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2章 考验

第三十二章 考验

只要不发生战乱,非洲的各个国家还是能有比较完备的城市系统,因为这里的人对生活的要求真的不算太高,一杯水一个饼就可以活得很快乐。

基于这种理论,齐天林很是在小镇街头寻找了一会,才找到一家比较像模像样的餐馆,能够为往来国外游客提供不错的食品,点上一些菜品,特别是一个大大的披萨,让蒂雅这个吃货,在等着的时候,光看看旁边桌子就满口口水包不住,从嘴角流淌出来,还流成线了。

等披萨和小羊肉以及水果沙拉等等菜品端上来时,小姑娘简直是用尽全身力气,才把那口口水全部吞下去,喉头发出好大的一声水响,然后一手勺一手叉,睁大眼睛看着齐天林,就等他允许,眸子里流出的渴望,几乎可以浇湿撒拉哈沙漠。

齐天林美美的给自己喝上一口冰镇的啤酒,看她这样,右眼忍不住抽抽的眨两下,拿着根薯条的手正要去蘸番茄酱都愣住:“吃啊!吃慢点……一点点来,以后天天都有得吃……”

其实最近伙食虽然开得不好,可顿顿都是吃饱了的,也许那种贫穷和饥饿的因子已经深深植进了蒂雅的骨子里,她就是这么抑制不住的对吃的渴望。

齐天林最后不得不顺手一巴掌打她头上,才能抑制她舔盘子的想法,虽然她吃得还没齐天林多。

然后找了家汽车旅馆,两人的组合形式很让老板猥琐的眼光打量了一阵蒂雅,给齐天林一个大力赞扬的表情,齐天林装没看见,还得把小姑娘的手给抓住,因为她已经在准备去摸枪了!

把车就停在门外,蒂雅准备把车上的东西都倒腾进房间,齐天林翻着白眼摇头:“枪支就不要露出来了,待会我还要想办法藏一下,晚上天黑了再把东西都搬进来,先去洗澡,我上街去给你买点衣服……”

有超市,有服装店,几乎所有五彩缤纷花里胡哨的衣服角上都有MADE IN CHINA的标,甭管正面是挂的耐克还是阿迪达斯,齐天林也有好几年没有回去了,笑着摇摇头,祖国还真有能耐……

顺手买了几件小女孩的衬衫衣服,牛仔裤,给自己也买了几件衬衫裤子,才回旅馆。

打开门,刚洗完澡一头长发湿漉漉又穿上那身脏袍子的小姑娘正兴致勃勃的打开电视,扭头献宝:“我在镇上看见提姆家有电视,在窗户上看过,知道怎么开!”

齐天林眼角抽抽:“你这洗了澡就要换上干净衣服……重新洗!”

蒂雅依依不舍的目光还停留在电视上,慢吞吞的起身,口中嘀咕:“我换了内衣的……”可登她的视线转到齐天林递过来的塑料口袋时,终于惊喜:“新衣服?我的?!”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嗖的一下消失在卫生间里,齐天林还得帮她关上门。

把自己甩到床垫上,靠在床头,点燃一支烟,让烟雾在肺里转上一圈吐出来,慢慢的让自己习惯调整情绪和心态。

作为一个混迹在战场和都市之间好几年的雇佣兵,他最为了解这种心理调节的重要性,避免自己患上所谓的战后综合征,娴熟的在两种状态之间切换,几乎他们的必备手段,可目前索马里那边也有点乱,说不定还有一场拼杀呢,又不能让自己完全的懈怠下去,难度还不小。

拿过地图册,慢慢研究路线,这一路过去大概有三四个国家,还算安宁,也没多复杂的安检,顺利到达索马里的难度不大,只是大熊留下的这个地址不太熟悉,地图上找不到,得慢慢……

卫生间那边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齐天林随意的抬头看了看,烟头差点没掉地图上!

上身是一件白色有黑条胸襟的T恤打底,外面一件小豹纹衬衫,下面一条细腿九分牛仔裤,光着的脚丫就直接踩在卫生间前的小毯上……

衣服是齐天林给商店老板描述下小女孩的个头,随意叫那个大妈装进塑料袋的,甚至还有女式内衣,他都没注意买了些什么衣服,现在看起来,这还真是人靠衣装,活脱脱的站在面前一个笑吟吟的美少女!

栗色的长发有点自然卷,带着变化的深浅光泽跳跃着从两肩滑下来一点,细细的眉毛好像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干净,脸上也终于擦干净了,恰到好处的衬托出高高的鼻梁,双唇有点少女特有的粉红色,虽然在浅褐色的皮肤下不太明显,可也比那些烈焰红唇更有出水芙蓉的清新感。

最抢眼的自然还是那对浅绿色的猫眼,满是笑容的看着齐天林,嗯,还带着一点点焦虑?

齐天林都梗了一下才摘下烟头开口:“不满意么?”

蒂雅伸手摸摸自己的右腿,愈发显得原来遮在袍子里的腿修长:“我的枪没地方挂了,你不是说要藏起来么?”左手提溜出一大串武器,一颗步兵手雷赫然在目的挂在最高处!

齐天林差点顺口说买条裙子,觉得那样自己可能要流鼻血,对着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流什么鼻血?太禽兽了点吧。他想想,在自己提进来的包里翻腾一下,找出那把首领护卫拿的G17手枪扔过去旁边**:“你拿这把,小一点……”然后就要求自己继续低下头研究地图。

少女感觉又得到一件新玩具,咯咯笑着跳上床,试着拆下弹匣,检查弹膛,摸来摸去,试着比划瞄准一下:“不太一样哦?拿在手里好舒服的,又不重!”

齐天林不抬头:“很多地方是塑料的,而且握把确实比较细,适合女孩子用……”

新鲜了一阵,蒂雅看齐天林还在研究地图,就直接从那边床头跳过来这边**:“你买的衣服我很喜欢!很漂亮,我早就听说过华国的好看衣服了。”

齐天林奇怪抬头:“你怎么知道是来自华国的?”嗯,小姑娘过来是跪在他面前的,领口有点低,除了看见摇摇晃晃的那个小钥匙坠,似乎还能看见点黑色蕾丝边的什么……罪过啊罪过……齐天林暗骂两句那黑大妈都装的什么衣服啊?赶紧又低头,刚才都看到哪了?

蒂雅变本加厉,拉开T恤领口给齐天林看:“你看,这不是写着华国制造么?这个我早就在学校有钱同学那看见过了,你看啊,你低头怎么看得见?”

唉……齐天林就这一抬头,又看见一根黑色的细带从那个漂亮削瘦的锁骨肩部上露出来,这对一个成年男性来说,还真是种考验……

赶紧去洗澡的齐天林觉得还不如上街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