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5章 恨意

第三十五章 恨意

齐天林没有继续再窥探,这帮人应该和他是同一个方向,他倒也不着急,就当这帮人帮他探路,在潜意识,他可从来没认为那件东西是别人的。

看看树梢上的哨兵,按照来时的路线,慢慢的退出这个监控范围,拿树枝树叶顺路掩扫了自己的痕迹,直到杀野猪的地方,才扛起野猪,跑回自己的地方。

蒂雅这两天已经有点习惯这样的形式,只是警惕的手里拿着手枪,慢慢的生起一堆火,在烧水,听见这边的声响,转身略微紧张的用手枪指着,直到齐天林的身影出现。

因为中间有三四公里的距离,而且有山脊的遮挡,齐天林不担心对方会发现这里的篝火,只是尽量让小姑娘选择干枯一点的柴火,自己就熟练的动手把野猪剥皮分解,用树枝支撑起来就架到火上翻烤……

天色已经黑下来,齐天林顺口:“这是大肉哦,你吃不吃?”

在利亚比这个穆斯林占绝大多数的国家来说,猪肉确实是不能吃的,小姑娘连着咽了好多口口水才勉强:“我现在出国了……也没穿袍子了……”

齐天林很想笑,撒点盐就扯下一块给她:“那就来吧!”

味道确实很好,鲜嫩的口感,略微有点酥脆的外皮,吃起来风卷残云,不过剩的还是有点多,蒂雅是真舍不得:“我切下来晚上挂着风干,明天带着路上吃?”

齐天林已经在搬动一些树壳和树枝,利用生火烤热的斜坡凹陷,搭建了一个印第安人式的尖顶屋,他们是不会累赘的携带帐篷什么的,少带点分量就会多一份轻松,虽然齐天林现在不太在乎还要背着一人走,习惯成自然而已。

听见小姑娘的话,他摇摇头:“这会儿估计已经都有野兽上路顺着味道来了,要么埋掉,要么扔远,二三十公里外的野兽都能闻见这个味儿,晚上顺便把你的耳朵吃掉。”

听了这个,蒂雅终于有点害怕了,赶紧用匕首在地面挖了个坑把剩下的丢进去,还忍不住又撕了点来吃,最后用齐天林的战锤把浮土砸平,丝毫不觉得这是个什么神圣的东西。做完这一切,才遗憾的抚着已经吃得胀痛的肚子钻进睡袋躲在尖顶屋里睡觉。

齐天林把火堆已经移到外面,自己也钻进高寒睡袋,斜靠着打盹,入夜以后的森林更加安静,只是偶尔能听见小火堆里的粗木烧得炸开的声音,火苗似乎也是有生命的飘摇着。

齐天林野外的打盹状态通常都是这样,二三十分钟,就能自行醒过来,醒来就静静看着火堆,慢慢的似乎能看见几只朦朦胧胧的小亮点在周围巡视的几圈,应该是这里特有的猎豹,最后应该觉得不是适合攻击的对象,怏怏的去找别的猎物了。

中途还打盹过一次,凌晨时分,齐天林就叫醒了蒂雅,稍微收拾一下,掩盖了自己的痕迹就开始上路,小姑娘又是没多一会就被抱上他的肩头,抱着他的头开始打瞌睡。

齐天林注意和另一支队伍拉开距离,就在他们的斜上方几公里外,不疾不徐的前进,因为那边估计要完全天明以后才进发,他到了密林比较高的位置就停下来等待,尾随是不太明智的做法,反而是用这种平行的前导式跟踪,最安全,反正目的地方向都明确。

只是这时候,太阳开始在天边冉冉升起,非洲大草原上的太阳总是感觉特别大,红彤彤的,空中飘浮着一层层紫色的薄雾,逐渐穿透这层薄纱,太阳光终于如同圣光一般照亮了这一片大陆……

天很快就是一种湛蓝的纯净颜色,草原上却是一片片金黄的草色,右前方毗邻森林的乞力马罗札山主峰呈暗蓝色状,傲然挺立,俯视大地,峰顶有个火山口,就好像戴着一顶银光闪闪王冠的君主,神圣而威严……

齐天林拍醒小壁虎,一起呆呆的蹲在一棵树冠上看着眼前的美景,直到左面树林里开始有哗啦啦的声音。

蒂雅很有点惊吓的想去摸枪,她就带了两支手枪和一把军刺,手雷都没有带,因为齐天林实在是没想到,这样的路上还会遇见点什么。

齐天林就拍拍她的腿:“不要惊慌,慢慢看……”顺手递上一个小望远镜,路上买的,挺适合小姑娘,他没这必要。

果然,半小时以后,那支队伍才开始经过一两公里外,从两人面前横越穿过,背夫向导和雇佣军们交错在一起,行进速度并不慢,齐天林终于能远远的侧面看见那个带旅行帽的欧洲人,有点日耳曼血统的感觉,手里拿着一支手杖,偶尔用手杖指指山峰,却朝着主峰左侧的方向行进……

齐天林慢慢给小姑娘解释:“他们也许也要去我们去的地方,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就跟着,让他们给我们探路……”蒂雅一直没兴趣问要去什么地方,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于是就这么忽前忽后的在附近看着跟了两天,眼看就要进入一个山谷了,那支几十人的队伍终于开始激烈的喧闹起来。

齐天林和蒂雅都是穿的在旅游商店购买的灰绿色冲锋衣加深灰色户外速干裤,在这样的密林里面还是有很好的隐蔽效果,他把小姑娘放到一颗树顶,叮嘱她抱着背包注意安全,自己才摘下背上的步枪潜行过去……

照例是秘密行进到百米内的距离才开始匍匐,耳边已经能清晰的传来争吵声:“这是国家明令禁止进入的范围!”

“这是我们马迪康族的圣地,除了长老,绝对不允许进入的!”

“你们说你们是来寻找一条新的攀登线路的,带这么多枪支是为安全,现在我们很怀疑你们的意图……”

非洲兄弟们看来也不傻,只是你这么赤手空拳对着一帮武装分子说这么多干嘛?那不是茅厕里面打灯笼,找死么?

一直没有听见另一方的任何回应,终于是用一阵清脆的枪声来作为答复!

齐天林就趴在一百来米外的灌木丛里,看着这帮人对黑人们开火!

原本他是觉得与己无关,死再多人他也见过,可看见那些四散逃窜的无辜背夫们中枪的时候,似乎有个场景和眼前特别类似,一股恨意不由得涌上来,轻轻的调整好步枪的位置,调匀呼吸,就开始连续而轻巧的扣动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