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章 君王

第四十七章 君王

海滩上的杀戮还在进行,只是双方似乎也没有什么战术,连所谓的包抄拦截都没有,就是两边扎堆相互开火,幸好双方都没有什么手雷炸弹的,不然就这么扔一颗过去,几十个人扎堆在一起炸了估计就剩不了几个!除了一开始比较脑残的那部皮卡车,大多数人还是知道躲在石头后面射击,除了有个北面的雄赳赳的跳起来用弓箭攻击!

左手上握了一把箭矢,只是他刚射到第四支,就被几枪大众而死,其中一颗步枪子弹掀了天灵盖!白花花的脑花一下就撒开来,周围的同族人看了也不觉得恶心,居然还有人过去抢弓箭的……

这样的枪战游戏在十多分钟后就结束了,因为没子弹了!因为几乎每个带枪的就那么一个弹匣,有些身上还带了点子弹,慢悠悠的停下来装进弹匣再打,也坚持不了多一会儿。

北面的还携带了一些弓箭,就试探性的跳出来用弓箭攻击,南面基本都是步枪,没了子弹就是烧火棍,有些黑人就毫无组织性的扛着步枪转身开跑,齐天林好笑的看见有人居然抓着枪管扛肩上,刚刚射击过的枪管那么烫,于是摔在地上,其他人又抢!

完全就是乱糟糟的混乱场面。

北面的感觉有点占了上风,就纷纷跳出来,想利用手里的十多副弓箭攻击,齐天林怕他们到中间发现了越野车,半跪在海水里,端着步枪,左肘放在左膝上,背上的蒂雅和猴子,丝毫不能影响到他的据枪,瞄准跑在最前面的黑人开枪,消声器的延长不但消除了枪声,还增加了一定的精度……

应该是高手改装过的M4加上消音器的延长,才能保持这么好的精度,一般M4也就在两百米内比较有效。

海滩边几乎没感受到任何枪声和预兆,那个黑人就大腿中弹应声倒地!

齐天林只想保卫自己的交通工具,没必要杀人,而且他就这么一个枪上的弹匣,三十发子弹!现在只有二十九发了!

后面的黑人捡起跌倒者的弓箭,想继续进攻,立刻又被击倒!二十八发!

二十七!

二十六!

连续这么击倒了四五个黑人,终于明白似乎有人在偷袭不允许过去,他们也没有想到是海面上这个小黑点,骂骂咧咧的就开始鸣金收兵,不过倒是欢天喜地的过去搜刮了一下皮卡车上的东西,居然还找到两支完好的AK步枪,又毫无保留的对着对方打空了弹匣,一个人都没打到,拖着伤者和尸体,拆了皮卡车上一些什么零件,反正有个黑人拿了方向盘……嘻嘻哈哈的就撤退了,一副得胜还朝的模样。

另一边也

不沮丧,起码他们也打死打伤了对方几个人,只是有人试图过去拖走皮卡车上尸体时,也被齐天林击伤退了回去,也拖着死伤者离开了。

齐天林没这么轻松,一直扎在那一动不动快二十分钟,才试探着往岸上走,最后一段更是放下蒂雅,让她带着猴子,伏在水里,直到他端着枪上去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才招呼她上岸,赶紧上车……

蒂雅这姑娘现在神经真的有点粗大了,上岸先去捡了自己的黑布袍子,到水里漂洗一下,然后还蹦蹦跳跳的去看了一眼皮卡车边烧成黑炭的尸体,再观察一下被击毙的两三个人,才皱着鼻子跑回来,齐天林已经打着车开出来,她拉开车门就跳上车:“烧糊了,手脚都炸断,肚子烧爆了,肠子流了一些出来,还是青色的,火太大,没烤透!”你以为是烤全猪还是烤全羊?

齐天林忍不住就皱眉:“那是烧死的人!你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奇怪好不好?”

蒂雅嘟着嘴看他:“不是你让我多看看这些东西,慢慢就不想吐了么?现在真的不吐了。”塔塔盘踞在她头上,一脸精明的样子,居然还跟着点头,估计刚才也一起看了,没什么不适的样子。

齐天林一边开车驶离海滩回到公路上,一边教训:“那是为了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做出的训练,但是要懂得人和动物是有差别的!你不应该这样!”齐天林自己确实说不上有多好的文化,如果说到军事术语和技巧,他可以滔滔不绝,可现在这种涉及到人性或者道德的东西,只是本能的觉得蒂雅这种状态不对,但是具体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一直都有想管教说服一下,可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有点苦恼。

