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1章 异变

第四十一章 异变

生死关头的紧张,让这三个伏在烟雾中的人,身上的每一根寒毛都立起来,根本感不到呛人的烟雾在进入喉管,只是尽量的倾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在什么方向……

慢慢的,似乎那个断手的雇佣兵没有死,粗重的呼吸声,说明他刚从剧痛和气浪冲击的昏厥中苏醒过来,久经战场的磨练,睁开眼的他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尽量的在压抑自己的呼吸声和浑身的剧痛!

可人体对于痛感的敏锐,在这样静谧的时候,似乎有成倍的放大,他终归还是忍不住的哼哼了两声,没有被枪击,就干脆放开嗓子大骂泄愤:“你是谁?!有本事滚出来!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我草!”英语当中有点苏格兰鼻音,似乎和老妖的口气有点类似。

齐天林就这么听着,似乎又想起了那些在血肉弹雨中丧命的战友……

雇佣兵就是这样,早就把自己的生命按照一个数字卖给了别人,合同上有明确的规定,伤到各种部位会得到什么样的赔偿,就跟汽车保险似的,详细得很,每个器官肢体都是明码标价的。

既然走上了这条雇佣兵的生死路,就没有什么对错观念和怜悯之心,就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卖命吧,向上天和各路神明祈求自己能够活在第二天黎明吧!

齐天林一直没开枪,没必要,还有三个活人呢,这么黑的环境,他纵然不会死,也不愿承受这样的剧痛,只要他一开枪,枪口火舌和声响就会暴露他的方位,子弹甚至手雷就会扔过来!

他已经拉下了额头的夜视仪,没有太大的用处,这是部美军标配的微光夜视仪,没有热成像功能,不能发现那四具人体,在烟雾中也很模糊,而且如果这个全封闭环境一点光源都没有,夜视仪也没多大的用处,没有可借助放大的光。

那就静静的等待吧,等待敌人的漏洞出现,不是还有一颗雷没有爆炸么?

受伤的雇佣兵,喝骂了一阵没有得到回应,越发的烦躁,浑身的剧痛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大概估摸了一下自己人的角度,就用同样剧痛的左手拔出手枪,毫无目的的朝四周开枪,“砰!”“砰!”“砰!”的声音就回荡在这个山洞里!

只能听见弹壳跳出来落在石头地面上跳跃的清脆声音!

直到子弹清空以后,击铁还在嗒嗒嗒的击打。

这个伤兵的精神基本上已经崩溃了!

他最后是支撑着站起来,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歪歪扭扭的拖着腿走,打开的强光电筒,就好像一盏雾中的探照灯,扫射出一个个角落的方位。

隐蔽是门学问,隐蔽得越好,就越不能观察到别人……迷雾中的雇佣兵就是这种情况,他们静静的伏在地面上,被在封闭空间中弥久不散的烟雾笼罩藏匿,可他们也无法看到烟雾之外的任何状况,包括他们那个战友。

齐天林能,他躲在石柱后面,静静的观察那个拿着电筒,骂骂咧咧,毫不在意的伤兵向另一边蹒跚的挪过去。

想一想,他随手摸了一块石头,扔过去砸中那个伤兵的后脑勺,然后自己埋头藏好!

齐天林的本意是挑动那人往这边走,用一块大点的石头,或者等他靠近用战锤砸。可就这么一块婴儿拳头大的石头,啪的一下就砸开了他的头盖骨,应声倒下!

齐天林自己都吓了一跳。

山洞里又恢复了那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那盏没有了主人的手电筒,咕噜噜的滚到地面上,睁着一只独眼,看着洞内……

队长伏在地面,摸索着张开那个公文包,变成一张防弹板盖在雇主的身上。

这似乎给旅行帽一点内心勇气的支撑,虽然他的旅行帽也已经骨溜溜的滚开了,轻咳一下,张嘴说话:“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你想得到什么?我加倍的给你!”

要是能说话,齐天林是想回答自己是少先队员的,又觉得这个笑话有点鸡同鸭讲不好笑,撇撇嘴,继续安静的躲着,只是静悄悄的把步枪端到胸前,应对随时可能的激战……

看齐天林没有开枪,老板的胆子又大了一些:“我是个生意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任何东西都是有个价钱的,前面这些雇佣军的命我都买了,和你无关,他们也不会找你报仇,他们也是看在钱的份上来做事的,所以你不用顾虑这个问题……”絮絮叨叨的还挺能说

齐天林还是一声不吭的等着,听着,他可一点不着急。

突然他的对讲机里传来沙哑的声音:“你能听见吧……给个说法……”

他还是一声不吭。

昨天屠杀黑人脚夫那一幕着实有点刺激到他,他一直都认为做人还是要有个底线,那件事确实有点越过底线了,何况刚刚被灭团的沙漠鹰的遭遇和那一幕,何其相似?

