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5章 水花

第四十五章 水花

穿越边境线是不困难的,因为这边主要是防备从索马里逃出来的难民,而且这边是索马里南部,相比北部,这边属于有限的政府影响区域,略微好一点点,但也是遍布各种地方小军阀武装,乱得很,比华国北洋军阀时期的还混乱,因为这里有大量的枪支弹药,极其混乱!

索马里就是一个7字形的国土,为数不多各有目的外国人来这里都是从上面北部一横起笔那边进入,因为那里最近,也最快能到达最有特色最混乱的索马里海盗之角,齐天林要去的是中部,所以他开始的路线就是直接从中部穿越国境,现在由于战刃的召唤,他修改过后的路线不得不从7字的下部进入,穿越大半个下半截国土到大熊的家乡,再到海盗之角寻找轮船去欧洲。

说到去欧洲,不得不解释一下齐天林为什么要用这么笨的办法。

作为一个华国人亚洲人,他从来都不是队上负责外联的,关于以前携带枪支的偷渡和弹药分离运输,都是有专人负责,这些人都永远的躺在了这片大路上,他这个只会战斗的狙击手,也就只能按照自己有限的智力和了解,一步步离开这里!

齐天林越过边境的时候,照例在自己的护照外出示了一下那个没有任何国际和组织的身份识别证,但几乎所有非洲军人看了都笑,都知道这是代表这个星球最大军事组织的证件,知道这是个惹不起的人,很是让齐天林狐假虎威了一把。

随着绿色慢慢消失,黄色漫天的景色又开始出现在眼前,车上依旧是两个百升的油桶,后面还挂了两三十升的油桶,也真不怕别人的曳光弹打穿油桶烧起来?

反正一路上就是能加油的地方就加油。之前他是顺便查看了一下大熊的存款,这傻大个几乎不参加那些西方雇佣兵的战后娱乐活动,每次都挑选最苦最累的活儿,力求能挣最多的钱,果然卡上有近十万美元,齐天林看看自己携带的现金没这个数,在越过国境前就提了一些款,毕竟这边可能没有那么完备的银行体系了,还是现金靠谱。

蒂雅基本上不在意外面的景色,专心逗弄自己的塔塔,这小猴子没事就往蒂雅的头上爬,爬到头巾顶端坐下来随着车辆颠簸打盹,一副悠然自得的情况,只有在蒂雅摆弄自己手枪的时候,才会趴着好奇的观察一番。

公路始终不是和平稳,用华国的说法,也就是乡村公路的水平,可这就是跨越南部最重要的一条主干道,路边的小村庄都是那种黄土砖墙砌成的院子,有些蓝色铁门上画着非洲民族特有的图案,偶尔会有一双好奇的眼睛探头观察匆匆飞驰而过的卫士越野车,蒂雅逐渐也能注意到外面的状况,开始越发的沉默,似乎想起自己那个也在战乱中越来越残破的家园。

随着公路的延伸,要经过现在所谓政府的首都,曾经有名的黑鹰坠落之地,路边的人烟也逐渐增多,携带枪支的身影也越来越多,而且越是偏僻的村庄越能看见三五个年轻人端着AK步枪肆无忌惮的看着公路上经过的车辆,有些性格外向的还会跳着舞向这边开上两枪,自己高兴得哈哈大笑!

几乎都没有看见什么牲畜,可在这个战乱丛生的国家里,却看不到那种宣传常见的苦难感,非洲人似乎有种发自内心的乐观主义,纵然是看见路边依靠人力拖动板车的黑人,看见越野车,也会乐呵呵的挥手致意……

齐天林有点挠头,从他的习惯来说,越和谐越紧张,因为这样嘻嘻哈哈的场景真的很让人放松,可又真不知道哪里会突然飞一颗子弹出来就要了你的命,他现在越发的觉得自己的怪异身体是多么的珍贵!,想想拉过那件战术背心,让蒂雅穿上,头盔都没有,只能让她听天由命,然后自己依旧是开足马力沿着公路,看着手边的地图一路向北疾行!

突然一下,就在转过一个土丘以后,公路就豁然开朗!变成左边是干涩弥漫的黄沙,右边是青翠蕴蓝的大海!都映衬在湛蓝的天空下,真的有一边是火一边是水的感觉。

架子沙漠边缘,利亚比内陆地区的蒂雅从来没有看见过大海,哇啦啦的叫着指着右边那一望无际的浩瀚,转头对齐天林语不成声,小手一阵挥舞,齐天林哈哈笑,车速不停,继续行驶。

小姑娘趴着车门看,塔塔也好奇的看着这一整片蓝色,可还觉得不过瘾,居然顺手抓过手边的AK步枪,对着天上哒哒哒的一梭子!这非洲兄弟姐妹都喜欢用开枪来表达欢乐么?还是因为这片大陆没有生产鞭炮,用这个替代?

齐天林翻着白眼就把车驶下公路,慢慢靠近海边,让这小疯子真正的接触一下海水好了……

这里的海边几乎没有岩石,没有崖壁按,就是平坦坦的海滩,坡度极小一直延伸进海水里,可齐天林真的不太习惯这种没有任何依托和隐蔽的环境,他的职业病让他一直在沙滩上疾行,直到看见两三尊巨大的石头在沙滩上,才把车开过去在背阴一面停下,就这么十来分钟时间里,蒂雅居然就打空了两个弹匣!您真当这个是放鞭炮么?

扔下步枪,小姑娘就拉着塔塔欢笑着跳着跑进浅浅的海水里,伸手脱下身上包裹的黑色长袍,齐天林神奇的发现那不过是一长条黑布,然后只穿着T恤和平角大短裤的小姑娘就要往水里滚……

齐天林赶紧提醒:“枪!手枪!”打湿浸泡对手枪射击没什么,主要是难得保养,何况还是腐蚀性高于清水的海水。

小姑娘俨然已经把左右腿上的手枪和军刺当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吐着舌头,摘下来,放在沙滩上才撒着欢的跳进海水里,在其实只有二三十厘米深的水里打滚!

可怜塔塔的绳子被她带着也拽进了水里,它现在一共才二十厘米身高都没有,只有一个劲的原地跳!

齐天林笑着提上M4步枪,过去摘下小猴子,把绳子头拴在蒂雅的一堆手枪武器上,自己才脱了靴子袜子,卷起裤脚,赤脚踩在沙滩上踱步,静静体会好久都没有感受到的轻松感。

蒂雅穿的白色T恤,打湿水以后,站起来嬉笑着一边喊齐天林也去水里滚,一边跑过来,似乎能看见两个青涩的点点,似乎已经有了起伏,还好平角裤是深灰色条纹的男式内裤,没有什么变化,可就这样,也让齐天林赶紧扭头,非礼勿视,何况还是个小孩子。

就在这时,哒哒哒……一串枪声响起!

五到六米之外的水面上明显的溅起了一串水花!

齐天林飞快的一扭头,海滩沿着他们过来的南方突然出现一排黑影!一帮衣衫褴褛的黑人端着步枪和RPG火箭筒在一部皮卡车的带领下跑过来!

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