蒂雅依旧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点点头,就盘腿坐在椅子上打算脱身上的T恤,看看旁边的齐天林,还是有点羞意,爬着就到后面去换衣服了,然后顺便就用自己换下来的T恤拧干水分,给开车的齐天林擦脸,擦干砂砾和海水,很细心很认真,一点没有刚才说起爆肚子死人那样的满不在乎。

齐天林才觉得稍微好受点,好像这个孩子也没有被自己错误的教育成了一台战争机器。

因为往北也许要经过刚才的北方种族,齐天林格外小心的加快速度,希望不要被截住,可快一个小时过去了,已经经过了两三个小村庄,也许是刚刚经历过战斗的缘故,并没有什么人来拦截他们,依旧是很少看见人迹,好像一个个村庄都是空的。

不过齐天林倒是能理解这种情况,白天一般男人都出去打猎,女人在屋里或者田间劳作,日照气温这里接近赤道,实在是有点毒辣,一

般都不在外面,看不见人也是合理的。

齐天林没有把小姑娘开枪招来对战的推测告诉她,只是叫她不要乱开枪,节约子弹是起码的准则。

蒂雅已经换上干爽的衣服,笑眯眯的在和塔塔分享一包单兵口粮,鼓着腮帮子用塑料叉叉了一点吃食喂齐天林:“我第一次看见嘛,太激动了,以前只是听说过。”

齐天林随口嚼嚼:“以后第一次看见的东西多了,你都要打两梭子?”

小姑娘索性在后面把自己的胳膊挂齐天林脖子上,靠在椅背上,尽量稳定一点,方便自己喂食,一人一口,不想吃的就喂塔塔,忙得很:“我知道节约子弹了!”

齐天林是真不喜欢吃口粮,这几天因为没有什么像样的大城镇,不敢在村庄里投宿,都是野外露宿的,几乎每天都是以一场打猎来收尾扎营,今天看来也不例外,明天也许才能到达首府,还要走上三四天才能到达大熊的家乡。

蒂雅显然也是适应这种形式了,早早的开始用望远镜开始四处搜索看有什么猎物没有。

如果说之前乞力马罗札两边的两个国家都是狩猎者天堂和动物世界的话,已经近三十年战乱的索马里就没有什么珍稀动物了,剩下的也就是鸵鸟和骆驼,长颈鹿也很少,齐天林又觉得实在没有兴趣跟当地人一样,连小鸟和老鼠都可以吃得津津有味。

他自己也在边开车边搜索,最后沮丧而又无奈的发现远处山脊居然有只狮子!

在这个战乱丛生的国度基本上已经没有非洲狮的生存之地了,周围的国家都最头痛从索马里窜出去的偷猎者,现在居然能看见这么一头,应该说不定就是从邻国误入的。

蒂雅很兴奋:“狮子!狮子!这个在书上看见过,这是狮子吧?”

齐天林点点头:“是头雌狮子,我们不打这个。”

蒂雅很奇怪:“为什么不呢?够我们吃吧?”

齐天林头痛:“这个东西属于保护动物,比较稀少,有点珍贵。”

关于保护动物这个说法,勉强上过一点学的小姑娘还是能理解,只是看着狮子有点垂涎欲滴:“扒了皮,烤一块前腿肉,一定很有嚼头,后腿肉也一定很肥美……”

齐天林看看这吃货的表情,忍不住笑,一打方向盘往狮子那边过去:“就只能看看,不许开枪打啊!”

小姑娘做得好乖巧的样子点点头,还主动把刚才已经偷偷拿到手里的AK步枪扔到后面。

确实应该是一头邻国动物保护区的狮子,因为看见车辆过来,居然也不太惊慌,只是

慢慢的踱着步子走,在灰蓝的天空下,土黄色的砂砾地面上,它悠然镇定的形态,真的很美。

蒂雅就被迷住了:“好漂亮……胡子叔……我想要它当宠物……跟塔塔一样……”说着还伸手抓齐天林握着挡把的手,轻轻的摇,嘴也嘟上了,一副撒娇的模样,跟只猫似的……

齐天林心硬:“呸!你还不够它一顿吃的,你以为这么看起来慢吞吞的,下起口来一口就把你的头咬断!还有!你都十多岁了,别装小孩子装可爱,老子又不是没见过你和隔壁街的骂架,那还是去年的事情了!”

被戳穿的小姑娘嘿嘿笑着,又靠到窗边去看狮子,死猴子塔塔对于这草原上的君王,似乎还没有什么概念,死不要脸的冲着窗外哇哇叫,被蒂雅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打到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