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章 死心塌地

第五十三章 死心塌地

懵懂不知的两人,在海边休憩了四天,精神完全恢复的小姑娘虽然还没送走亲戚,却已经活蹦乱跳,天天撵猴惹狮,无忧无虑的在海滩上玩得很开心,齐天林还得不停提醒她不要随便泡到海水里,可玩耍时候的一人一猴一狮,都不怎么听话。

于是不厌其烦的齐天林还是决定出发上路……小姑娘也举双手赞成,她的理由是觉得这里太安宁了,没意思!似乎那种冒险搏杀的因子也在慢慢种到她的血液里。

直接上路以后,路面的破损并不算太大,因此速度也不算太慢,每天都是一早天还未蒙蒙亮,趁着气温还算凉快就赶紧赶路,到了正午找阴凉地方休息一会,下午太阳开始斜晒的时候再继续赶路,结果又鬼使神差的躲过了中午没有找到他们返回的索马里民兵大队人马!

在天色即将落幕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大熊的家乡!就在那个7字形国土转折的内侧,这里已经属于另外一个部族军阀的地盘,和属于首都的军阀是两码事,理论上来说就没了被那边追杀的危险。

但这两人还是茫然不知,只是按照大熊详细的路线指引,在到达主线公路边的一座小城以后沿着极其荒芜的黄土小路又向北开了五六十公里,才在一个干涸的河床边,找到一个由十几栋土胚和锈蚀的铁皮组成的小屋群,看看那所谓的左七右八的排列,符合大熊对自己家乡的表述,应该就是这里了。

齐天林还是让蒂雅穿上战术背心躲在座位下,自己戴上夜视仪,谨慎的下车来细细打量,果然在某些角落能看见有人偷偷的躲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齐天林提高声音,用阿拉伯语大喊:“木木!木木!我是木木的战友!”这是大熊特别叮嘱的他的小名!

果然,几乎就是一瞬间,几十个人就从各个角落里面涌出来,要不是身上还有点灰白色的布片,齐天林在这样的黑夜里,根本就看不见这些黑皮肤的土著人,就算站在面前用夜视仪都看不见!

最后还是他主动摘了夜视仪,点起一个火把丢在地面,他可不愿当个火把边的靶子……现在他已经能看见那些人手中拿的都是当地的土制弓箭!他知道这种弓威力差不多都是四到六磅,三十米内给自己扎个透心凉是没问题的。最关键是他是知道这些索马里土著人厉害的,队里那两个黑人没少给大家惊奇。

但是对方显然没了敌意,还捧了一些柴火过来填上,组成一大堆篝火,然后才有很多黑乎乎的影子过来围坐下,几个看上去年纪最大的坐在了中间,目光炯炯的看着齐

天林。

齐天林顿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似乎越往中间看上去就越瘦!中心的几个老者都瘦得皮包骨了,似乎在这贫瘠而干旱的土地上,完全被晒干了身上的每一滴水分,只有那些围坐在外围拿着弓箭的年轻小伙子,才一个个看上去精干结实。

齐天林没有过去贸然坐下,只是谨慎的举着双手表现自己没有武器:“木木……的家人是谁?”

静默了一下,一老人开口:“我是木木的父亲!”居然是比较标准的阿拉伯语,听大熊提过,他们这里大多都是说部族土语,只有少数人才会阿拉伯语。

齐天林吓一跳:“您多少岁?”火光下,这个老头一脸的褶子,用齐天林的判断来看起码都六七十了……要知道大熊也不过二十来岁啊。

对方笑笑,笑得很慢那种,火光反射出来脸上的皮肤皱褶更多了:“四十二……”

齐天林哑了一下,才对暗号:“木木是和谁一起走的?”另一个就是黑妹,长得很俊俏的一个黑小伙。

另一个老人低声回答:“我的儿子吉吉安……”

齐天林顺口问:“最近几个月有他们的消息么?”

两个老人都摇头,但脸上表情在火光下看不太清楚,看到他来,估计也应该想到原因了,气氛顿时有点安静……

人对了就行,齐天林回头到车上提下一包纸币:“他们俩都死在利亚比了,这是木木的十万美元,吉吉安的东西我没找到,我自己补了五万美元在里面,请你们节哀顺变……”

没有看对方的表情,齐天林只当是完成了这个送讣告的任务,低头行个躬身就准备离开,离远点找个地方休息,明天天明再说。

“年轻人……等一下好么?”正警惕的退着离开的齐天林被大熊的父亲举手招呼。

齐天林没有说话,但停住了脚步,试探的看着对方。

大熊父亲站起来,果然有种中年人的动作,看来是面相普遍偏老:“木木是跟随罗伯特先生离开的……他怎么没来?”

