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章 远离

第四十九章 远离

看着蒂雅惊恐的表情,齐天林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来不及回头看狮子方位,就地一个滚翻,翻滚过程中才看见飞扑过来的位置,脚尖在地面一蹬,跃起在空中,现在经过一早上和狮子的对练,他对自己身体的状态更加自信,现在直接就攻击狮子的下颚,可那两只乌黑铮亮的爪子挥舞得可算是密不透风,直接抓向他的胸膛……

狮子当然想不到齐天林这是虚招,一个闪身就到了身后,一把抓住狮子后颈的褶皱,一个翻身骑上去,就开始动手捶,经典的武松打虎动作啊!

浑身使劲的把狮子上半身往下压,攥紧的拳头雨点似的往下砸,不是砸天灵盖,而是不停的在耳后的稍软部位使劲砸,如果后腿使劲就使劲砸屁股后的脊椎,这么前后快速砸,哪边狮子用劲砸哪边,砸得狮子很快没了脾气,大猫似的伏下来嗷嗷的不满!

蒂雅欢喜得使劲鼓掌,塔塔看见了,赶紧有样学样也鼓掌,齐天林看她想下来,吼人:“狮子也是你能靠近玩的?关好门!”蒂雅才一脸怏怏的啜着下嘴唇重重的关上门,继续好奇的睁大眼睛观看,别说,她的眼睛还真有点大,主要是那淡绿色的眸子显得格外特别……

齐天林也不打算欺负狮子,感谢的拍拍自己的陪练,站起身警告:“不许赖皮啊,说了投降就不来的……”一副小孩子之间打架的口吻,还用华国语说的,小姑娘听了哇哇叫:“你能和狮子对话?!”好惊奇的。

对话个屁,拳头说话!狮子不满的甩甩尾巴起身,抖抖身上的尘土,扭来扭去的舒展了一下,才大吼一声,似乎在发泄被暴打一顿的郁闷!

齐天林笑嘻嘻的看着狮子,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几处伤口在快速的愈合,火辣辣的感觉也在消失,抬眼看看周围的漫漫黄尘,有点警告:“你说你个傻子到这里来做什么?人命比纸薄,快回你的保护区去吧?”

狮子一般都是几只群居的,孤零零一只的通常是雄性,这样一只雌狮真的很少见……

这时齐天林就看见随着狮子的吼叫,不远处的沙丘边摇摇晃晃走出来一只好小的猫咪……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只出生没有多久的小狮子!

蒂雅自然也看见了,把车门拍得比山响:“猫咪!猫咪!我要那个!”一副被娇惯宠坏了的口气。

齐天林看看雌狮没有什么紧张凶狠的表情反应,就试着走过去,也没有听见雌狮有警告的低吼,蹲下来轻轻捧起小狮子,真的就跟只猫咪一样,淡淡的土黄色,只是腹部和腿上有些赭石色的斑点,看起来应该只有

几周大,还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齐天林手上舔一下,很瘦弱……

齐天林掉头看看雌狮,也很瘦……狮子一般是两三只一起捕食,一只的话有点困难,毕竟这荒原上的动物就没个好对付的,不是皮厚就是能跑,昨天要不是齐天林也在捕食,它看准时间逮了一只,估计都有点难,现在坐着的狮子就能看见干瘪的**……

齐天林看看远处还在雀跃的蒂雅,就抱着小狮子到雌狮面前蹲下:“我带走它,好好的抚养它?”

狮子极其护崽,为了保护幼崽,这些狮子甚至会向数倍于自己体积数量的动物发起攻击,可这只雌狮看起来太艰难了,它不知道为什么选择了这个错误的方向,在这个贫瘠得人都难以存活的国家来,说不定还是在这边分娩的,不知道过去的时间里,它经历多么的苦难,宁愿放弃或者说寄养自己的孩子……大大的眼睛看着齐天林手里的孩子,慢慢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齐天林不放过它,跳起身追上去,使劲把狮子前半身往他们来的方向推:“朝这边走!你这个傻瓜!”反复的纠正两三次,狮子似乎能理解意思,转头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加快点步子就朝着那个方向跑掉了!

齐天林站在那看了好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十年多没有音讯的母亲,突然有种迫切的想回国看看母亲的想法,使劲的甩甩头,告诫自己要一步一步来,才转身回车上。

蒂雅早就开门扑出来了,嘴里发出这个年龄孩子应该有的银铃般的笑声:“我的!我的!给我!叫它小猫!”好吧,还没有碰到,就已经给自己的新宠物取好了名字,塔塔也好奇的伸长自己本来就不长的脖子观察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新伙伴……

接过去以后就更加欢喜了:“我好喜欢,谢谢哦……”跳起来踩在车门边,就在齐天林的脸上使劲亲了一口,满是唾沫芯子。

齐天林忍不住翻一下白眼:“你对你妈也是这样?”

