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4章 狙击

第二十四章 狙击

卫士一路前行……

这是个漫长的旅程,因为几千公里的路程,有很多地方还要兜路,就算现在原本目的地是到东南方的索马里,可不得不往西部绕着走,只有那边才有公路出境口,东南方向是浩瀚的撒拉哈大沙漠,这个地球上最大的沙漠地带,自问自己不算是一个沙漠专家的齐天林可没有折腾自己的想法。

只是往西部走,就不得不和目前的战场重合,不得不万分小心,尽量夜间赶路,免得不小心陷入双方的混战当中去。

齐天林开着车,真不怎么觉得累,为了节省油,也没有开空调,小姑娘习惯得很,到了天明就要求换她开车,让齐天林休息下。

齐天林听她唠叨了一个多小时,就只好让给她,也不想睡觉,就信手把那铁疙瘩拿起来细细看……

准确的说,是个锤子,带有非洲战术特征的战锤,样子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一根棍子头包着一块圆头,圆头没有岳云拿的那种大锤那么夸张,就比棍子也就粗个两三倍而已,不过说起来外形简单,上面各种复杂的铸造纹饰却非常复杂,看不出来材质,拿在手只觉得很趁手,有点拿棒球棍的感觉,但是长度只有棒球一半左右,齐天林记得苏格兰和罗马帝国都曾经有过类似的战锤,但都很少见到这么精美的,理论上来说这么精美的铸造工艺不应该出现在非洲啊……

拿在手里把玩一阵,也没出现什么发光的情况,齐天林想试着挥挥,车里展不开,然后就只听“嘭”的一声轻响,前挡风玻璃就开了个孔!有枪手!

齐天林一扔棍子小吼一声:“停车到车底下去躲着!”

然后自己转手抓住SVD和手枪推开车门就滚出去!滚到路基边干涸的水沟里……

卫士在十多米外停住,蒂雅动作没齐天林干净,有点拖泥带水的滚翻下来,但是她个子小啊,一下就溜进车底,手里还拎着她的手枪……

齐天林看看环境,卫士行驶的马路略微高于周围,根据刚才子弹从他前方射入,穿透蒂雅后方软蓬,说明枪手是在右前方,那面是有一个村庄……

齐天林小声喊:“躲到轮胎后,尽量收紧身体!”然后自己就开始端起步枪用瞄准镜慢慢搜寻……

有鉴于之前这个狙击手就是因为镜面反光被他发现,出发前,他就按照自己的习惯用电工房找到的电工胶带把物镜遮掉,只留下一个一指宽的缝隙,根据他的经验,这样是一点不影响观察的,也没反光。

他的视力有加成,加之这种狙击式的观察很熟练了,五分钟不到,虽然对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就基本锁定大约五百米外村庄的三个地方为狙击点,只是不知道敌人有几个……

因为没开空调,齐天林就只穿了件白色T恤和土灰色长裤,脖子上倒是围着土黄色的阿拉伯格子围巾,现在先脱掉T恤扔一边,再解开头巾围到头上掩盖发色,把手枪插到后腰,采用全身匍匐的形式,头微微侧向村庄,把步枪放在右臂上,瞄准镜向内侧靠在上臂,避免与地面磕碰,采用双脚交替移动一次三十厘米的频率,慢慢的在地面爬行,黄色略带黝黑的皮肤,裤子,头巾都算是不错的伪装色,在这个漫天黄色的开阔地带一点不显眼……

蒂雅有点紧张,趴在减震下,脚尖尽量探住左前轮胎,手从右前轮边慢慢的把手枪伸出来,然后偷偷的从缝隙看齐天林爬行。

齐天林的目的是十几米外一个几块路墩石堆成的石堆,那里算是比较合适的反狙击点,重点是对方不一定能意识到他会爬行到这里,只要在观察的瞄准镜里第一时间没看见他,就会成为他的猎物……

十来分钟以后才到位,平均每分钟就只爬行了一米,所以齐天林慢慢的舒缓呼吸,摘下头巾盖在枪口,伸出步枪又开始观察村庄……

鉴于这十多分钟都没动静,对面开始慢慢有人探头,偷偷的用望远镜观察,露出得非常少,然后似乎是有招呼同伙,从一个预先猜测的狙击位伸出一个枪口,估计也在观察……

又过了十多分钟,才有三个人分得很远,都端着AK步枪,慢慢的往这边移动,狙击枪口一直在那作为支援掩护和观察哨

四五百米距离还是要走一会,齐天林并不着急开枪,他细细的观察着这三个人……

有点衣衫褴褛的样子,仔细看应该是政府军的军装,看起来就是被打散的溃兵,想抢车逃离,这么热的直晒天气也不可能在毫无遮蔽的路边埋伏……

大约走到三百米不到的时候,这三个人已经处于一个比较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位置,齐天林才转而专心观察狙击手,这是个同样采用SVD的狙击手,很谨慎,其实稍微有水平点的狙击手都很谨慎,包括齐天林在内,对方戴了一顶奔尼帽,但把帽子推得很高,这是很多狙击手的传说,这样的话,子弹就会打到高高的帽子上,保全生命……

略微考虑一下,先调整好枪瞄密位,感受一下风向风速,齐天林才轻喊了一声:“取了头巾,用手枪挑着在轮胎边挥一下……”

蒂雅就在他身侧五六米处,马上依言摘下自己那个红布袍子的头巾,伸出手在车底挥动了一下……

齐天林一直死死盯住那个狙击手缓缓做深呼吸,这三个人看不见,正在观察的狙击手一定会从他的枪瞄里看见动静,果然,那个人立刻稍微探起点身子,准备喊自己的同伴注意车底,毕竟他们认为这部车应该还是平民在开,最多是带枪的平民。

就这么一刹那,齐天林略微轻轻呼出一口气,在还未吸气的时候,做了一个短暂的自然停顿,这个时候胸肌完全松弛,身体处于静止状态,就是最佳的击发时间……

手指自然的后移,就如同在轻轻的拨动琴弦,其实包括呼吸调整也就不到两秒钟时间,只听见SVD清脆的响了一声,枪机后移划拉一声,后坐力撞在齐天林的肩膀上,由于枪口盖着头巾,地面没有任何尘土被破膛而出的枪弹气流吹起,甚至连枪口焰都掩盖了,但齐天林依旧纹丝未动,静静的看着瞄准镜里面那个奔尼帽炸开,红白色的脑浆血液一下溅在背后的墙面上!

这时他才轻微移动步枪,观察村庄的各个角落细节,检查是不是还有别的狙击手,根本不管那三个立刻隐蔽的步枪手。

齐天林小声喊:“慢慢转身,观察我们的后方,有任何动静都要通知我……”

蒂雅个子小就是有好处,缩到轮胎后减震下,一骨碌就转过头,趴着,看着后方的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