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8章 领袖

第二十八章 领袖

齐天林叫蒂雅转过身来躲在战术背心里藏好,蒙上头巾,自己把车滑过去,主动探身问话:“追到了几部车了?”

提着FAL步枪的叛军拿着一个对讲机,不过看上去是个民用型号,肯定超出了使用范围,没法和外界联系吧。

晃一晃手里的对讲机,这个大黑胡子摇摇头:“六部,没有看见他,前面肯定没有车了……”

胸前挂着那个识别证的齐天林跳下来一阵怒吼:“你们怎么在追的,一共有八辆车!”提着M4步枪,愤怒的砸上门走过去:“我们已经尽量找到他的情报了,你们怎么还是放跑了两部车?”

看着他这一副北约特种兵打扮的样子,在看看那胸前随着手势在跳跃的高级识别证,这边的人就有点发愣,更多人围上来听齐天林冒火:“找到他没有?我一路看见你们都在抢女人,抢财物,你们是在搞圣战,推翻独裁统治么?!搞错没有?”

后面跟着齐天林的几部车也停下过来,看上去都是素质比较高一点的叛军,没有半途就停下来,也跟着跳下来围上来大骂:“你们最前面的就这么顾着抢东西?!”

有个和大黑胡子一块的勉强反辩:“我们反复问过了,他们说就六部车,上车的时候他在悍马上的!”

齐天林冒火:“他们的话能信?!悍马呢?我们经过看见有两部车是被你们用RPG打中的?烧那么大的火!你们认为还能一块块骨头找出来做DNA鉴定吗?!”

黑胡子那边有一个就跳出来也骂:“我就说了不要用火箭筒打车!他们说悍马机枪打不穿!”

黑胡子看来是前面这帮的头,有点丧气:“那现在怎么办?”

齐天林很想用中文说凉拌,可阿拉伯语可没这个谐音:“赶紧的,分队,三到五部车一组,从这里开始散开,每个方向都要去人,仔细的搜查,然后派一个车回去悍马那里,等我们的人过来采样搞DNA鉴定!我到边境上去交涉,估计我们还会有一些援助从那边过来……一定要找到他,抓住他,等他缓过劲,你们现在的一切都要失去!你们知道抓住他才是真正最值钱的!”

一番软硬兼施,威胁利诱的说辞,让周围的叛军们欢呼起来……

根本就没有人起心去他的车上看看!

然后他就烦躁的用英语咒骂着,转身上自己的卫士……

上车以后,偷偷一看,叛军们真的各自在招呼自己的人和车,有些心急的已经开始向着回头的方向冲去,想一想,也不慌走,拉开上面软蓬天窗,探出身子大声喊:“记住!尽量抓活的,不行就当场击毙……”

换来一阵阵回应,他就在那里看这几十部车四面八方的开走,自己才顺着公路起步。

开了大约十分钟,一片静谧中,只有这部车的发动机沉闷声……

身后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他们……全部都死了?”

齐天林没有回头:“应该是吧,都被拦下来了,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蒂雅倒是一个翻身就跳起来,拔出手枪就对着后面:“不许动!”后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齐天林没说话,加紧开车,万一有什么穿帮的情况,战斗机要飞到这边追杀一下不过是十来分钟的事情!

其实也就两三个小时以后,蒂雅就支撑不住的蜷身在副驾座位上睡着了,接着再过几小时就已经慢慢升起启明星,趁着依稀的晨色,齐天林从后视镜里能看见,后面的老头比她还坐得舒服一点,拉拉身上的毛毯,转头就靠在油桶边,就算偶尔颠簸后脑勺撞在油桶上,也默不作声。

但是齐天林能感觉到,他没有打盹,没有睡觉,就一直不吭声的坐在那里……

从后视镜看到的局部,一点不像那个叱咤风云的军事强人,就是一个上了年纪,丧妻丧子的老人,以前电视上看见的油黑卷发,也带上了不少灰白……

天色已经渐渐亮起来,终于在一块石头的颠簸下,蒂雅揉揉眼睛醒来,跟只猫似的蜷在座位上,带着鼻音迷糊:“我们在哪里啊……嗯?”突然想起自己的职责,抓起已经掉在座位下的手枪,才起身抱着椅背转过去……

只是她还没有把枪举起来,就惊呆了,长年各种政治教育导致的惊诧差点让她把手枪掉地上:“这……他……这……伟大的真主……伟大的革命领袖和导师……”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好像在对着墙面上的招贴画喃喃一样。

花白头发的老人,终于抬头,看看眼前这个稚气未脱却拿着手枪的小女孩,习惯性的抬起手来……

蒂雅几乎也是条件反射的就低下头伸过去……

还是那把低沉的声音:“我的孩子……真主会保佑你的……”

蒂雅的手枪都要掉在地上了,却突然被冰冷的五四枪把惊醒,一下弹回自己的座位,抱住椅背,有点艰难,但是还算坚定的把手枪举起来:“你……你……”总归还是说不出什么来。

齐天林笑起来,伸手按掉她的手:“行了,他没什么危险的,把子弹退了膛……小心点!”五四手枪的退膛确实有点危险,上保险就更危险了。

蒂雅把手枪放回座位下,还是扶住椅背,偷偷的往后打量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想想,还是转身回来,撩起袍子,穿戴好自己的枪套什么的,最后才觉得安心,侧身靠在车壁上,看着齐天林不说话。

中途还加过一次油,现在只有一百三十升左右的油了,还能跑不到一千公里。

感谢真主,看看地图,很快就要到达边境线了,齐天林忍不住问:“你在边境线那边有安排没?”

后面的老人缓缓的回答:“安东尼已经过去了,他会带人在那边迎接,他的身边是没有奸细的,迄今都还没有人发现他逃过了边境线……”那是他最不起眼的一个儿子的家里昵称,原来早就留下这么一步后着。

齐天林看看后视镜:“你也知道你身边有奸细?”

后面的声音低沉而苍老:“无数的奸细,无数的叛徒……”

听到这个词,齐天林忍不住就哼哼了两声,想起了自己那帮为这个人卖命却丢掉了性命的兄弟……

如果不是这个人崩塌得这么快,沙漠鹰估计也不会这么快就灭团吧?

沉思之间的齐天林,忽然就发现后面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个两个黑点在蠕动!

是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