那是队长的本名,齐天林抽了一下嘴角:“死了,全死了!”篝火中的灌木枝烧出了一声噼啪响,齐天林下意识的看了一下火堆,似乎看见烧起来的那一堆尸体,似乎看见罗伯特的脸,大熊的手臂……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但是慢慢的,都站了起来……

齐天林迅速拉回思绪,脚下站个八字步,双手放在腹部,似乎是准备双手互抱的习惯动作,其实是一个防御拔枪的起势……

黑漆漆的夜色中,黑漆漆的黑人们终于

开口了,叽里咕噜的齐声念叨了一阵,大熊父亲开口解释:“祝愿他们能在大神的庇佑下获得重生……”顿了一下“感谢您遵守承诺来这里,您能在这里呆一晚,给我们说说他们的事情么?”

其他黑人已经都坐下去,有些妇孺也抱着孩子偷偷的从远处过来坐下,白花花的眼珠和咧开的成片白牙,让齐天林终于相信这些土著人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想想自己掏了十五万,也应该这样,才放松自己的肌肉,从兜里掏出两包香烟拆开递过去,立刻就被一分而光。

火堆边,明显给他留了个位置,放下提防之心的他坦然的过去坐下,才开始在一大帮吞云吐雾的黑人中间,开始描述黑妹和大熊那短短两年的雇佣兵生涯……

蒂雅一直都抓着AK步枪躲在副驾位下,直到听见齐天林开始讲故事,才探头出来看看,没有得到任何指令,就还是蹲在座位上,手里抱着步枪,抿着嘴把右手趴在车门上,支着耳朵也在听……

没有什么跌宕起伏,没有什么热血贲张的情节,齐天林就跟农民讲述怎么种菜,工人怎么炼钢一样,简简单单的讲述了两个黑小子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任务,大概挣了多少钱……直至最后一起覆灭在那个荒原上,自己怎么去找到大熊的东西,黑妹的怎么不见了。直到半夜,齐天林才从一大群默不作声的黑人中间站起来:“如果有人来,那就和黑妹有关,你们可以逮着他问问,一共反正只有三个人,我是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的!”

然后他就回到车上,正看见蒂雅用一双大大的眸子看着他,轻声而坚决的开口:“我也一定要陪着你找出来!”

齐天林却不领情,挥手就是给小姑娘后脑勺一巴掌:“滚到后面去睡觉!”伸手拉过自己的睡袋和毯子,看看那些已经散开,只留下几个不知道是老头还是中年人的在火堆前低声细语,习惯性的拉过M4步枪横在手里,靠在轮胎边,眯着眼睛看着篝火,直到那几个人过来跟他打个招呼散开,不相信其他任何人的他,才依旧保持这个动作,抱着充当感应器的塔塔,打了个盹。

晨曦中,蒂雅比他还先起来,跳下来,蹲在他的身边,看看他有点疲惫的神情:“你睡一会儿?我来放哨。”她也信不过陌生人。

齐天林摇摇头,从睡袋出来:“我们还是离开,我宁愿找个没人的地方休息。”

可是真没能走了,因为很快就又被昨晚那群黑人给包围了,似乎是要趁着白天好好的打量这个木木的战友。

这下,齐天林才算是在这帮人黑的不成样的脸上看到真诚的笑容,总

算完全放下心来:“蒂雅,你把车上那些吃的搬给他们,就把单兵口粮留下就行……叫你搬就搬,明天就去买……这里到海边才多远?三四个小时就到了!”

万分舍不得的蒂雅,才拖拖沓沓撇着嘴把后面的食品搬下车……几个年轻黑人赶紧过来接力传递,把东西一件件放在空地中央,却不慌着吃。

这些五花八门的零食和饼干面包似乎比那十五万美刀还更让黑人们开心欢乐,一小堆放在地面的各种食品最后是被闻讯出来的全村人围着跳舞的!

木木的父亲是最后出来的,他却奇怪的伸头到车上看了看后面空空如也的行囊:“这是你们自己的食品?”

齐天林这时才看见他是没有右臂的,齐刷刷的不见了,笑着点点头:“待会儿我们走了,开车到城里或者海边城市去补充。”

木木父亲摇摇头咧嘴笑:“你是个慷慨的人,我们普勒图人会是你永远的朋友……”伸出仅存的左臂使劲的抱了一下齐天林,非洲朋友的情绪表达还是比较简单直接的。

齐天林算是给个交代:“大熊黑妹是我的战友,我会给他们报仇的……我走了……”这里实在是不适宜他和蒂雅生活休整,生活条件太差了。

木木父亲指指自己的右臂:“我曾经也是个雇佣兵,失去了手臂才回来的,所以我们这一族人世代都是准备做雇佣兵的,我希望你能带着他们年轻人走,就像罗伯特的父亲带走我,他带走木木一样!他们会永远都是你最忠实的仆人!”

齐天林看看已经格外装扮得彪悍精干的十多个黑人小伙子一溜顺的站在墙边,才惊讶的想起大熊和黑妹为什么会那么死心塌地的跟在队长身边,永不后退!