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3章 向南

第三十三章 向南

听说要上街,小姑娘乐呵呵的学着齐天林把手枪插在牛仔裤后腰上,斟酌再三,还是舍不得自己那堆玩具,掏出小刃别在腰间,其余的藏在床下,才赶紧快跑几步抓着齐天林的后衣襟出门。

齐天林也换上一件浅蓝色竖条纹衬衫,换下战斗味太重的多袋裤,穿上一条平常的牛仔裤,随便趿了一双拖鞋就出门了,夜色已经落下,小镇上的灯光已经亮起……

蒂雅东张西望一番,情绪没了那么高:“加拉以前晚上也是这样的……”

齐天林没那么多悲天悯人的情绪:“那又不是你能改变的,去买几双鞋,你看你这段时间基本都没怎么穿鞋。”

蒂雅看看也不觉得多奇怪:“习惯了就好。”

说是习惯,可真把几双运动鞋凉鞋都放面前的时候,小姑娘又慌不迭的换上,生怕店家老板收回去,看她这副模样,齐天林觉得自己好像是用水果糖骗小女孩的怪叔叔一样,就干脆摸出两百美元偷偷给她:“这是你最近帮我做事的酬劳,自己收好,买什么自己拿主意,我到街对面那个露天酒吧喝两杯。”小姑娘的瞳孔几乎都在看见绿色钞票的时候放大了一倍!

齐天林懒得管她,就坐在街对面慢慢喝酒,顺便听当地人吹嘘邻国的战争,说本地的八卦,油漆刷的彩色灯泡闪烁着模拟霓虹灯效果,照得齐天林有点眼花,战火两边的对比反差太大了点。

原以为会花光所有钱,捧一堆鞋子过来的小姑娘,最后只穿着一双凉鞋捧个盒子就过来,齐天林帮她点了杯果汁,奇怪:“我看你不是很喜欢那几双么?”

蒂雅嘿嘿笑:“用不着……”

齐天林继续奇怪:“凉鞋穿上,鞋盒子就不要了吧,这么大个盒子,你打算拿去装手雷?”

小姑娘打开盒子,仰起点脸,满脸的喜意的捧给他:“我给你买了一双八十块的运动鞋,老板说看了你的脚,一定能穿,你那双那么旧了……”

这是一双山寨版的阿迪达斯,也许在华国出厂价五六个美元都不到,漂洋过海就翻了几十倍,更可能是欺负这小女孩不明行情。

同样是漂洋过海来这里这么些年的齐天林啊,似乎心中有种柔软的东西被碰到,右眼又习惯性抽了几下,还好没丢脸的流点眼泪,伸手接过:“你的工资就用完了?”

蒂雅得意:“没呢,我这双只要十块钱……”

齐天林忍不住就伸手过去想摸摸她的头,最后还是改成拍几下:“笨啊!我那双靴子贵得很,几百块呢!”

蒂雅吃惊的捂小嘴:“真的?那我待会好好刷干净!我看见门口有鞋刷子……”

齐天林又是一巴掌:“战斗靴就是要看起来脏不拉几的才有隐蔽效果,那么干净做什么?”

蒂雅低头看看自己:“那我现在穿得这么干净也不合适了?”

齐天林撇嘴:“你跟着瞎掺和什么?能保护自己就行了……走了走了,回去睡觉!”

蒂雅瘪嘴:“鞋子你不喜欢?”

齐天林接过来随手扔掉拖鞋穿上:“喜欢……走吧走吧……还要回去搬东西呢。”

小姑娘又有点欢天喜地了。

其实事情不多,就是趁着夜色,把车上的枪支弹药都搬进两米外的客房里,整理一下,再把行李都整理打包好,车上就剩了几个大小油桶和几个重新装满的水桶。

齐天林把毯子睡袋什么的都包好提上车:“明天早上去加油和买点食品放在车上,后面就几乎是一路有城镇的,没那么辛苦了。”

重点是枪支弹药,有些边防军警是要查看一下的,就用刚买的大塑料袋重叠几层,装好封好,藏在大油桶里浸着,只一人留下一支手枪在身上,一般也是允许的,毕竟这个大陆上突发事件也太多了点。

第二天难得睡了个懒觉,在旅店老板神秘兮兮的表情下,退房走人。

果然在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很顺利的穿过了四个国家,一路向东五千公里,都是各种平顺的大路,没多少山,偶尔遇见什么不开眼的小劫道,劫匪才挥舞着步枪做做样子,就被蒂雅从后面座位抽出一支AK噼里啪啦打一阵乱扣给吓住了……村子里的子弹也是很宝贵的,还是找没枪的车抢劫吧。

齐天林哈哈大笑,就当是开车累了的调剂……

还有的调剂就是中非广袤的大地风光了,就算是绕过撒拉哈大沙漠,这第一大的名声也不是白来的,有些路段还是擦着边经过,算是沙漠公路,常常就能看见一望无际的沙漠,上方是蓝得没有一丝杂色的辽阔天空,在遥远的天际和金黄色的沙漠合成一线,只留下各种苍凉。

蒂雅是见惯了这样的景色的,一点不稀奇,只有当卫士翻过沙地,进入绿洲,看见湖泊的时候,才会欢呼雀跃。

齐天林却越接近索马里,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想要往南走一点。

开始他以为是错觉,后来越发的强烈,冥冥之中似乎有种什么东西在呼唤他,奥塔尔?亦或是……战锤?

南面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还是召唤战锤?一次荒凉路边休息的时候,他掏出这支发光体,拿在手里慢慢琢磨,上面篆刻的花纹和文字就算以奥塔尔的理解,也不太明白,但是应该是有什么含义,而且当他把这玩意儿举在手里向着南方的时候,似乎浑身都感到一种欢畅感,真的要暂时向南走一段去看看?

对于他来说,追杀叛徒是最重要但又最不紧迫的任务,因为线索太渺茫,与其说心急火燎的满世界去找,不如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计划,继续在雇佣兵这个世界里静静的搜索,那么其他时间就没什么格外着急的。

看看南面,那边有这片大陆上最大的淡水湖和最高的山峰,如果真是有什么召唤的话,齐天林真心希望是在山顶而不是湖底……

既然有这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齐天林想了没十分钟,就在距离索马里还有一千公里左右的时候,看见一个向南的路标,方向盘往右一打,就踏上了去往未知目的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