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9章 漂

第三十九章 漂

天色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会亮了,齐天林清理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就打算出发去搞掉最后那几个人,叮嘱蒂雅在树冠上注意安全,注意隐蔽,小姑娘已经在开始琢磨怎么打开午餐肉罐头,敷衍着答应他,齐天林嚼着压缩饼干翻着白眼就上路了。

顺着战锤和心中隐约的指向,齐天林几乎没怎么停顿的沿着一条直线在前进,只是每当上到一个高点的时候,会俯瞰一下下面的状况,有没有那七个人的踪迹。

因为是山谷,最后他索性选择爬上山脊前进,这样一路跟在后面,一边找踪迹,一边防备什么陷阱太累了,而且他也确定目标不算很远了。

终于在两个小时以后,他在一片荆棘丛生的山崖边看见了那几条人影……

周围没有太好的隐蔽物,所以他也不太容易能潜行过去,不过他不着急,就在山脊上的一丛蕨类植物里趴下来,当个安静的观察者。

利用步枪上的四倍瞄镜辅助,他能更清楚的观察到七八百米之外的四名枪手,很警惕的拿着武器在山崖下边守着,有两名枪手身上还挂着绳子,正在努力的徒手攀登,希望能够达到三四十米高的山崖洞口。

依旧带着旅行帽的老板,有点焦急的站在下面仰头看,还不时举着手杖指指戳戳的指点什么,受齐天林比较关注的是他左手明显拿着一个纸质的小本,说不定就是关于这里的情况。

那个队长也在崖下,手里端着M4步枪,一边警戒一边扭头在和老板说什么。

那个崖面并不是很难攀登,垂直的片石岩上散布着一些小的坑洼,两名明显是有攀岩基础的雇佣兵攀登得不算很艰难,一路上还用岩钉和机械塞留下一个个挂点,然后用攀登绳一点点的挂上,终于在大半个小时以后就成功爬到洞口。如果不是要留下这些攀登点,这两人可能早就上去了。

然后利用这些挂点,放下绳索,协助两名同伴很快的利用上升器爬上去,留下两人警戒,才比较费劲的把攀爬能力较差的老板拉上去,最后才是队长和另外一个枪手,收好步枪迅速的攀登上去,然后把绳索收起来,留下一个人在洞口高高的警戒,其他人带着老板消失在洞口。

从齐天林这边的角度看过去,那个隐藏在山崖顶下的洞口,就好像一张猛兽张开的嘴,旁边的山体也隐约有点好像匍匐的猛兽,很多藤蔓就挂在洞口,绿色植物也环绕疯长,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太能注意到这个洞口。

本来齐天林是打算就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他们收获了出来自己再黑吃黑的,可突然想起老板曾经说过他们会从另一头离开,而不是原路返回,万一这个山洞另外有出口,自己可不就成了傻大头?

想到这里,齐天林赶紧退着翻到山脊后,在不为对方崖洞口看见的角度,跑跳着接近那边。

因为他本来就是从山顶这边走的,干脆索性就沿着山脊跑向对面的崖顶,这山顶之间的距离,有时候看起来就几百米远,真正移动起来就是好几公里的距离,更何况这种原始森林密布的荆棘树枝,增加了不少难度,纵然以齐天林非人的体格,也在两个小时以后才到达这个崖顶,汗水也渗透出来,胸腔剧烈的扩张,使劲的喘气……

好一会儿呼吸调匀以后,齐天林才试探着抓着那些下垂的藤蔓。已经固化长在山崖边上的根系,慢慢的往下爬,而且越爬越觉得这个安排是失败的,这向下爬起来非常的费劲,不停的要扭头观察落脚点,唯一的好处,也许就是那个哨兵没有想到吧。

还得注意不要碰落任何的石头物体,不能惊动那个哨兵,所以齐天林几乎一直都是挂在在那些粗粗的根系上,不太信得过绿色的藤蔓,何况有些藤蔓就垂在洞口,摆动起来也会惊扰哨兵。

这一次下降攀爬比那两个往上攀登的雇佣兵慢得多,齐天林几乎是感觉到小臂已经酸胀得要炸开的样子,才堪堪靠近崖洞口……

这时他连拔出手枪拿在手里都有些费力了,手指小臂的肌肉由于过分长时间的处于紧张状态,都有些**的现象了!

