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2章 琢磨

第四十二章 琢磨

这一瞬间,齐天林只有一种感受!

扭曲!

左手的战锤和右手的匕首给了他完全不同的感受,非常强烈,强烈到他身体似乎都分成两个部分,左边力量澎湃,气势如虹,只想狠狠的打个地动山摇!

右边呢,似乎有一种力量在要窜出他的身体,只想往天上去,轻飘飘的感觉,嗯,有点跟受伤打了吗啡的感觉一样!

所以两边不同的感受就在不停的拉扯他的身体,非常的别扭。

齐天林略微一思考,就把战锤插回后腰,还好没有偷战锤时的那样黏住甩不开。

一放开,身体就感觉自在多了,身轻如燕的感觉,让齐天林站起来原地跳了一下,轻巧的就原地打了个跟斗,试着在自己手上轻轻一拉,就是一条血口,锋利得很!

没了战锤的光芒,中年人看不见齐天林的状况,着急得很,咳着想撑起来:“我……我看……”可话音却越发的低落。

等齐天林摸出一个电筒一照,就发现中年人估计是失血过多,已经不行了,瞳孔都有点扩散的迹象。

他就捡起那个塑料壳把匕首装进去,揣回自己的背心口袋里,伸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除了本子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摸出来,再到那几具尸体上搜寻一堆有用的东西,当然有那包价值连城的钻石,用两个战术背包装好,稍微检查一下,就快速离开了……

枪支都没有必要拿,就带走了那支金伯尔手枪,再带走了一些弹药,两副对讲系统,顺着洞口的绳索滑下去,快速的穿过丛林,根据自己一路上留下的记号,两小时以后就回到了蒂雅呆着的大树下,这时时间已经接近黄昏,齐天林看看天色,还是决定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再离开,因为他留下的那些记号,晚间也不好找,在这样的非洲丛林里迷路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蒂雅还在树上的那个小棚窝里,除了手边的两支手枪,就是一叠各种食品包装纸!

这姑娘这一天得是吃了多少东西?

看见齐天林从树下爬上来,她才放下手里的手枪,顺着齐天林很有点惊讶的目光落在包装纸上,小姑娘一阵嘿嘿:“无聊得很,就只有吃东西!”

齐天林顿时觉得这孩子要是回到文明社会,不要大半年的时间,一准变成欧美最常见的那种肥妞!

他登高看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有水,你还是下去在树边生个火堆,我去收拾剥皮!”过来的路上,他就顺手打了一只小羚羊。

蒂雅点头,熟练的在包包里翻出一些调味品和生火用品,就跟着齐天林一起爬下去,这种大树很繁茂,爬起来不算很困难,小姑娘的身手显得很灵敏。

齐天林顺口问:“今天一天都在树顶没有下来?”

蒂雅理所当然:“上面又通风,又舒服,就没下来了,其实就吃了几包东西。”

齐天林难得的教育:“这些东西是用来调剂一下口味的,没多少营养,吃多了要长胖,还是少吃点。”

蒂雅的审美观不同:“胖点好,家庭条件好才胖呢……”嘴里说话,手上不停,摘点干草和枯枝,堆起来,再找点大的树枝作为篝火燃料准备好,就自己用打火机生火,小心的趴在地面侧吹小火堆,很快就把火舌引燃起来。

齐天林坐在树根上,随意的拔出那把匕首,用它来给小羚羊剥皮!丝毫不顾及它有什么多神奇的地方。

确实非常锋利,基本上不用划拉,抓着皮用刃口一碰那层白色粘连膜,皮子就顺滑的脱落开了,卸掉羊头的时候,更是围住脖子手上转个圈,齐天林找到颈椎骨,用刃口在骨节之间一启,羊头就断掉了!

这时也才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把匕首,果然和战锤一样,手柄上有类似的浮雕花纹,整体是一种淡淡的土黄色,连刀体都是,整体也就二十多厘米长,手柄占了五分之二,双刃,很薄,让人不由得担心要是用力不均匀会不会断掉。就这么小动作的运动,倒是没什么反应,齐天林略微挥动做个刺探的动作,匕首上就轻轻的浮起一层薄雾一样的淡淡黄光,自己的身体也就马上感受到那种轻飘飘的微微失重感,试着在地上一蹬,自己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弹起来,手中紧握的匕首噗的一下刺进几米外的一棵大树树干上,刀刃全陷进去了,轻轻一用力就拔出来……

齐天林心里就在琢磨,如果说战锤是增加力量,增强重力,这把匕首就能让自己更加敏捷和快速,两样东西还真是相得益彰,如果上次有这个匕首去偷战锤,估计就不会被发现了……不过没了战锤,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来搞这玩意儿吧?

蒂雅没空欣赏他神出鬼没的刺杀技巧,拔出自己的枪刺当火镰,挑拨着火焰,细心的翻烤加起来的羚羊肉,满嘴垂涎的样子,不时加点调料,偶尔回头都是问齐天林各种调料的分量多少!

齐天林一边随口回答,一边还是从兜里摸出那个本子,翻开来想看看,可满篇的外文有点犯难,说说英语他问题不大,看就比较恼火了,何况这看上去还不像是英文,怏怏的只好把这本看起来起码有几十年年头的笔记本塞回裤袋包里,走到火堆旁边。端过放在火边烤热的金属茶杯,美美的喝上一口热茶。

蒂雅蹲在旁边,火光映衬着她乐滋滋的脸,和下午经历的生死搏杀一对比,以齐天林不算很灵光的脑子来说,都略微有点感慨。

顺手摸出后腰的那支金伯尔手枪,在黄昏的篝火边细细打量。

沙漠色的枪身,很多地方已经有了磨损掉漆,但是保养得非常好,握把比P226更适合亚洲人手型,特殊雕花的握把片很有摩擦手感,整体结构很紧密,扳机感觉很流畅,拿在手里模拟瞄准的指向性非常好,这也是它为什么能脱胎于著名的1911型手枪,以百岁高龄依旧被一些高手使用的原因。

小姑娘转头看见他手里的这支土灰色手枪,才顺口询问:“那些人都杀了?”

齐天林点点头:“不是什么好人,嗯,你不要说起杀人这么轻描淡写的好不好?”

蒂雅奇怪:“那应该怎么办?”

齐天林解释:“我教你杀人,用枪,是为了让你能自我保护,或者保护别人,不是让你对杀人变得无动于衷!”他很在意这点,十来年的铁血生涯,他看见太多人沉沦在杀戮的快感里,完全没法适应正常的社会生活,又有很多人就纠结在杀人和不杀人的道德界限上犹豫不决,要么被别人杀掉,要么自己心理混乱不能自拔……

蒂雅抿着嘴,一脸受教状,眼睛却一直盯着滋滋冒油的烤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