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0章 呛人

第四十章 呛人

是的,就是漂在钻石上面十来厘米的地方!

有个雇佣军还傻乎乎的用手去下面过了一下,真的跟变魔术漂浮的东西一样,下面是空的!

在这诡异的场景下,那些璀璨的钻石都被忽略了,几个人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这柄匕首。

最先调整过来的还是旅行帽,一直在他脸上那种运筹帷幄的掌控表情不见了,有点忙乱的把小本揣进兜里,上前两步凑近了观察匕首,口中指挥:“我的目标就是这东西,钻石是你们的,自己拿……”根本就不看那些亮闪闪的东西。

队长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装墨镜的袋子,指挥一个雇佣兵,让他摘掉手上的战术手套随手塞进背心里,在另外几人目光炯炯的注视下,一颗一颗的把钻石拣到袋子里,都是未经精细打磨的毛钻,呈不规则状,可就是这么原始的状态,晶莹的石头们还是散发出一股妖艳的气息。

小空间里是铺满黑色的粉末,看起来好像是细腻的木炭渣,平顺的点缀镶嵌着钻石,拣钻石的这位雇佣兵不可避免的把手指在粉末里掏钻石,偶尔一颗还要吹吹上面的黑渣……

可就是这样,他的手指就在比较明亮的营灯下,肉眼可见的有一种黑色从指尖开始蔓延,队长一下就注意到了,惊恐的大喊:“停!”

雇佣兵的目光完全注意在钻石上,连自己手指变色都没有看到,但还是马上依言停住,茫然的转头看队长,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自己手上的异色,吓得一哆嗦,就把小布袋子掉落了!拿袋子这只手立刻从背心上拔出一把尖利的防卫爪,在黑指上一划,血沁出来……黑色的!就这么短短几秒钟,手指已经基本麻木了!属于神经麻痹型的毒药!这些该死的土著人!

这个雇佣兵看看自己已经蔓延到手腕的灰黑色,抬头看看旁边一个也有点呆住的大汉:“快啊!”

这个人是队上负责开路的,体型彪悍,重要的是后背上背着一把开山刀,咬咬牙拔出来,黑手已经被放到山壁上,开山刀这位猛然一挥,斩在石壁上,连骨带肉就被砍掉了!旁边另外一个看来是医疗兵,赶紧上前止血包扎,被砍掉手腕的这位闷哼一声!满头豆大的汗珠,几乎就在一瞬间就挤满了皮肤表面,最后还是忍不住狠狠的嚎叫了一声……呃!拖长的声音一直回荡在空旷的石厅里。

队长拣起地上的钻石袋继续,这不过才收集了一小部分,另外一个就掏出背心上的莱泽曼工具刀,掰开一个小钳子,小心的一个个夹起来扔进队长撑开的口袋里……

旅行帽的表情已经基本平静下来了,冷冷的看着刚才惊人的一幕,没有任何神色变化,他也在做准备,明显他就要细致得多,没有贸然用手去抓匕首柄,更没有去抓刃部,而是从自己身上的旅行背心里面掏出一个相仿大小的塑料刀鞘,比一比尺寸,轻轻的从匕首刃尖套上去,然后掏出另外一截塑料套子,从另一边慢慢的套上匕首柄,双手轻轻的一起向中间靠拢,轻巧的把匕首完全包裹在塑料套里面。

口中似乎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终于开口:“你们就是利欲熏心,常年在生死线上还不知道保持这种心态,防备万一可能的后果!”

“每一颗钻石,你们都应该想象成一颗炸弹,细心的解开,这些看起来两克拉到五克拉的毛钻每一颗起码都是二十到八十万美元,每一颗都值得你们细细的去轻轻摘取……”

队长的脸上,听了不禁有点汗颜,作战他们在行,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还是贪了一点。

旅行帽的手很稳很慢:“我这一对套子都价值一万欧元,里面是合金阻隔,是防核辐射级的,外面是工程塑料绝缘……”说着两边就靠拢了,他娴熟的把上下两片卡扣扣上,长出一口气,放开手,试试依旧还能漂浮,才腾出手来从口袋掏出一张手巾擦擦自己额头的汗。

捡取钻石的这位估计就是负责拆弹的,因为他的工具钳就是拆弹型的,手也很稳,一颗颗的拣起来,直到最后一颗,队长才合上拳头大的一包钻石,用一个塑料袋装上,揣进自己的背心内袋里:“99颗!记住这个位置,我死了,你们拿回去……”拍拍自己的胸口,那里凸起来一团,就是价值千万美元的钻石,就是这99颗毛钻,都可以绽放出千百道夺目的光芒!

其他几个人,包括断手的那个,脸上都忍不住浮现出一股欣喜若狂的表情!

那个旅行帽丝毫不在意这些,只是用自己狂热的目光锁定那个已经被包裹起来静静漂浮的物件。

而就在他们全神贯注的摘取钻石的时候,齐天林只做了一件事,借着黑暗的影子,把身上的两颗步兵雷拉开绊脚线布好,自己退远点伏在一根石柱下,静静的看着……

最后,旅行帽才谨慎的打开自己的一个皮质包,罩上去,扣好,然后一下迅捷的拉出来,警惕的看看周围的山体有没有什么机关发动的迹象……

还好没有如同那些电影一样有什么奇特的状况发生,旅行帽脸上终于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喜意,略微有点抖动的手把皮包上的带子展开,细心的扣在自己腰上,调整好皮包在自己小腹部,又珍爱的摸了两下,才抬头:“走吧!”

队长点点头,打开帽子上的头灯和步枪上的强光灯,招呼剩下的四个雇佣兵分成后二前三的队形,围护着旅行帽离开……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那个走最前面的大汉就惊呼一声:“绊发……”话音未落,成块状像个几寸的液晶电视一样,立在面前十多米远地上的一颗步兵雷就嘭的一声炸开了,几百颗钢珠就按照设定角度蜂拥而至!

二十米的距离,只需要零点零几秒,大汉就好像风中的树叶一样,轻易的被冲击波和钢珠带到空中,重重落下,已经没有一点气息,他斜后两米左右的雇佣兵也毫无区别的失去性命。

站在中间的一个雇佣兵几乎全身都是习惯性挡在旅行帽前面的,他也就成功的挽救了一下雇主的生命,挡住了地雷的攻击,他本来就失去了一只手,现在大腿上立刻血肉模糊,脸上也重创,闷哼一下就倒下!

就争取到了这么一瞬间,旅行帽背后的队长一把抓住老板,脚下一绊,两人就一起砸在了地面俯卧,最后面的雇佣兵扔出一颗烟雾弹,噗的一声闷响,然后关掉自己的枪灯!

石洞里立刻就陷入一片死寂,只有烟雾弹哧哧的发出散雾的声音,弥漫着呛人的硝磺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