黑暗中慢慢的沉寂下来,山洞中还是有空气对流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浓浓的烟雾也在慢慢的变淡,从那支还亮着的电筒光中就能看见,齐天林又悄无声息的把夜视仪翻下来,借助手电筒的环境光,能在绿油油的画面中逐渐看清那三个人趴在地上,一张折叠板盖住了那个雇主,怪不得他敢说话。

雇佣兵戴夜视仪的很少,因为他们还是属于低强度战士,一般不介入高难度的夜间对战,所以这三个人现在基本上就是齐天林案板上的三块待宰的肉!

他轻轻的端起步枪,也就二三十米外,正要扣动扳机,就看见后面那个雇佣军估计是发现烟雾淡掉,悄悄的起身半跪在摸后腰另一颗烟雾弹。

“哒哒哒……”一个短点射,那个雇佣军就应声倒地。

队长也是聚精会神的关注着四周,没有起身,快速的调转枪口,朝齐天林这边就开始连续的短点射!同时引导雇主往另一个方向撤离!

这也正中齐天林的下怀,没有战斗经验的老板根本意识不到脚下绊断了一根线,也就没有任何警示的被迸裂的地雷击中,只是幸好他还提着那张折叠防弹板,没有马上死去,应该是没有被遮住的手臂被炸掉了,防弹板承受的强大冲击力,一下就把他砸出了四五米远,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

已经半跪的队长也被波及到,背部受伤,自己也被冲击波撞倒,手中的步枪摔落出去!

可是专业人员毕竟不同,他没有马上去摸索着寻找步枪,而是利落的拔出手枪,有条不紊的朝齐天林的方向点射,形成一个简单的压制,再半蹲着挪动脚步,用脚去找步枪……

齐天林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紧靠在大石柱上,计算着手枪的声音,第八枪之后,毫不犹豫的探出身来,快速命中队长的面部!

这也是占了他记得队长是使用一支金伯尔手枪,和他的P226有十五发弹匣不同,那种枪只有八发子弹!

因为感受到两次地雷爆炸对山洞似乎有点冲击,有些石子在下落,齐天林现在没有过多的耽搁,伸出枪对躺在地面的五具尸体分别攻击两三枪,才背上步枪,拔出手枪警惕的瞄准唯一还有口气的雇主走过去。

关注着雇主剩下的一支手死死的抓在自己腹部的小皮包上,齐天林从后腰摸出战锤,轻轻一挥,一道光芒似乎火焰一般蹦出来,火舌欢快的朝雇主腰间闪动,齐天林翻起夜视仪,蹲下来轻声:“你是什么人?”

对方显然很诧异这个问话,一边强忍剧痛一边反问:“你是什么人?”

齐天林直接:“这是什么东西?”说着把战锤在对方腰间指一指。

雇主现在才看明这个好像火把一样的东西,简直是惊诧莫名:“是圣锤!是……你能让圣锤发光!”

齐天林点头:“对,我也许还能使用这个……”说着就揣回手枪,直接伸手到对方腰间去取东西。

似乎被眼前的状况惊吓住了,一直死死抱住小皮包不放的中年人,一点都不抵抗,嘴里只是喃喃:“魔鬼……你就是能操纵它们的魔鬼……”

齐天林不理他,掏出那个塑料壳,感觉非常的轻,用拇指扣开锁扣,摘掉手柄这边的外壳,试探着拿战锤靠近看看,光芒无声的一下变大,似乎想欢快的包围匕首,齐天林也觉得自己右手的匕首似乎在蠢蠢欲动,这东西是活的么?

无良的他抓住塑料壳,把匕首柄在中年人脸上一阵搓揉,再认真观察一下没有变黑,才试探着伸手去拔出来。

那个被他**了一番的倒霉中年人丝毫不在意,只是专注的看着他的手,齐天林还偏头问问:“有什么要注意的,或者什么咒语吗?”

中年人摇摇头,有点德国口音的英语:“这是第三帝国……的荣耀!是我们的……希望!”

原来还是个纳粹残余分子!

齐天林翻翻白眼拔出匕首,有了重锤的经验,右手轻轻的一挥!

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