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7章 禽兽

第二十七章 禽兽

齐天林毫不犹豫的抓过那张红布,抓着M4步枪跳下车:“你不要动!”然后自己就跳上引擎盖,端着步枪朝车队消失的南面射击!

几乎就在下一刻,各种车辆都挤过来,齐天林一边挥舞红布一边高喊:“南面!就是那边!,撞了我一下就往那边去了……”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那个方向还依稀能看见几束车灯闪过,这群蜂拥而至的乱兵几乎都没有看一眼齐天林和这部车,高喊着活捉首领,呼啸而去……

齐天林在引擎盖上当了接近半小时交警,才逐渐感到追赶乱车的减少……他自己都坐回车上了,都还不时有车从前面乱糟糟的冲过去……

正要发动汽车,齐天林还是起身拿上步枪:“下车……”

蒂雅身上的战术背心对她来说实在有点重,可她还是端着AK跟着跳下来,齐天林看她小小的身子这副模样,纵然是紧张万分,还是有点被冲淡的感觉,指指路边一个大弹坑,估计是80迫击炮砸的:“躲在里面,如果遇见个别偷车的,直接打死,人多就让别人偷走,我几分钟就回来!”

阴影之下的弹坑里,不注意还真看不出里面躲了个小女孩,调整好蹲姿,慢慢把步枪架在坑口,看着几米外的车门,手指挂在扳机上……

齐天林没耽搁,直接翻下路基,警惕的端着步枪指向前方,慢慢接近刚才看见那两个人伏着的地方……

没有人了,只有被压倒的枯枝说明这里确实有人。

齐天林蹲下来打开手电,用手掌拢住光源,只泄露一点光线在地面,看看泥土上的脚印,关了手电,端着步枪就静悄悄的朝右边搜索前进,终于在十多米外,他看见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涵洞口,垂直在路基侧面,如果没有判断错,刚才那两个人就躲在里面了。

齐天林放慢点脚步,垂直提脚落脚,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右手拇指习惯性的检查一下步枪保险在连发位,才慢慢的靠近涵洞口,左手横握手电尽量伸离身体,然后飞快的摁亮到洞口一闪,自己的头却在手电下方很远的地方快速的一瞥就收回去……

果然,在那一瞬间,齐天林看见里面有两个男人,外面这个年轻的手里拿着一支手枪,嘭的一声就开火了,齐天林似乎能感觉到子弹擦着手臂飞过的风动!

这声枪响在满城的各种枪声中一点不起眼……

齐天林扔了步枪,拔出P226,单手在裤侧一推拉就上膛,低声说话:“把枪扔出来……我不是叛军……”然后把手电闪亮一下在洞口,回答他的依旧是一声枪响。

齐天林就没了兴趣,直接把电筒洞口地面一扔,然后自己探身就是一个双手击发,被手电灯光吸引了一瞬间注意力的枪手,就被齐天林一枪打在额头上,应声倒下,清脆的枪声之后,一蓬污血溅在旁边倚靠在弧形洞壁的那个老年人脸上……

统治这个国家四十余年的传奇首领,就这么出现在齐天林的面前……

一脸的淡然……

全世界人都熟悉的这张长脸……

纵横几十年间,一直桀骜不驯的和世界警察唱对头戏的这个老人……

一身已经有些脏污的土黄色大袍子,头上那个标志性的帽子倒是不在,满头依旧是小卷发,额前有些乱发,下眼袋很重,两颊也皮肉松散,斜眼看看齐天林手中的手枪,轻轻哼一下,慢慢转身,双手放在膝盖上,尽量的把身子坐正……

还是那个举手投足都可以让世界震惊的首领么?

齐天林刚才在那一瞬间瞥见了这张世人再熟悉不过的面容的,所以他才会决定在走之前下来看看。

齐天林捡起手电,照着老人的手谨防摸枪,这支战术小手电的聚光性极好,几米距离在老人手上只有碗口大的光斑,老人的声音传来:“你是来杀我的?”声音没有颤抖没有波动,但也不厚重,有点干哑。

齐天林走过去,捡起那支G17手枪,用这种枪的,甚至还不是专职保镖,也许就是一个亲信或者亲人,把手枪插在后腰踢开尸体,没发现其他武器才开口:“我是来带你离开的……想来你也知道那个车队太抢眼了。”

首领那一惯桀骜的气度似乎依旧存在,纵然他现在一身破损蓬头垢面!

“我不会跟你走!我宁愿死在这片国土上!”

眼中还是如鹰隼一般的锐利!

齐天林没空跟他废话,走过去劈手就是一掌缘砍在他的后颈,摸摸身上没有什么武器,就把老人前腿后头的背在自己左边单肩上,用左手穿过他的膝后抓住他挂在自己右肩的右手,一个标准的战地救援动作,除了洞口捡起那支步枪,快步移动上了路基,看看没人,轻喊:“走了!”

果然从那个弹坑里跳出一个小小的身影,看他背负了一个人,就快速的接过他的步枪,去拉开副驾驶门。

齐天林却没把首领放到座位上,直接到后面掀开后面的软蓬,拨下已经用空的一个油桶,把老人蜷缩着扔在后面用毯子盖住,拉上篷布,才打火离开……

“你拿手枪看着后面,他想摸我们后面的枪的话,就一枪打脚上!”

“嗯!”蒂雅拔出自己的五四手枪,上了膛,转身趴在椅背上,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个毛毯包裹的人!

齐天林还是选择那条直奔南面的路……

很快他就驶出城外,先是有些零星的破旧房和村庄,逐渐就只有公路,前面还有几部车也在跑,齐天林刻意控制自己的速度,把自己毫不起眼的隐藏在这些追兵中间,间或也拔出手枪朝外面的天上乱开一枪!因为有些人就是边追边乱开枪,这不是半夜追兵无聊么?

前面一辆丰田越野已经倾覆在路边,有人在叫喊,一群乱军和皮卡车围在四周,兴奋的朝天上开枪,有人在迫不及待的砸开提箱寻找财物,有满头是血的女人被拖下来撕扯外袍,平时高贵的外衣似乎更能刺激人性卑劣的本能……

齐天林的车挂着红布,呼啸而过,毫不停留,身后也有几辆车也挂着红布,都在向前疾驰……

蒂雅身上裹着战术背心,咬着牙:“禽兽……!”

齐天林表情没什么变化:“少废话!看紧人,别看外面!”

连续跑了几十公里……

一路上都有类似的情况,直到一部奔驰G500也被拦截在一片荒漠路边,才有人开着枪,挥手示意要求齐天林靠边停车!

前面几部也被拦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