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无奈

无奈

一位全程订阅的书友,你把叛徒散播到十余个网站上面链接盗版,也许你在毁掉这本书,毁掉我的这份工作,因为写叛徒,两年来我从未请假休息过,肩部、颈部手腕都留下一身病痛,更是患上无法跟人交流的抑郁症,我的孩子下个月就要出生,为了码字,我甚至把妻子送回娘家无法照顾,才能保证写好书,有这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却被你无情的夺走我的职业,我是该感谢你让我摆脱这份我格外喜欢,宁愿透支生命的职业呢,还是该憎恨你?

我得罪过你么?无限悲凉……或许这位盗版者根本就不会看,只是机器直接把这些文字掠走……

我尽可能不在叛徒的文字之外影响各位读者的阅读乐趣,我甚至不敢把这些文字放进收费里面,但我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维护自己。

宁愿同时用一本盗版满足这些盗版者的方式,来笨笨的写一本书的办法我都用上了,还是很无奈。

另附上我原本已经写了一些的叛徒完本尾言,可见我自言自语的习惯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两年半的时间,我终于把这五百万字的军事小说完成了,从不断更和拖稿,我感到很满意,我还是那个信守承诺和讲信用的人。

但过去的两年半真的很艰难,这样一本五百万字的小说过程中,相信各位的现实生活都经历了很多,我同样也是。

身体一点点拖垮,因为从没有断更,也就没有放假休息,脑海始终处于劳动状态,几乎很多日子都要依靠啤酒才能入睡,还好我的酒量不大,最多两罐啤酒就能让我入醉。

但最艰难的就是长时间的一个人工作,导致我产生了和人沟通上的问题,简单点说,就是患上了抑郁症,也许只有沉浸在齐天林和陆文龙的生活中,我才是个正常的人,不然一旦回到现实生活,就易怒、烦躁、懒得跟别人沟通,我的精神世界太丰富了,丰富得我选择封闭交流。

第一年的时候就有点征兆了,在第二年时候加上家里面的一些事情和工作交织起来,就格外开始严重,有些和我在作者群的书友也许就能发现,我出现说话的情况越来越少。

很艰难,无数次想过停下来休息,但无数次都一个人对自己唱:我猜想黑夜总会过去,光明总会在不远的地方……

就是有些神经质的自言自语,也许我已经习惯了对着电脑或者空气讲故事的方式。

其实我更喜欢林志炫的那首浮夸,很多人都给我指出这里那里不符合网络小说的特点,不会大卖,不受

欢迎,难道只有和别人一样的文字才会是我喜欢的东西么?我想呈现完全属于我的东西,这是创作,不是模仿或者生产。

你喜欢我 不喜欢我 是你的自由

我只是希望在某些时候 抓到你耳朵

为音乐梦想唱出第一个音符

从此就没放弃过

主观的 客观的 旁观的拦阻太多

好坏要自己承受

所以我要歌颂

让情绪释放在歌声之中

选择虽然多 好歌有几首

能够去感动人给些什么

难道非要浮夸吗

不为是非与真假

拼排场 包装 比身价

谁是大赢家 谁是大赢家

只要画面够惊讶

只要内容够爆炸

一张嘴开出了天花 嬉笑怒骂

只能在夜里镜子前 偷偷讲实话

幸运儿不是我

因为我选择的路很难走

如果够出色却不能出头

至少也做到没第二个我

难道非要浮夸吗

内心也曾很挣扎

一个人努力的时候

有谁看见吗

有谁知道吗

唱到思绪都融化

唱到声音也沙哑

说到我着了魔也好疯了也罢

若不能挥洒算什么歌唱的玩家

看着我正在为你发光

合不合胃口都请欣然接受吧

下一刻要为你擦出火花

所以最终我还是得到了更多,

所以这一次,容我休息一下,其实都说不上完全休息,《舵爷》会依旧每日一更,争取一个月的时间再回到这里,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故事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