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3章 我们

第二十三章 我们

齐天林心一横,就从七八米高的窗户跳下去,稳稳落地!

一点不管别人是不是要开枪,飞快的窜向之前那个角落……

他去的那个方向算是死路,这点或许有点出乎包围者的预料,一阵嘈杂的呼喊以后,调整人力,喧闹着朝这边愤怒的围过来……

脚下步子还是快,也许觉得他是瓮中之鳖,也许舍不得寺庙收到伤害,没有人朝他开枪,朝天开的还不少,愤怒似乎在凝结成巨浪,人越来越多!

齐天林一把抓住绳子把绳尾卡在腰间,用自己一个半手,快速的往上爬,后面的人没想到这里还有个后路,有些连忙开始绕道上楼……

但是,也许是觉得这个角落无所谓损失,也许是觉得向上打不用担心跳弹,有人就举枪开始射击了,纵然是准头较差的AK,纵然是齐天林在绳子上荡来荡去,总归还是有几发打到了他的身上!

那叫一个痛!

齐天林好歹没忍住,差点就放手掉下去了,唰唰最后几下,翻上楼顶,就他一人,楼梯爬起来慢的很。

看看下面越积越多的人群,齐天林总算还是个年轻人,有点得意的举起那个铁疙瘩扬了扬……

就在这一刻,似乎是齐天林这个动作呼唤起了铁疙瘩远久的记忆,它忽然就发出光芒来,淡淡金色的光芒,齐天林一下就呆住了:“这是嘛玩意儿?绝地武士的光剑还是暖光灯管?”

下面的人也呆住了,从他们的角度看过来,就在那个高高的屋顶,有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泛光的神器……是的,几百年来无数人摸过瞻仰过的神器,发出了光芒!

联系到刚才这个年轻人挨了几枪,地面还有洒下的血迹,却毫发无损的样子……

好多人都好想喊,老婆来看奥塔尔大神显灵了!

神迹啊!

现有一个人跪下,伏身高喊,第二个,第三个,然后就一片片的伏下了,后面来的只稍微看清那个发光的东西,就毫不犹豫的跟着伏下……

已经冲上楼顶的人自然也看见,听见下面高喊的颂扬声,再看看已经伏了一地的人,也跟着就伏下了……

此时不走,还待何时,齐天林可没兴趣去当菩萨,只是喊了一声:“你们真不该帮着外国人剿杀以前加拉镇的沙漠鹰!”

然后就把攀爬钩挂在墙顶边,飞快的速降下去,下降就不怕手上有东西了,他还用那东西来做缓降器,熟练得很,一下就掉在卫士旁边,汽车果然被打着了,小姑娘一脸焦急的坐在驾驶座上!

齐天林看看没人追赶,跑到驾驶座这边:“过去!我来开!”要是待会那些狂热的信徒们发现大神的车撞坏在路边就太搞笑了。

蒂雅马上爬过去,翘起的小腰身上倒是依稀能看见军刺的轮廓。

齐天林跳上来就开跑,等信徒们纷纷扑到这边的墙边,就只看见一辆绝尘而去的车,地面黄沙土尘太多,又是夜晚,根本看不清车辆型号……

所有人都在惊讶大神居然还能开车,看起来开得还不错……

然后才开始考虑神器已经被大神拿走了,以及大神最后一句话什么意义……

其实就没什么意义,纯粹恶心人,说不定这些狂热分子能捣鼓出点什么恶心西方人就好了。

现在亮过光芒的铁疙瘩已经回复黯淡,也能放手了,随手就把铁疙瘩扔在驾驶台上,蒂雅好奇的撑着身子探过去看看,可挡住了后视镜,被齐天林随手一巴掌撩开,摔在座位上,也不觉得疼,笑嘻嘻的又爬起来探头去看,这回注意不遮镜子:“这就是恶神的神器?”

齐天林放心的看看后面没车追来:“恶神?你们这么喊他?”

蒂雅嘿嘿笑:“恶神是不许女人去看的……”

齐天林扬扬眉毛:“我知道,女人就爱背叛人嘛!”

刚才还笑嘻嘻的小姑娘一下就炸了毛,跳到座位上:“我才不会背叛你!”

齐天林只转头打量一下,哂笑:“别人说的是女人……你?最多就是个小孩!”

小姑娘更炸毛,双脚一直在椅子上跳:“你胡说!你胡说!”翻来覆去也没多少词……

这倒提醒了齐天林:“你在镇上念过书没?”这个国家的教育是免费的,当然这免费的质量也不高。

小姑娘被转移注意:“念过,我们都是教政治课颂扬首领的,直到乱起来才没读……英语才会认字母……”

齐天林就有点奇怪了:“听说你爸是战死的,有抚恤金吧,怎么那你和你妈过得那么惨?”

蒂雅现在总算能正常点回忆:“有的,不过都被叔叔拿去做生意了,也不给我们!我要杀了他!”说着说着,有暴力倾向的小姑娘就又激动起来,掸着双腿在天上晃悠,如果没听见那语句,也就是个花季少女的调皮动作……

齐天林伸手从后面拿过一张毛毯扔给小姑娘:“杀什么杀!盖好毯子睡觉,我们现在就要离开这个国家了……”

乖乖拉毯子盖住自己的蒂雅似乎对祖国没有什么必要的概念:“我们上地理课说过外国,我们是要去外国么?”

齐天林看她在毯子下扭来扭去:“你在干嘛?”

小姑娘嘿嘿笑:“我把枪和手雷摘下来……还有枪刺……”真的一件件杀人武器就从毯子下给变出来,随手就放到挡风玻璃前的驾驶台上,然后是腰带,腿带……最后,居然还摸出那把五四手枪摇一摇,带点小俏皮:“这个还是要一直放在手边。”

齐天林白眼:“你怎么不把步枪也放手边?”

小姑娘嘿嘿的拍拍车门:“那把大的我就靠在这边的!”那就是那把折叠托的五六-二式了,蒂雅试过一个弹匣后,就决定放弃M4,专门带这个,因为她实在是觉得AK噼里啪啦的感觉太带劲了,M4小气得很,她很怀疑能不能打死人,而且这个小文盲怀疑加了消声器的手枪是不是有威力,因为当时齐天林就是被这个打中又没事的!

等什么都躺舒服了,拉着毯子到下巴下的小姑娘睁着眼看外面:“我们真的去外国?”

齐天林笑:“当然,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又没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

小姑娘没在意留恋什么,缩在毛毯里喃喃自语:“我们……对……就是我们!”

带着傻乎乎的笑容慢慢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