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章 泼妇

第四十八章 泼妇

齐天林最后还是跟着这只狮子找到几只落单的野羊,教导小姑娘趴在车顶上拿狙击步枪打倒,然后抢在狮子前捡上车就跑了,蒂雅也终于对这大宠物失去了觊觎之心,因为这头母狮在羊群被枪声惊扰的瞬息之间,就扑倒了一头野羊,一口咬折了羊脖子,满带揶揄的表情轻蔑的看看用步枪打倒野羊的人类,消失在茫茫暮色之中……

熟练的找了一处背风挡光的土丘背后,现在都是把车藏在隐秘角落,剥皮剖开羊肉以后的齐天林端着步枪坐在高点把风放哨,蒂雅带着猴子在低洼处生火烤羊……小姑娘的手艺已经愈发出色和熟练,能够很好的根据齐天林比较偏好酸辣的口味来烤制,她自己也在适应这种很喜欢的口味,齐天林居然也开始当起了甩手掌柜,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

没有人来打扰,蒂雅乐滋滋的就烤好了羊腿,献宝似的送过来给齐天林,得到表扬以后,才跑下去自己也搬了一块肉上来,坐在齐天林身边,就着一大瓶清水,大口啃食,塔塔这倒霉猴子也只有吃着干瘪苹果,试着吃点撕下来的肉丝,还能吃,那就干脆也给它一块,让它自己改变饮食结构!

吃过晚餐,躺在白天被晒得热乎乎的沙丘顶上看着深邃闪烁的天空,天际边似乎有点发白的影子,让齐天林似乎想起了被撵得东奔西跑的那个夜晚,想起在被包围攻击起来前那难得的安宁瞬间,想起那些在荒野上黑黝黝的熟悉背影……

双手枕在头后,手背下面就是一支步枪,似乎只有随时接触到枪支才能让他的心灵得到一点点安宁。

蒂雅安宁的很,戴着那只夜视仪,趴在齐天林的胸口上,让塔塔在齐天林肚皮上乖乖坐好,自己在黑呼呼的夜色中伸手去逗弄塔塔,这傻猴就搞不明白了,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只要它一动就会被小姑娘用手指戳到!

齐天林真的也说不上太聪明,他所熟悉的东西都是战场上的,以前也一直都是队里一个被指挥的角色,所以现在他独立做一件看起来有点渺茫的事情,他还在逐渐适应。

他现在可以用自己的南非护照直接飞回法国回归正常社会,也可以带着这些战友的血汗钱去花天酒地,甚至蒂雅脖子上那根领袖赠送的项链都可以带来一些资产,让他过得十分的舒心,可这个笨拙得有点执拗的汉子只会按照那个三选择行事标准来问自己,我可以怎么做?

同样是以追寻这个叛徒作为目标,他可以直接飞回法国,那里有他们的公司总部,直接查找那三个人的踪迹!这是其一;

留在利亚比

,利用身上这个身份识别证,逐渐找寻其他外国参战者的踪迹,找到事件的源头,这是其二;

第三就是他现在这种以完成战友遗嘱为路线,顺其自然的一步步展开的形式,因为他对自己回到正常社会打探消息的能力实在没有信心,也对在利亚比混迹有点怀疑,更重要的是,他记得老妖说过一个道理:“当你专心找某件东西的时候,往往百寻不得,当你放开手做别的事情,那件东西就会跳出来了!”

所以三个方案,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种方式,现在看来,收获了战锤战刃,救走领袖甚至那一袋价值连城的血钻都算是不错的收获,虽然前几天在新闻中看见说领袖被找到并枪杀在利亚比,可那和领袖离开的过境点根本就不是一个方向,看来那只老狐狸预先埋藏的棋子在开始一一发挥作用了……

正在思考间,忽然觉得鼻孔有点痒,知道是蒂雅这小王八蛋捣乱,也不看就直接一个喷嚏打过去,唾沫芯子喷了淬不及防的小姑娘一脸,哇呀呀的小姑娘用手背在自己脸上一阵乱抹,还好有夜视仪挡住了一部分脸。

摘了夜视仪用袍子擦完脸的小姑娘突然自己又傻呵呵的笑起来:“你故意的!”

齐天林懒得回答:“嗯……”

蒂雅又趴回自己开始的位置:“还是很高兴!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加重语气再说一遍:“真的很喜欢!”

齐天林有点吃惊:“为什么?”

