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8章 白娘子

第三十八章 白娘子

伤员走得也不慌张,依旧是按照标准的林间方式,一前一后拉开五到十米的距离,齐天林如果想攻击,也一次最多只能攻击一个。

长途行进,重点还是保持频率,这两个人之间也不交谈,多年的默契还是有,中途不敢设置手雷绊发了,专心赶路,力求早点脱离这个区域。

齐天林也不慌张,他先掉头快速的去拆掉那三套M18剪刀步兵雷,装在后腰的收集袋里,加快速度几乎是飞奔着绕到这两人前方,以连幅的形式把三套雷都串联着装好绊发,以每个雷可以覆盖六十度范围,二十米射程的区域,整整围住了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不过林间阻碍比较多,影响有点大。

然后他就伏在另一边远远的地方等着,大概有两三百米的距离,几乎不可能是个伏击距离了。

快半小时后,这撤退二人组才勉强走到附近,断手的这位还是伤得重,话说十指连心,这把半个手掌都炸掉了,白骨嗤啦的,就算包扎好了,也还是疼得厉害,刚开始人体自身分泌的内啡肽还能起到一定的类似吗啡镇痛作用,现在这走了一阵,那种刻骨的疼痛就如同浪潮似的,越来越疼,而且随着步行心跳加快,那种疼痛就随着脉搏跳动一波一波的,让这人也忍不住哼哼两声,从战术背心口袋侧面的急救包里掏出一支吗啡,一下扎在自己左手手臂上,也不管头上的汗水涌出来就跟洗了头似的,随手拿头上的棒球帽擦一擦,又继续走。

在战斗中就不要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齐天林远远的看着两人走进自己设置的包围圈,才瞄准没受伤的那个开枪,因为有消音器,几乎没什么反应,这个浑身警惕的大汉就头部侧面绽开,轰然倒下,断手那个下意识的往侧面一滚,身体忽然就僵直了,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后背蹭到了一根绷紧的绳子!

这种原始森林哪来什么绳子,必然是什么埋伏!

M18炸起来的声音很沉闷,七百颗钢珠被C4炸药弹射向设定方位,最远的甚至能飞250米,齐天林要在侧面赶人,所以才跑这么远埋伏,他可不想待会拿匕首在自个身上挖钢珠!

断手这位几乎是瞬间就毙命了,浑身上下都血肉模糊的。

齐天林跑过去看看,搜搜身上,没什么特别的好东西,就戴上别人的一套耳麦步话机,收好没引爆的两副地雷,掉头去上树找小姑娘了。

蒂雅放心得很哦,躲在树冠上的树叶里,小松鼠似的,打开一个罐头,美滋滋的在枪炮声中品尝黄桃罐头,还给自己立下了标准,每隔半小时才能吃一块,后来改成二十分钟,然后觉得十分钟一块也不错,最后是五分钟一块,可看看剩下也就两三块,就索性一下全收拾了,看见齐天林爬上来,还多不好意思的:“还有点糖水,你喝不?”

齐天林跑来跑去也觉得嗓子眼有点冒烟,接过来就一口全喝了,低头看见蒂雅在吞口水:“你再开一罐就是了,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我干嘛。”这傻孩子就知道嘿嘿嘿傻笑。

齐天林看看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他们估计也走不到,今晚他们警惕得很,我们就不去挑战高难度,就在这树上将就一晚。”

小姑娘就开始翻背包里的睡袋,这大树上顶部枝干茂密得很,稍微拉点绳子就可以做个吊床,还安全,除了猎豹能爬上来……

结果半夜还真有不速之客,一条非洲蟒,慢悠悠的爬上树,不知道是不是就奔着蒂雅来的,张开大口,居然打算连着睡袋就把蜷成一小团的小姑娘吞下去!

齐天林是被沙沙的声音给惊醒的,这种声音已经很小了,翻下头上的夜视仪,也给吓了一大跳,这种非洲蟒他是听说过,但没见识过,据说连一头河马都能硬吞下去!

这条还不算很大,可能被高寒睡袋的高膨胀性给堵住了嗓子眼,一直没能顺利的展开吞噬,齐天林端起步枪打了几枪,被伤害到的蟒蛇居然和小姑娘一样好吃,死不松口,他只好拍醒蒂雅,让她自己从睡袋里出来。

小姑娘出来朦朦胧胧看见蟒蛇,吓得居然顺手就拔出枪刺,嘡的一下把大蛇的脖子给扎穿了,锋利的三棱刺头一下扎在树干上,这被惊吓出来的力量还不小!齐天林惊讶的伸手去拔了拔,还很紧呢:“哟,你平时要是也能用出这样的力量,那可不得了!”

蒂雅不奢望,快速的爬到伍文定的肩膀上坐着,多熟练的:“你……你把它的头砍下来!”

齐天林手里可没什么大刀,索性先拉出被吞了一个角的睡袋,再拔出枪刺,一脚把傻乎乎的蛇踹开:“如果你是白娘子,记得以后来救我就是了……”说的是中文。

蒂雅好奇:“刚才你说什么?”

齐天林感受一下温度,这草原上昼夜温差大得很,就先把小姑娘塞自己睡袋里,封好拉链,自己稍微收紧点冲锋衣:“睡觉睡觉,关你屁事!”

蒂雅嘟嘴,在睡袋里翻来覆去几下,把头伸出来:“刚才被吓住了,没了瞌睡……现在才……三点过!”低头看看手腕上的电子表,还用了下夜光功能。

齐天林也没了瞌睡,看看树冠盯上辽阔的天空,习惯性的先找到北斗星……

蒂雅嘿嘿笑:“刚才你说的什么嘛?是华国话?”

齐天林惊讶:“你怎么知道?”

蒂雅满脸堆笑:“工地上的华国人说话就是这个腔调嘛。”

齐天林有点怏怏的哼两声:“我还是给你讲刚才的故事吧,是关于这个蛇叫BAINIANGZI的……”就这么絮絮叨叨从白娘子到变成许仙的老婆,不过齐天林不喜欢后面半截,小孩子听童话嘛,就以从此以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作为常规性的结尾。

蒂雅完全无法想象一条蛇可以变成一个美丽而善良的妻子,满脸的惊诧:“真的么?她以后会变成人来找你,当你的妻子么?”

齐天林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理论上来说,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