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4章 黑暗

第三十四章 黑暗

五天以后,傍晚时分,天还没有完全黑掉,还有点深蓝色的天幕。

轻风清清,静谧得连松针落地树叶摇曳都清晰可闻,偶尔一两声虫鸣鸟叫,伴着潺潺的流水声,似乎能让人不思不想,忘了山林外的世界。

这里是肯亚尼接近乞力马罗札山的一片森林,完全没有华国人想象的那种荒芜炎热的感觉,只有沁到人心底的绿色,好多叶片上还反射着润泽的水光,生机盎然。

不过这个时间段,各种由旅行社安排的游客,向导,背夫都已经安营扎寨,严格的旅游管理规定甚至细致到每个人背负的东西不能超过20公斤,可见这里的旅游开发已经到了一个很完备的地步。

可是,忽然间……

一道结实的身影,从密布的树林中间钻出来,他的左肩上,跟一只壁虎似的,紧紧抱着一个小身影,这自然就是齐天林和蒂雅了

他们在密林里面已经跋涉了两天了,汽车停在密林外十公里的一个小镇上,只带了一些简单的野营用品,齐天林就打算只身进入,小尾巴死活不干,最后只好带上。

本来进入这样的登山路线或者丛林探险,必须要有当地向导陪伴和背夫伴随,齐天林不用,因为他身上就有个最好的定位器,他自己就知道要去什么方向,加之还有个缴获的步行GPS,记录好去时的线路轨迹,原路返回就行。

最关键的是,丛林和荒野生存是齐天林的拿手活,只是离开亚洲以后,好久都没有这么在丛林里面生活过了,很有一点大呼过瘾的感觉。

看看距离传来水声的溪流距离,不会被夜间饮水的野兽干扰到,齐天林才放下有点迷糊的蒂雅,指指一个有点凹陷的坡面:“就在这里搞庇护所……”小壁虎揉着眼睛,立刻开始在地面上搜索各种干柴,树枝准备生火,齐天林放下不算太大的背包,提着M4步枪去稍微搞点野味,这样和干粮搭配着吃,是最合适的。

一般齐天林还是选择打兔子,这玩意儿一两只就够了,而且他发现在这座山脉的密林里,没什么天敌的动物们就跟发了情的老鼠似的,到处乱长,多得很,对于他这样的熟手来说,根本不用担心没猎物。

不过今天有点特殊,他在经过一个树根凹槽处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树根底部被摩擦掉很多的痕迹,根据他的经验,这应该是有野猪!看来今天可以改改口味了……

果然没走几步,就看见有蹄印,判断一下大小,应该也不算太大,齐天林顺藤摸瓜的潜行过去,就看见一只几十斤的小野猪,哼哼哼的在一个灌木丛后面拱地面,齐天林静悄悄的端起步枪,用养成习惯的呼吸调整一下,就准备击发!

忽然,野猪像有什么东西惊动到它,抬起头,警惕的左右看看,拔腿就要跑,齐天林没犹豫,“噗”的一声,消音器很好的掩盖了枪声,就一发子弹,直接命中野猪前肩胛的心脏部位,倒下来四肢抽搐几下就没动了,可他没有立刻过去检查猎物,眯起眼睛,慢慢的收敛心神,感受在密林中的什么动静……

动物在听觉和嗅觉上通常都比人类灵敏数百倍,有些品种甚至能听见数十公里外的声音,只是这种丛林中的凝神听音,在现在的齐天林运用起来,也能达到很远的距离了……

确实在风中似乎轻轻飘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是英语,齐天林没在意,这里的旅游队扎营也不算少,只是他正要放松起身,就听见两个字眼:“东南方,那件宝贝……”

东南方?齐天林自己这边行进的方向也是东南方啊,他是依赖战锤不同的光芒强度指引,直线前进的,几乎不守地形的影响,虽然不知道自己会看见什么,但是有了战锤这个先例在,他也估计是个什么说不出来由的宝贝,难道还有别人知道?

判断一下大概距离有点远,齐天林没做犹豫就端着步枪,在丛林里快速的开始移动,迅速而无声的接近说话的方向……

丛林里面的快速前进主要就是避免落地声音和被半高的树枝藤蔓挂住自己和武器,齐天林采用的是高抬腿前进方式,脚掌垂直起落,这样就会尽量不带动地面的枯枝树叶,每一步都是脚尖落地,身体重量依旧在后脚,前面站稳确定没有声响,再放下脚跟,后脚重复。说起来复杂,对他这么个曾经反复锤炼的战士来说,这种美国陆军教科书上的秘密行进方式,简直可以用跑的,迅猛得就好像一只林间的猎豹,迅速的接近一公里外的这个营地!

慢慢的拨开前面的灌木,齐天林惊讶的发现这是一个好几十人的团队,从外观上来分析,大约有一半都是当地黑人的背夫或者向导,另外一半却是荷枪实弹的西方人!

观察一下这些西方人的枪支服装,齐天林可以肯定!这些人都是雇佣军,也就是PMC(private military contractor),私人军事承包商!就和以前的沙漠鹰是一样的性质!

乞力马罗札山峰在肯亚尼和坦桑亚尼的国界线上,这两个国家这最近十年来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乱,几乎没有PMC公司能在这边接到什么像样的业务,这群雇佣军在这里做什么?

而且,根据齐天林专业的观察判断,这支可以算是排级小队的装备是按照正面攻击任务进行装备的,比较大的携弹量和额外的单兵火箭弹,在这个已经平和了好些年的地区,用得着么?

要知道,就算是在利亚比那么混乱的局势下,被蒂雅击毙的那个西方特种兵都是按照潜行任务进行装备,武器只是用于防御。眼前这帮人究竟想做什么?

齐天林一边纳闷一边搜索开始说话的人,终于在一个篝火旁边找到!

明显是雇佣军队长的人和一个穿着猎装带着圆头旅行帽的人坐在一起,欧洲由于数百年来对非洲的殖民统治,很多欧洲人都把这里当做自己家的花园,过来探险寻宝旅游,对这里的历史人文熟稔得比当地人还熟悉,那顶有点类似越南边防军带的旅行帽就是这种人的典型象征。

雇佣军队长略微有点迟疑,声音还是很低:“这些当地人已经有点反对的声音了,他们说我们在往他们的禁忌之地前行。”

旅行帽满不在乎:“我也知道是去往禁忌之地的,不过那本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队长询问:“那怎么办?他们闹起来一撤退,我们就暴露了。”

旅行帽轻哼一声:“我们本来就是打算穿过这里从另一边离开,如果他们有什么反应就全部杀掉好了,反正这片美丽的丛林也需要增加点黑色的肥料。”

队长一点不忌讳:“杀平民得加钱!”

旅行帽鄙夷:“说好事后结算,我不会吝啬的,我的目标只是那件东西,如果周围还有别的什么东西,都是你的,好不好?说不定到时候,你都没兴趣找我要酬劳了。”

齐天林的心中不禁有点怵然,对于PMC来说,杀平民是个分界线,看来这帮人就是传说中行走在黑暗阴影下的嗜血承包商了!

现在是免费看书期,求各位看完以后顺手送朵鲜花收藏一下,就是对我的支持,我会更努力的写出大家喜欢的故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