于是,齐天林只好用将脚伸进一根根系中,把全身卡在哪里,腾出双手,慢慢的舒活自己的筋骨,放松肌肉,足足搞了十多分钟,才觉得基本恢复正常,在这个过程中,他全身都贴在山洞口边的壁上,听见那个哨兵轻微的脚步声,偶尔和洞内有些对讲机的联系应答……

终于准备的齐天林慢慢的伸出左脚踩在一个小的凸起上,眯着眼感受哨兵的移动声音和轨迹,在脚步声似乎有个停顿,然后开始转向渐行渐远的一刹那,左脚吃住力,全身在崖壁上一个翻身,借助一根藤蔓拉了一下,就落在洞口,口中含着的手枪落下来双手接住,砰砰两枪击中愕然转身的哨兵面部,然后飞快的扑过去摘下他的对讲系统戴上,昨天那套他试过,明显这几个人已经调整过了通话频道,无法接收任何信号。

可能是里面已经走得很远,没有听见枪声,没有任何问询,齐天林整理一下身上的装备,戴好夜视仪,开始试探着走进这个看起来明显有修缮痕迹的山洞。

这是个什么样的山洞,为什么在这个距离最近的城镇都有几十公里原始密林之内,有明显的台阶?真的如同那些被枪杀的黑人所说这里是什么马迪康族的圣地么?起码目前看不到任何神明拜祭的痕迹,只有借着山势而略作修筑的洞内小路……

一进去就是一路往下,狭窄细小的一长段弯弯绕绕以后,就是一个巨大的洞内腔体,齐天林趴在宽敞的洞内角落口,打开夜视仪,小心的观察窥探每个角落,确定没有人留在这里警戒,才有点茫然的走进去,因为从这里看过去,隐隐约约似乎有好多个山洞口,他不知道应该挑选哪一个才能到达希望的终点!

这时他的步话机里传来一声简洁的呼叫:“杰克……能听见么?”这帮人用的都是英国的LITE II单边战术耳机,比沙漠鹰以前用的型号耐操很多,也不影响对周边环境的倾听,至于这种通讯系统在这样的山体内,应该不超过三百米!

齐天林没有回答,因为自己要是在洞口还不一定能听见呢,还是专心寻找出路比较靠谱。

他找路的办法就是拔出背后腰带上的战锤,轻轻举起挥动一下,夜视仪下,似乎能看到更多的光芒,以前这光芒基本上很快就消失了,现在却仿佛有种欢快的声音,光芒有一种跳跃的感觉,明显指向一个方向左边的一个洞口!

有内部消息就是轻松,齐天林呵呵一下,把战锤揣进后腰,摘下步枪,开始小心的沿着狭窄的小道前行……

距离真不算很远,刚才能通话就说明在两三百米之内,没多一会眼前就豁然开朗!

又是一个拥有巨大空高的洞厅,前面几道鬼影绰绰的灯光,说明就是老板一行人,齐天林还是谨慎,生怕对方在这边留下暗哨,几乎是用夜视仪搜索了每一个角落,确定没有人才摸到洞口窥探。

确实是没留下暗哨,因为六个人都在里面呢,他们携带了营灯,算是泛射光,基本照亮了这个有点空旷的空间,只是空间太大,纵然灯具很亮,也主要是照亮他们站的那一块。

齐天林站得远点,更能全面的打量这个石厅,墙面似乎有一些刻着的岩画,这也是各种图腾崇拜最常见的情况,地面基本上都是平的,要是集合站人的话,千百人是没什么问题的,有几个石柱,看来都是人为雕砌的,照例也是雕刻了不少纹饰,齐天林仔细看了一个离光源比较近的,隐约觉得和战锤上的差不多,确实是同出一门。

重点就是那个老板了,手里拿着一个小岩锤,在壁面上到处小心的敲敲,听听回音,最后确认了一个地方,几名雇佣军就上前使劲的推开那边的大石头……

齐天林就在这个时候,借着六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石头上,悄无声息的进到厅里,站立靠在一根石柱的背后,距离这帮人也就十多米开外!

一人来高的石头比较重,但应该以前就有这样推开的经历,所以几个人用尽力气还是勉强把它挪开了半米多,老板还在一边嘀咕:“本来就是打算让你们全副武装抢圣锤,结果扑了个空,起码也人多,现在就这么几个搬石头也不成……这都是谁在碍事啊?”

可这嘀咕的声音马上就没有了,因为石头推开以后,不需要特别灯光照耀,就是外面这点余光都可以让人看见里面……

因为这个藏起来一个茶几大的小空间里立刻反射出点点星光!

几乎所有人一瞬间就明白这是什么……

钻石!

非洲钻石!星星点点的怕有成千上百颗!

可是纵然有这么多的钻石,挡不住这小空间里的主角,也让人明白这些价值连城,富可敌国的钻石都不过是它的陪衬!

一柄看起来轻飘飘的匕首……

静静的反射着寒光,轻轻的漂在钻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