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5章 自卫

第二十五章 自卫

再三确认没有别的狙击手,齐天林才慢慢伸手调节瞄准镜,对付过来的三个步枪手。

实在是因为他选择的时间比较坑人,三个人都立刻趴在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只是等待了这么一两分钟还没有枪声响起,都有点疑惑,以为自己没有暴露在枪口下,有一个人尝试着站起来想跑到附近的土丘隐蔽。

齐天林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停顿,还是那一套调整呼吸,然后自然击发,“嘭”应声倒下,这次瞄准的是前胸,破开的前胸军装根本就没有多少血渍喷出,因为步枪弹拉动的力量直接撕裂后背和心脏,一大股血从后面喷涌而出!不选择打头是因为那实在太恶心了,他怕万一待会要上课,别让小姑娘太难受!

只是他一开枪,另外两个明显是兵油子,一起起身往不同方向跑,所以他只来得及又撂倒一个,另一个就躲到了土丘后……

齐天林继续开枪,将在地面滚翻的这个士兵打在颈部和胸部击毙,才起身弓着跑回车边拉开车门,放下SVD,抓过M4步枪,平端在胸前快速奔跑着冲向那个土丘。

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遭遇战,对方不知道这边有多少人,这最后一个士兵,迫于狙击手的威力,一定不会探头出来看,加上同伴已经纷纷死亡,他只会伺机逃跑,这还属于胆子比较大的,大多数人或者新兵,这个时候已经腿部肌肉毫不受大脑控制了,会剧烈的颤抖,也就是俗称的筛糠!

齐天林则是浑身血液都在突突的加压,腺上素剧烈的分泌,这又促成了他运动起来的动作格外有力和轻盈,十足兴奋剂过量的感觉!

两三百米的距离瞬间就扑到,没有控制脚下的脚步声,他已经分明能感觉到那个拉风箱一般恐惧的呼吸声,所以他刻意加重的脚步声简直就如同死神逼近的声音,一下下狠狠的砸在那个士兵的心中,或许这时他才会后悔为什么要贪婪的想抢劫杀人吧?

终于一个颤抖着的嗓音响起:“我……我投降……”然后一支AK步枪就从墙面十多米处的土丘后面扔出来……

齐天林大喊:“举着手出来!慢慢走出来!”

话音之下,那个士兵举着手一脸惊恐的挪出来,按照齐天林枪口指向的一个缓坡蹲下,抬头诧异的打量着齐天林**的上半身和头上胡乱围着的头巾……

齐天林没好气:“你们几个人?低下你的头,不许看!”

士兵赶紧低头,只是高举的双手和颈部肌肉的方向不一,加上是蹲在地上,导致动作很怪异,像个探头的鸭子:“我……我们四个人!”齐天林走过去,把步枪背在背上,顺手就解下这人的皮带,把举着的双手绑死,才指挥他走前面,自己隐匿在后面走进村庄。

果然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吃食,这几个乱兵估计也是狗急跳墙。齐天林只是收集了步枪子弹和望远镜,就转头带着这个士兵一起走到卫士附近,开口喊:“可以出来了……”

蒂雅从轮胎下伸个头出来:“报告!没有看见敌人!”手里居然端着齐天林刚才随手放下的SVD。

这士兵估计以为这就是干掉他们三个同伴的狙击手,看着这个只比SVD略高点的小姑娘,惊讶得喉头一阵哦哦哦。

齐天林懒得跟他解释,在车上抓了一瓶水,拿了两个饭团给他:“自己知道朝哪个方向走吧?赶紧滚!”

士兵没有想到这么轻松就放走他,可能害怕会背后开枪,居然一直退着走,直到发现这两位上车了,才突然高声喊:“谢谢……别往赛普拉走!那边已经到处是狙击手和火箭车!”然后就踉跄着跑向刚才的死尸边,打算拣一支步枪,这荒漠上没枪简直寸步难行。

已经打着车的齐天林,听着蒂雅献宝似的给他复述这句话,有点犯难:“赛普拉是必须经过的城市啊,我们尽量不要进城就是了……”

蒂雅还是上地理课看过全国地图,也知道这个省府城市:“我们……又不缺水缺吃的,为什么要去那?”

开着车的齐天林苦恼:“这个要问你们的首领,为什么修的公路必须经过那里!”

赛普拉真的不算太远,也就一百多公里外,那四个士兵都只花了几天时间就逃过来,打算随便抢部车就逃离的,谁知道遇见这杀神,嗯,是恶神!

恶神给一点没有对伟大首领的尊敬,笑嘻嘻啃饼子的小姑娘上课:“遇到袭击,首先是判断敌人的方向,才决定隐蔽的方位,然后才思考怎么反击……”

蒂雅今天有感悟:“我也要学用那个镜子枪!”这是她对狙击枪的称呼,齐天林说了都改不过来。

齐天林不阻拦:“随便你,什么都可以学,只是你要记住,学这个是为了保护自己自卫,不是为了杀人!”

蒂雅咯咯笑:“你为什么要给刚才那个人水和食物?”

齐天林觉得有必要给这没有善恶观念的小姑娘一点人生观教育:“他们攻击我们,肯定该死,但是最后他已经失去了攻击的能力和力量,我就没必要杀掉他,这种地方,不给他点水和吃的,就等于是杀掉他,你明白么?”

蒂雅撇撇嘴:“我觉得还是杀掉简单!”

齐天林真跟个长辈一样絮叨:“杀人是手段,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是目的,不是见人就要杀,那我看见你也杀你?”

蒂雅一点没有上思想品德课的觉悟,嘿嘿嘿傻笑:“我帮你洗衣服,做饭,你不杀我的……”还献宝似的捧上一块饼:“吃点不?”

齐天林只想给她一脚……

已经连续赶路接近二十小时了,携带的油料消耗了快一半,也就是说要尽快穿越国境,找到加油站,所以齐天林决定在天黑的时候,远远的靠近赛普拉,看能不能尽量避免进城的穿越这个城市,因为这附近就两条公路,都经过那里,就算自己有一个步行GPS,这种荒漠地带,没有熟悉地形的人带路,想离开公路兜点路汽车是很容易陷在路上的然后被迫弃车,齐天林可没有步行几千公里到索马里的兴趣。

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在赛普拉会遇见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