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3章 不许不见

第四十三章 不许不见

烤肉的味道确实很美,美到小姑娘吃完以后,撑得不行,还舔着手指,打算把剩的带到树上去:“野兽一般上不来吧?”

齐天林翻白眼:“猎豹要上来就是轻轻松松,你忘记昨晚差点把你吞下去的蟒蛇了?”

小姑娘自己摸着下巴冥思苦想,力求能够把手里这几块美味的肉给保存下来,小眉头皱得那叫一个紧,齐天林觉得自己认识她以来,思考得最深的,估计就是这次了!

最后在大树顶上爬来爬去的小姑娘把肉块都挂在比较高,比较远的另一棵树伸过来的树枝上,自己再用匕首削了一些尖刺围在附近作为保护。

齐天林一边看一边笑:“你如果能把你对吃的热情转移一点点到别的事情上,估计都能成专家。”

爬回来的蒂雅不以为然的笑:“我就喜欢吃嘛,这次有什么收获没有?”

齐天林一边找东西一边问:“今天练习了没?”

蒂雅跳起来,快速的从右侧拔出一支G17,手指搭在扳机框上,有点短,但是尽量把食指伸直:“练了!两支枪,每支两百次!”

齐天林点点头拿出那个钻石包,用电筒照照里面给她看:“有毒,等以后找个地方好好洗干净,晃眼睛吧?也有你的份!”

蒂雅还是知道这东西的,惊叹:“好值钱的。”

齐天林点点头:“是啊,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我们才来这里当雇佣兵赚钱的。”

不能把玩的东西,小孩子没多大兴趣:“别的呢?”

齐天林翻翻背包:“这个莱泽曼的多功能刀钳,你的,这个皮包应该很值钱,你的,这个棒球帽适合你戴,这个小医疗包你收好,还有这些单兵口粮,嗯,这是德国口味的,给你……”给自己剩下就是一堆弹匣和几件换洗的军衣,那些单兵装备都没最早那个高手的好,没兴趣……

最后正要给小姑娘讲解怎么使用对讲系统,就看见捧着一堆零碎东西的蒂雅满眼泪光的看着他,吓一跳:“咋了?”

蒂雅不说话,摇摇头,闭了一下眼睛,似乎把泪水咽回去,才睁眼,带着点笑容:“有点想妈妈,只有她才对我这么好,现在有你了!”

齐天林挠挠头:“不是缘分么?这是我们华国人的说法,我们有钱了,以后你就可以过上舒服的日子,你过得好,你妈妈也开心,不要多想了。”

蒂雅小摇摇头:“我不稀罕舒服的日子,以前和妈妈就很开心,以后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齐天林笑笑:“我是个杀胚,离开这一片大陆以后,你就去读书上学,当个正常的孩子。”

小姑娘终于明白了齐天林的思路:“你……要离开我?”语气惊讶,腔调悲惨,刚刚收敛的泪水似乎又要出来。

齐天林把东西往背包里拣:“我是个只会杀人打仗的粗人,你不可能跟着我在战场上生活,现在我们有钱,你就可以去过好的生活,正常人的生活。”

小姑娘鼓鼓着腮帮子坐下来,靠着树干扭着头,不做声了。

齐天林想顺便摸摸她的头,也被她哼哼着甩开了……有情绪,还是很大的情绪!

齐天林就不多说了,打开一个低照度的头灯,开始仔细检查今天的战利品。

匕首和手枪先放到一边,这是今天唯一带走的武器,其他的除了弹药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除了中年人的护照,其他人都没有,估计也是有个什么给养地收好这些东西的。

翻开这本暗红色的护照,果然是德国人,德文名字中的VON是齐天林唯一看得懂的意思,说明是个贵族,后面各种海关印鉴说明这是个游历丰富的家伙,其他就一无所知了。

钱包不少,好几个,各种货币都有点,还是德国佬的钱包最大最有钱,美元为主,在非洲也不是到处都能刷卡,所以这些人还是携带了不少现金,然后就是地图,上面确实标明了他们有穿过这片密林从另一边出去的计划,结合那本几十年以上历史的小本子,应该还是中年人的长辈流传下来的资料,以前这些地方可都是欧洲人的冒险乐园,没少在这里折腾。

整理好一些实战中用得上的小东西,齐天林看看天,夜幕已经黑蓝色,就准备打盹。

小姑娘一直没回头,把自己绻起来,靠在树干上不知道想什么。

齐天林不会安慰人,就拿床小毛毯给她披在身上,丛林里的昼夜温差不小,很容易受凉,然后取过睡袋放她旁边,拿过步枪放在身边,手里拿着那支P226,钻睡袋里开始打盹……

蒂雅确定齐天林睡了,才气呼呼的转过身来,看着青白的月光洒下来,洒在树冠上,透过星星点点的叶间,又洒到自己和对面这个男人身上。

这段时间的折腾,齐天林头上的头发长长了一些,胡子也长出来了,灰扑扑的,身上就是一件不知道在哪买的华国迷彩服,最便宜那种,不过在丛林的效果还不错,腿上还是那条多袋裤,脚上也还是那双战斗靴,看到这里,蒂雅又撇嘴,她买的那双运动鞋,齐天林只有在城镇的时候才穿,现在都放在了密林外的车上。

先摸摸身上温暖的毯子,再看看手里的一堆皮包帽子和吃的,她出奇的没有流口水,咬咬唇,起身抓过自己的背包,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收拾进去,再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手枪和枪刺,拉过自己的睡袋靠在齐天林身边,没有把拉链完全拉上来封住自己,而是倔强的把手伸过去抱住齐天林的脖子,再拉过毯子盖住自己和旁边的男人,这样似乎就觉得安心不少,慢慢的在月光下进入了梦乡。

齐天林笑着睁眼看看小姑娘的行为,不说话,调整一下姿势方便她睡眠,自己就闭上了眼睛,继续打盹……

第二天一早,小姑娘还是沮丧的发现自己的美味羊肉不知道去了哪!

尖刺还在,也没有任何作用,可那棵树梢上的几块肉都不见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齐天林哈哈笑着收拾背包:“丛林里面活着的东西可不少,你还以为是你们那个一望无际没什么东西的沙漠?”

蒂雅气得把还没穿的袍子摔来摔去,口中忿忿不平:“都不见了!都不见了!”这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奇怪穿法,对于一个常年穿惯了袍子的女孩来说,牛仔裤太紧了,实在不习惯,何况他们还经常风餐露宿的,很不舒服,所以在城镇上自己去买了几米灰布,在旅馆一晚上就给自己做了条灯笼裤,搭配衬衫T恤来穿,外面再罩上黑布袍子,就能把枪藏在裤子里,只是齐天林每当看见她练习拉开松紧裤腰拔枪的时候,就很想笑。

收拾好树下的早餐篝火痕迹,齐天林招招手蹲下来点:“走了!”

小姑娘才气呼呼的背着自己的包,爬上已经有三个背包组合成大包的齐天林身上,紧紧抱着他的额头:“你不许不见!”

一脸的孩子气,让齐天林终于乐呵呵的笑起来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