小姑娘似乎已经能够逐渐从失去母亲的阴霾中脱离出来,不抬头的嗯了一声,专心摸摸就跟一只癞皮小猫一样的可怜狮子。

齐天林笑着收拾好步枪睡袋,给车里再添加点油,就打火出发,今天是可以到首都的,说不定经过城边的时候,可以买点奶喂喂小狮子。

蒂雅可不管这些,抱着小狮子就把昨晚的烤肉片撕成小片喂它,塔塔试探着挪过来,伸前臂摸摸狮子头,小狮子可能不是饿,不怎么对烤肉感兴趣,齐天林点头:“待会儿去弄点羊奶喂喂,还小呢,光吃肉还不行……”

齐天林对未知的东西总是保持习惯性的警惕:“把猴子和狮子都拴好,枪支准备好,你那个手雷也准备好……”他们在路上的时候已经准备了一套预案,无论是被攻击还是需要冲卡,齐天林都有吩咐过。

蒂雅还是和一般小女孩不一样,马上就翻到后面,用布条把猴子和狮子分别拴好,抓过只有陶瓷板的战术背心穿在身上,再把宽大的袍子罩在身上,拉上面纱,袍子下端好折叠的AK步枪,再慎重其事的坐好在副驾驶:“我准备好了!”

齐天林掉头看看:“注意检查好门把手,该跳车就跳车,绝对服从我。”

蒂雅转过脸,抿住嘴唇点头:“绝对服从!”

齐天林伸手拍拍她的脸:“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小姑娘脸颊抽抽的笑了,面纱下面看不见嘴角的上翘,但眸子里能看见……

可没过多一会儿,两人就有点傻眼了……

因为眼前这座庞大的城市看上去一派和谐祥和的气氛,哪里用得着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

占地极大的城市,非常平坦的就在海边不远处,密密麻麻的低矮平房构成了这个没有太多高楼的城市,只有中心地段那著名的两座清真寺高塔矗立着,从这远处都能看见车水马龙的城市景象,充满勃勃生机,这真的是那个传说中被战乱祸及了三十年,与世隔绝的罪恶之城么?

可是随着卫士逐渐接近城区,驶进街道,就逐渐能看到遍布在墙面的弹孔,到处的残垣断壁,随处可见携带枪支的行人,不光是军装,就连一些穿着衬衫的人,都习以为常的挂着一支步枪,型号更是五花八门,街头确实有不少汽车,但是大多数都是六七十年代的美国车型和八十年代以后的日本车型,陈旧不堪,锈蚀破损几乎出现在每一辆车上,所以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卫士倒一点不起眼。

蒂雅充满好奇的睁大眼睛观察这个她进入过的最大城市,不敢扭头跟齐天林说话,只是略带警惕的四处打量,看看那些肤色黝黑的人们在街头的各种枪口下欢笑如常。

也是,当你出生在这样的环境,成长在这样的环境,习惯于这样的环境,步枪和鲜血不过就习以为常了,非洲兄弟们穷开心的天性又一次战胜了恶劣的战火天地。

齐天林不吭声,尽量保持车速,让卫士混在车流中,没有往市中心去,就在城边移动,直到他看见一个很大的停车场,才一拐方向盘把车停在一堆废车破车中。

他知道这种地方的盗贼简直遍地就是,比蚂蚁还多,想一想:“你放下步枪,带着塔塔,手枪装上消

音器,坐到引擎盖上放哨……我去那边的集贸市场买东西,一两个靠近的就直接击毙,人多就赶紧用步话机喊我,先用步枪抵挡。”

这几天蒂雅已经能熟悉对讲机的使用方式,虽然有点不习惯这个PPT按一下说一句的形式,也能掌握了,点点头就先把步枪和对讲机甩到黑色车顶上,自己再抱着塔塔和小狮子从车窗就窜出去,随手那块布盖住枪,坐在引擎盖上,笑嘻嘻的逗弄小动物,就好像一个乞丐女在晒太阳……

齐天林拿了两支手枪插在腰间,对讲机别在腰间,把M4步枪拎着扔到几十米外的一辆废车下,才空着手朝早已看好的一个集贸市场走过去……

他身上就是一条多袋裤加黑色T恤,只是脖子上围着一条阿拉伯头巾,很平常的样子,小心的躲过两部飞驰的日本车,穿过街道,融进几乎大半都是黑人,也有少部分阿拉伯人的市场里面。

人山人海,喧闹繁华,那一瞬间,齐天林终于有点觉得战争远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