才洗干净脸,可齐天林基本上都是熟视无睹。

身上的袍子很宽大,呈放射状挂在肩头,丝毫没有勾勒出身材的感觉,不过齐天林清楚得很,那副青涩的小身板上,现在右腿挂着一只P226和一把巴掌大的利刃,左腿挂着备用弹匣和消音器,右后腰的地方居然挂了一颗步兵进攻手雷!

那是那次叛军们慷慨的馈赠之一,齐天林教小姑娘扔过两颗以后,这个似乎非常崇尚暴力的小姑娘就极其热爱这个东西,她随身的几件宝贝中就又多了一件。

左边后腰还有一把枪刺,本来齐天林从五六式上拆下来打算自己留着使用,可五六三棱枪刺比较讨厌的就是那个手柄有点小,握着很不舒服,后来想想,干脆给小手的蒂雅用,而且那个东西对力量要求更小一点,更锐利,蒂雅自己乐呵呵的找点布带做了个结挂在腰上,实在是没有什么皮子可以做鞘。作为回报,小姑娘认真的用一张废背囊的帆布给齐天林做了个刀鞘,把母亲留下的匕首装好捧给他。齐天林拿来随手绑在小腿侧面。

小姑娘现在捧着一叠圆领衫和大平角裤的内衣,满脸堆笑红着脸仰头看着齐天林,自打换上这种来自华国的内衣,蒂雅是觉得舒服不少,齐天林看看她这年龄估计也用不上胸衣,就懒得管她,反正衣服都是她洗,所以晾干的衣服,两人几乎是在混穿!

齐天林还的调整一下语气才开口,有点尴尬,因为前几天小姑娘那啥,有亲戚来看望,又不说,病恹恹的不正常才被齐天林发现,很不讲究个人卫生的蒂雅被齐天林训斥了一顿,还是他用布条做点什么应付过去,所以现在小姑娘看着他就脸红,齐天林也想脸红,可惜皮太厚。

“那啥……我们要走了,你确定要跟我走吧?”

蒂雅不犹豫:“我……已经给妈妈说了,我要一直跟着你!”

齐天林点点头:“不可能一直跟着的,不过现目前就和我一起走吧,以后我会帮你回到社会的……既然这样,你就给你妈妈告个别,下午早点吃过晚饭我们就出发!”

蒂雅不询问去哪里,只是使劲的点点头……

下午在坟头好好哭了一场,就擦干眼泪,抱着四条步枪上了车。

好重的!

为什么要加更呢???因为,因为《叛徒》居然是上周铁血全站的鲜花榜第三名!!!!好给力,所以表示感谢,也敬请各位看书的书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留下您那不要钱的鲜花吧,让更多人看到《叛徒》吧,老读者都知道我码字的火力很猛的哦,成绩好,自然就倾注更多时间来写这部我很喜欢的热血战地浪漫小说啊,求各位给力宣传投鲜花,收藏啊~~~~~~拜托了~~~~~~成绩好,我就会加更,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