蒂雅用下巴在齐天林胸口中心的胸骨上戳戳:“很自由,而且我觉得我的生命是属于我和你的……”

齐天林能听懂:“是命运,我们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是生命,生命有时候是不由自己掌握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怎么得来的,说着就摸摸脖子上的那块石头,蒂雅在帮他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知道是他珍藏的东西,也不问是什么,就用小羊皮搓成绳,缠绕在石头上固定好,再加上绳子,帮他拴在脖子上,齐天林没事就爱用大拇指摩挲石头表面。

小姑娘用下巴刮一刮表示点头,又把头倒下来,侧着看天空:“小时候……咦,这么趴着说话能听见你呼吸的声音……”

齐天林顺手拿手指弹她的头:“废话!”

蒂雅嘟嘴摸一下头继续:“痛啊!小时候,妈妈也经常这样和我在院子里看天上的星星,她说那是诸神的眼睛,在看着我们。”

齐天林对星座也不擅长,只是认得夜行辨方位的北斗星,指给小姑娘看:“如果你失去了方向,就顺着它指引的方向走,总能找到你要去的地方。”

齐天林低头摸摸肚皮上的夜视仪和也蜷成一团的猴子,摸出战锤,轻轻一挥,超级手电筒就有了,还是低照度光,不用担心远处的动物和敌人看见!

捡起步枪,把猴子放头顶,小姑娘抱在小臂上,让她就这么趴在自己肩头呼呼大睡,顺着战锤的光慢慢走下山丘。

小猴子的灵敏度很高,一下就醒了,迷迷糊糊的东张西望,发现没什么异样就继续入睡了,齐天林把小姑娘放进车后座的睡袋里,小猴子有当报警器哨兵的潜质,就被他带着在车底的睡袋里睡觉……

荒漠的夜晚通常温差比较大,现在并没有太大的风,晚上还是比较凉,但是对于大多数成年人来说席地而卧都没太大问题,更何况齐天林这么个身体被奥塔尔改造过的怪物,睡在睡袋里都不过是他的习惯使然……

果然,凌晨的时候,小猴子突然一跳,就把齐天林惊醒了,那只母狮子正在大约七八十米外游弋,淡绿色的眼珠不怀好意的看着原本白色现在灰不溜秋的卫士车,也似乎能看见在车底睡卧的齐天林。

只是它这么轻的脚步声还是被同样趴在地面睡觉的塔塔感知到了,动物的嗅觉,听觉和触觉通常都是人类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只是看如何能被利用到而已。

齐天林没有什么惊慌的感觉,天已经有点蒙蒙亮了,他钻出睡袋,把好奇塔塔的绳子头拴在倒车镜上,再把猴子放在引擎盖上,自己放下枪,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黑色T恤,扩扩胸,空手朝母狮子走去。

狮子好像有点惊讶,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别的生物敢这么靠近自己,慢慢的由侧身转为正面相对,后腿慢慢的交叉后移两步,然后臀部开始上翘,前爪尽量伸直,和齐天林扩胸的动作如出一辙,似乎也在伸懒腰,舒展筋骨!

然而狮子并没有起身,而是把头部都慢慢贴近地面,喉间发出低沉的吼声,绵长厚重,尾巴却翘起来一点点,甩动两下,好像小狗狗可爱的摇摇尾巴……

齐天林知道这可不是讨好自己,而是狮子在警告自己不要靠近以后,看见自己继续走近,就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可能……

马上就在下一瞬间,母狮子从齐天林面前四五米的地方一跃而起,前爪在空中有个快速的刨动,似乎准备在接触到齐天林的一瞬间就要把面前这个人类的胸腔撕开,扑倒在地!

齐天林没有拔出后腰的战锤,不死之身能让他有失败的机会,他打算依靠自己的力量试试搏击的威力!脚下只是一错步,一俯身,就握紧拳头,重重的击打在狮子的两只前爪之间的前胸!但是有一只狮

爪还是把他的T恤撕开三条口子,左肩部三道小血槽仅仅是擦过的痕迹!

齐天林似乎也被肩部的疼痛撩发了性子,张开五指就要去抓狮子的前爪……狮子可比他灵活,一落地,就一个后撤,看得出半边身子还是有点些许的抖动,那一拳也不是白饶的!

齐天林不等狮子重新蓄力,一个虎扑就冲上,挥拳击打,狮子没有想到这个人类这么凶悍,后肢用力上身抬起,一阵乱抓,齐天林这倒霉蛋身上顿时又多了几道血痕,有一道还有点深!

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对打,狮子也被齐天林的王八拳打中几下,顿时有点昏头昏脑,甩甩头一声怒吼,正要抓咬,就被齐天林一脚踹开:“不来了不来了!跟个泼妇似的!”

其实是齐天林瞥见小姑娘睡眼惺忪的爬到窗口看见,吓一跳,回头就抓了步枪伸出来,赶紧挥手阻挡:“打着玩儿的,别开枪!”

有您这么玩儿的么?狮子从他身后阴悄悄的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